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隔壁孙府
    离开了皇宫,裴旻悠哉悠哉的骑着小栗毛往裴府行去。

    路过孙府的时候,突然见一群矫捷的壮汉,大箱小箱货箱的从府里搬运出来装放上车。

    孙府是裴旻的邻居之一!

    裴府所在的整条长街只有三家,一家是玉真观,一家是裴府,一家则是孙府。

    裴府居中,而玉真观居左,孙府居右。

    以占地面积而言,玉真观当属第一,裴府第二,孙府第三。

    只是孙府这个第三,有点凄惨。

    其实在早年规划长安城的时候,辅兴坊因东靠皇城安福门,西出京城开远门,南面更是天下最大最繁华的集市……长安西市。车马往来,实为繁会。

    辅兴坊也因此给定义为风水宝地,规划为繁华要地是达官贵胄居住之所。

    裴府所在的这条长街也给规划成五栋大小一致的宅院。

    只是后来太平公主拥有了裴府的前身薛府,太平公主嫌弃薛府过小,薛绍也觉得太小,抱怨连一个演武场都建不起来。

    这太平公主是何等霸道强势,几乎就是第二个武则天,直接找上了隔壁的孙府、徐府,那时候玉真观还未建立,她霸道的侵占了孙府、徐府的三分之一的面积。

    逼得孙府、徐府从华贵的正方形豪宅,变成了长方形的奇怪宅院,也直接将薛府的占地面积扩张了一倍余。

    后来睿宗李旦为爱女建造玉真观,征收了薛府以西的两家半的宅院,建造了规模宏伟的玉真观。

    致使一条街五栋宅院变成了一家道观,一家面积广阔的豪宅以及一家长方形不伦不类的华宅。

    因为太平公主的“慷慨”,薛府成了裴府,裴旻也跟玉真公主以及孙府的人做了邻居。

    孙府在唐初大大的有名,其主人是中国史上第一位记载在册的状元孙伏伽,也很有才能,是一位魏征似地人物,不为强权,为民请命,深得李渊、李世民器重,他的府邸还是高祖李渊特别赠送给他的。

    只是孙伏伽的几代后人,皆没有什么出色人物,凭借先祖的蒙荫,在官场下级混迹,以至于给太平公主霸占了屋舍也不敢吭气。

    裴旻搬进裴府已有多年,对于昔年的陈年往事也听说一二。

    对于孙家的遭遇,裴旻固然同情,却也并非圣人,打算将太平公主侵占孙府的地还回去。

    因为一旦还回去,裴府就成长方形,而且要还需要大规模的重新规划布局。

    这种打肿自己的脸充圣人的做法,裴旻还不愿去做。

    平时往来路过,偶尔遇到出于邻里间的友好,裴旻都会问声好,打个招呼。

    两人不是一类人,也没有深入交往,只能算得上是点头之交。

    不过自从裴母住进来后,裴母一人在家无聊,会时不时的去玉真观拜拜太上老君,与孙府的女主人有过往来,关系有所提升。

    裴旻记得与裴母的通信中还说过,孙家的三儿子今年高中了二甲进士。孙家人高兴的几乎将长安大大小小的佛教道观都感谢个遍,还特地跑到裴府送上礼物感谢,说儿子有今日成就是沾了裴旻这文武曲星的光辉。

    孙家的喜悦之情,裴旻能够理解,但这沾光一说,却让当时的他哭笑不得。

    见孙府大有搬家的迹象,裴旻不免在府外顿足了片刻。

    见一个友善和蔼的中年人走了出来,裴旻高声道:“孙哥,你这是要搬家?”他翻身下马。

    中年人叫孙易,很寻常的一个名字,也很寻常的一个人,有点老实,他快步走上来道:“回国公,是的,准备搬去陈州。国公还不知道吧,犬子前些日子通过了吏部的复考,已经给调拨至宛丘县任职巡检,不日上任。我们夫妇琢磨着,几个儿子就三郎有出息,一致决定去宛丘定居。”

    裴旻见孙易笑道合不拢嘴,忙道:“恭喜恭喜!巡检是个好职位,别看官阶小,手中干的事情不少,最能磨练人。令郎初涉官场,就适合这种磨练人的职位。将自身的能力打磨结实了,对未来大有好处。替我转告令郎,初涉官场,少说话,多学,多做,学出本领,做出成绩,又不得罪人,熬过第一道坎,接下来的路就好走了。”

    孙易感激作揖道:“国公金玉良言,在下一定转给犬子知晓。”

    看了一眼孙府,裴旻道:“那空着这府邸,可是打算卖了?”

    孙易脸露尴尬,道:“这个是有想法,只是不好卖。”

    裴旻一想也对,能在这辅兴坊买房子的,非富即贵,不是达官贵胄就是皇亲国戚,一般商贾在这辅兴坊买宅院的资格都没有。但只要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都不会买这种极不规范的长条屋舍。

    孙易瞧着面前的裴旻道:“对了,国公,不妨这屋子,您买下吧,您看,只要将中间隔着的两堵墙打通来,那裴府的规模就跟玉真观一样大了。”

    “要那么大做什么?”裴旻摇着头,他看着裴府,又看了看孙府,突然觉得也不是不能买,只要从裴府割让一些位置出来,将孙府重新规划休整,那就是新的一套豪宅,愿意买的人,定然数不胜数。

    以辅兴坊的房价计算,至少能从中赚取十倍的差价。

    “先寄卖着吧!”裴旻笑道:“要是真卖不出去,这屋子我要了。”

    孙易憨厚的笑道:“国公既然这么说了,那我回头跟工部立个字句,只要国公想要,以七成价格买走便是。”

    裴旻别过孙易,走向了隔壁裴府,回到了裴府。

    裴府一如以往的安详。

    公孙幽与娇陈一起说谈论舞,公孙曦因为之前他与屠夫刘光业的那一战,受到了极大的启发,难得的没有叫囔无聊,而是躲在剑阁里顿悟。

    以她在剑术天赋,相信通彻之后,剑术必将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袁履谦则在书房中兴致勃勃的看着书。

    裴旻本想去书房找袁履谦,却听管家宁泽道:“少爷,夫人让你回来去后屋一探,公孙幽姑娘似乎有事找你商议。”

    裴旻也不迟疑,走向了后院。

    优雅的乐声传来,秀丽的女子听乐而舞,长袖飘飘,剑影霍霍。

    乐舞融为一处,当真美若画卷。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