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不想羔羊入虎口
    裴旻并没有上前,而是在一旁细细的端详着:公孙幽一直以来学的都是民间剑舞,极少接触正统舞蹈。

    这是公孙幽自身最大的不足,她野路子出身缺乏正统的学习。

    民间歌舞有民间歌舞的优势,官方歌舞却有官方歌舞的妙处。

    民间歌舞偏向于华丽,就如杂技一样,让人看得眼花缭乱,不觉明历就是好的。毕竟寻常人家,真正懂得音律,知晓音律的又几个?而官方舞蹈注重优美,注重配合,讲究舞乐合一。以音乐衬托舞蹈的美,以舞蹈来感受音乐的妙。

    裴母、娇陈学得就是正统乐舞,这些日子公孙幽向二人讨教,吸取正统乐舞的经验,渐渐的将两者融为一处。

    公孙幽的舞蹈配上娇陈的音乐,简直完美!

    裴旻近距离欣赏着二女的姿容,她们一个贤惠秀丽,一个温婉端庄,一个如小家碧玉,一个是大家闺秀,她们聚在一起歌舞,当真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

    歌舞停罢!

    裴旻鼓掌走上前去,说道:“琴悠舞美,大开眼见。幽姑娘的进步可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公孙幽幽然见礼道:“裴公子过奖了!是令堂与娇陈妹妹教导指点的好,让人受益匪浅。”

    “是幽姐姐对乐舞痴爱的缘故,娘都赞不绝口,说从未见过如此热爱乐舞的姑娘。”娇陈将古琴抱在怀中,笑道:“我去陪娘说说话,幽姐姐有事跟你说呢。”

    裴旻走到一旁坐下,看着面色有些犹豫的公孙幽,问道:“怎么了?”

    公孙幽沉吟了片刻道:“今日公子离家不久,李龟年来府中寻我……与我说了许多。”

    “他这是邀请你进梨园?”裴旻大概知道李龟年的来意,黄幡绰已经受到了因有的责罚,他虽不是主谋,一切却因他而起,很多事情,他非但不制止,反而从中掺合,甚至发展到刺杀裴旻如此地位的朝中大员。

    这牵连下来,莫说李隆基不想保他,想保也保不住。

    黄幡绰如今正在大牢里呆着,乐营将的位子目前虽未传给李龟年,但身为副营将的他,已经开始行营将之事了。

    果然!

    公孙幽点了点头,说道:“却是如此!”

    “那你是怎么想的?”裴旻问道,他同样的乐营将,还是负责舞蹈这方面的。比李龟年更有资格邀请公孙幽,但他并未有开口,是觉得公孙幽未必就适合梨园发展。

    公孙幽带着些许茫然的道:“不清楚,不知道梨园是什么样的,是不是如李龟年说的那么好。只是对于朝廷珍藏的那些剑舞舞谱很是心动。来到长安,与令堂、娇陈妹妹学习,才知道自身的不足。若能进入梨园,应该能更好的弥补这方面的缺陷。”

    裴旻颔首点头,公孙幽说的确实不假,她四处学习研究,对于民间舞蹈,已有很深造诣,缺少的是正统舞蹈的训练以及对音律的认识。她不像公孙曦一样,拥有绝对音感,能够在任何时候找准音乐的节拍。而梨园集结了当世歌舞中最出色的一批人。若能进入梨园,对于公孙幽的帮助的确极大。

    “不过!”公孙幽看了裴旻一眼道:“裴公子才是负责舞蹈方面的乐营将,公子从未提过这方面的事情。这其中或许有一定道理,故而未应承下来,征求一下公子的意见。”

    公孙幽永远是如此的睿智稳重,有着足够的冷静,能够很自然的看出问题所在。

    一直以来都是公孙幽独自思考问题所在,从而做出决断。经过一连串的事件,对于裴旻多次的无偿相助,已经有了信赖,愿意征求他的看法意见。

    裴旻笑道:“正如你说的一样,加入梨园,对你大有利处,不论是舞技还是音乐造诣,都能有一定的提升。但是有一点,却不是你能避免的。说白了,梨园就是陛下对音律极度爱好而产生的产物,梨园的一切都是围绕陛下来转的。在梨园中,不论学习舞技还是音律,为得只是一点,愉悦皇上,讨皇上开心。”

    公孙幽听到这里,脸色有些变了。

    裴旻接着道:“皇上开心,就有封赏,就能得到地位。这也是黄幡绰不惜费尽心机对付李龟年的原因,他怕失宠!也不怕幽姑娘笑话,当时陛下盛情邀约请我担任乐营将,一方面确实是因为陛下待我极好,不好拒绝,心底未必就没有别的心思。所谓伴君如伴虎,在朝中却没有一定的保障,爬的越高,摔得越重。与陛下志趣相投,算得上是自保的手段之一吧。”

    公孙幽道:“世间之事,本是如此。人活于世,除了高高在上的那位,哪有不受制于人的?百姓过的自在,可若得罪豪强,可有还手之力?豪强看似威风,官员一跺脚,不一样抖上三抖?公子现在为天下能干实事,又能活的洒脱自如,以是非常了不起了。”

    裴旻让夸的有些脸红,接着道:“记得当初在蓟城三英酒馆,你说你父母双亡遭亲人遗弃,在最孤助无援的时候给收进了戏班。为了止住你们姐妹的泪水,班主给你们表演百戏,哄得你们开怀大笑。你希望能重开青羽戏班,让更多如你们一样的孩子开怀大笑,让如你们一样的孤儿有一个家。若加入了梨园,这个梦想只怕实现不了。”

    公孙幽给说得俏脸上红霞飞舞,轻声道:“这……公子竟还记得?”

    她的声音细弱蚊蝇,若非裴旻耳力极好,甚至都听不清只言片语。

    裴旻眯眼笑道:“怎么可能忘记?”

    那一年公孙幽不过十八,固然沉稳持重,却如天下所有少女一样,有着最纯真的梦想。

    “有点傻呢!”公孙幽苦笑着道,随着年岁越高,懂得的东西越多,见过的东西越多,会给人一种少年梦想天真可笑,并且遥不可及的感觉。

    “我却觉得很美好!”裴旻笑着看着公孙幽道:“两个选择,一是入梨园,一是重建青羽戏班,幽姑娘选择哪个?”

    公孙幽没有任何迟疑的道:“当然是后者。”

    “那就是了!”裴旻说道这里,突然偷偷摸摸的轻声道:“其实不介绍你进梨园还有一个极为重要的原因,就是不想羔羊入虎口……”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