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诛杀贼首
    r0?????5?k?\r

    f?
    在沼泽暗处隐藏的鳄鱼瞬间扑迎上去,惨叫声与鲜血在腥臭漆黑的泥水里蔓延。\r

    沼泽本就拥有可怕的吞噬能力,再加上无处不在的鳄鱼、毒蛇,只是顷刻间护卫以消散无踪。\r

    柳巨鳄如惊弓之鸟一般跳了起来,抽出了腰间的佩刀,与一干护卫恶狠狠的盯着来人。\r

    对方只有一个,是一个相貌很平凡的青年,一身粗布麻衣,看上去非常的平庸,没有什么特别。\r

    见不是追兵,柳巨鳄略微松了口气,但见青年无视他们的人数,一句话不说的步步向他们逼近,又提心吊胆起来。\r

    他亲眼见过刘光业一人将五十余盗匪屠杀干净的场面,前不久也见一个和尚血拼他们八十余人的凶悍场面,若非有碾压式的人数,他不敢有任何大意,这也是活到现在的原因:外表凶暴残虐,心底却是谨小慎微。\r

    他给身旁护卫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准备偷袭,道:“这位兄弟,你我井水不犯河水,又何必赶尽杀绝?”\r

    青年一句话也不说,直接纵身而上,他一跃之力竟然凌空而起,向前猛窜了丈余间距,双腿起处,人未着地,已将两名恶盗踢飞,左足在地上一点,双膝向前人如张着翅膀一般,再次前飞六尺,顶在了一盗胸前,只听“咔嚓”声响,胸骨断裂。\r

    恶盗整个人倒飞出去,口吐鲜血,将他身后的两人撞倒在地。\r

    青年的速度太快,丈余的距离,视若无睹,眨眼便至,几个呼吸间以三死两伤。\r

    柳巨鳄见青年踢人就如踢球一样,上百斤重的大汉,让他踢得飞来飞去,委实惊骇震撼,也意识到对方是谁。\r

    在这两个月中,有一个神秘人游走于云梦泽,对方独自一人,神出鬼没不断的截杀他落单的手下。\r

    不过两个月,折损其手的弟兄,不下百人。\r

    神秘人速度极快,能跑能跳,横行沼泽如若平地,他费劲功夫都未能将之擒拿,反而折损了不少好手。\r

    两月下来,他们连对方模样如何都不清楚,唯一知道的只有他腿功特别厉害,寻得的尸体都是让人活生生踢死的。\r

    便是因为奈何对方不得,柳巨鳄才会去请刘光业出山。只是因为他爱子夏侯战战死,事情搁置下来。\r

    “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小兄弟,赶尽杀绝,过分了吧!”柳巨鳄新仇旧恨涌上心头,他知自己跑不过面前的青年,准备先礼后兵,做着殊死一搏的打算。\r

    “你杀我师傅!还说无仇?”青年话音方落,已经冲向了离他最近的一个贼寇。\r

    这一回贼寇有了准备,手中粗鄙的砍刀斩向了青年踢来的大腿。\r

    面对来势汹汹的一刀,青年竟然不闪不避。\r

    刀直接砍在了青年的小腿上。\r

    贼寇与柳巨鳄皆露出狂喜之色,但接下来的一幕却让所有见到这一幕的人目瞪口呆。\r

    刀腿相交,竟然发出了金石之声。\r

    大砍刀居然受不住力,向后反弹了回去。\r

    贼寇只觉得自己这一刀竟然仿佛是撞上了一道钢墙!\r

    “这怎可能……”\r

    贼寇大为惊骇。\r

    青年却没有给他考虑的机会,一记飞踢。\r

    贼寇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大好的胸膛凹陷了进去。\r

    周边的贼寇听得那金戈之色,吓得面无人色,此人难道是刀枪不入的不死之身,如此猛烈的斩击,竟然行若无事!\r

    贼寇本就让青年的雷霆手段吓的心惊胆战,此刻更是失去了求战的**,不敢上前。\r

    青年却毫不停歇,依旧施展者雷霆手段,杀得五六人后,余下不足十位盗匪,纷纷四散溃逃,不理会柳巨鳄这首领了。\r

    柳巨鳄连杀两人依旧无法制止溃逃,也想跟着一并逃窜,却察觉一股劲风袭来,不得已一个赖驴打滚躲到了一旁。\r

    柳巨鳄怒发如狂,身为巨盗首领,他本就杀心极重,给逼入死地,潜伏在血管中的凶狠横暴,登时全爆发了出来。\r

    “狗杀才!柳爷横行天下之事,你小子还未出娘胎,想拦你家大爷去路,做梦!”\r

    说着他一声尖啸,手中的刀化为了一道白光,如贯日白虹,斩向青年的胸膛。\r

    青年还是不躲。\r

    柳巨鳄心底疑乎不定,真有刀枪不入的人?\r

    “当!”\r

    青年并非是用胸膛接他这一刀,而是左右手交叉,以手腕接了这一刀。\r

    刀真如砍在钢板一样!\r

    柳巨鳄手中的刀格外锋利,不是先前那把大砍刀。\r

    锐利的刀锋,直接割破了青年的衣服,露出了他藏在衣袖里的东西:东西闪闪发光就是钢板!\r

    柳巨鳄郁闷的几欲吐血,这简单的道理,他们竟然没有察觉,还给吓唬住了,简直愚蠢到家,不能自拔。\r

    他还未开口说话,忽然觉得胸口剧痛,已经如腾云驾雾一般飞起,重重的跌飞了出去。\r

    他胸前向内凹进去,断裂的骨刺刺穿了心脏,立时气绝。\r

    青年好奇的走到近处,抹了抹柳巨鳄的胸口,摸出了一本古朴的书籍,书页上写到“庖丁解牛刀”五个字。\r

    想了一想,青年塞进了自己的怀里,向天上点燃了信号。\r

    不多时,一群接到信号的唐兵,赶来收拾战场。\r

    王晙对于此次出击,格外重视,亲自涉险领军,也在其后赶到。\r

    “王英雄,辛苦你了!”王晙疾步来到近处,眼中只有青年一人,爱才之意,现于脸庞。\r

    姓王的青年摇了摇头道:“总算为师傅报了仇,也了却了我一桩心事。”\r

    王晙沉声道:“王英雄,此番剿贼,虽不如当初预想的一样,但英雄的本领,令某大开眼界。有今日之功,相信要不了多久,某将更进一步,不如你入我府中,当我府中门客如何?”\r

    青年摇了摇头道:“长史好意心领了,某早已有了效忠的对象。今日别过,便打算往洮州相投。”\r

    “洮州?”\r

    王晙惊道:“可是凉国公裴旻?”\r

    青年慎重的点头道:“我王小白此身只愿追随国公一人。”\r

    王晙一脸遗憾,当初他找到王小白的时候,便觉得他的能力很有特点,必有大用,一心想拉拢他做自己臂膀,却不想能人早已有主,无奈道:“那英雄当去长安,国公现在应该还在长安!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