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助臂归来
    终于送走了一直给娇陈说着养胎之道的裴母,裴旻轻巧的上前,轻抚着的娇陈的小腹,感觉有些奇妙。

    一个小生命的诞生,给裴府带来了太多的变化。

    裴旻从最开始的不知所措,渐渐变得欣喜又有些担忧,担心自己年纪轻轻,能不能做好父亲这个职位。

    想想也是好笑!

    想他裴静远,继承了剑圣裴旻天下无双的剑术天赋,论武功不敢说天下无敌,但是也是鲜有敌手。上可统帅千军,下能行走江湖。即便对上如豺狼饿虎一般的吐蕃,也无所畏惧。

    但是面对这新出生的小生命,他竟然有着小小的“恐惧”,说出去只怕要笑掉天下人的大牙。

    娇陈面色也有些小小的担忧,这初为人母的感觉,比裴旻这初为人父,压力更大。

    尤其是裴家正朔玄公一脉就只有裴旻一根独苗,裴母重视非常,她的关怀,无形中也给娇陈不小的压力。

    “轻松一点!”裴旻看出了些许问题,轻笑着道:“娘亲是过于关心,才导致小题大做。一切顺其自然就好,只是这几个月我要给我们的孩子讨个彩头,迎接他降临,不能在家陪你了。”

    娇陈将身子完全靠在裴旻身上道:“妾身在长安等候裴郎凯旋的消息!”

    她并没有让裴旻量力而行,本能的觉得自己的丈夫,无所不能。答应她的事情,做出的承诺一定会做到。

    裴旻知道娇陈压力远比自己大许多,抱着她围绕着孩子的话题,说了一夜的情话。

    期间当然少不了是男是女的俗套问题。

    面对如此问题,裴旻回答的也是巧妙,他轻抚着那如羊脂白玉般的小腹,轻声道:“肚子里的小家伙是我裴家第一个孩子,不论是男是女,未来有多少出息,都是家中的宝贝。女的,你可以教她音律,男的我可以传授他武艺剑术。你说你一个天下第一的琴曲大家,为夫也是当世一等一的俊杰。就我们两人的孩子,将来的成就还用说。”

    娇陈让他吹嘘的心里大安,踏踏实实的一觉睡到了天明。

    因为立下了八月之约,裴旻原本松懈的行程也变得紧凑,决定三日后一早离京。

    一边跟李隆基辞行,一边拜别京中好友,顺道去了梨园,将梨园的事情大致安排了一下,也提拔了一个副营将出来,替他全权负责梨园一事。

    原本裴旻的副营将是打算留给公孙大娘的,如今历史已改,公孙幽决定在长安重建青羽楼,至于公孙曦还做着江湖女侠的梦呢!

    不论她们两姐妹到底谁是公孙大娘,都因为他的出现而改变了未来,不可能再入梨园了。

    至于名动天下的公孙剑舞还会不会出现,裴旻自己也不清楚,只能说是听天由命。

    不过为了避免这点,他特地从梨园里取了古人流传下来的剑舞舞谱,让梨园中擅于作画的好手,拓写下来,送到裴府,到时再由宁泽转送隔壁便是。

    忙了一天,裴旻回到屋中,一个久违的异族人正在屋里候着。

    “大人,我肯德里克,前来报道!”出生于拜占庭帝国将门的肯德里克,大步来到了裴旻的身前,向他行礼问好!他送阿维叶返回阿拉伯的国都大马士革,履行了他身为佣兵的职责与当初的约定。并且处理了一些身后事,跟着商队再次返回了大唐。

    只是大马革士与唐长安的距离实在太远,一来一回加上各种耽搁,以是几年时间!

    “来的正是时候!”裴旻上前兴奋的给了肯德里克一拳,人才他绝不嫌多。

    肯德里克武艺不错,尤其是他的身份,他是佣兵,精通的是杀人技术,也就是战场武技。由他练出的刀盾手,必然拥有极强的杀伤力。

    想着自己麾下的阵容,裴旻忍不住都笑出声来,比起当年的凄惨,现在他有擅于冲锋陷阵的李翼德,有能在大后方统筹大局的封常清,有冷静善应变的江岳,在加上刚猛无俦的李嗣业,以及现在凶悍好勇的肯德里克,足足五员大将,大后方还有宰相才的张九龄,擅于辅政的袁履谦,爱民如子的顾新。

    不论文武阵容,都算得上是完美。

    有如此阵容相助,对付区区吐蕃小儿,岂在话下。

    裴旻带着几分雄心万丈的想着。

    在他准备离京的那一天,从荆襄赶来的王小白也正式归队!

    “裴国公!小白回来了!”

    裴旻看着原来憨厚老实甚接地气的手下,一时间竟有些不敢认了。

    几年不见,王小白身上的憨厚老实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刚毅干练,两脚立地,好似松柏一般扎根地心,下盘功夫比之原来更是稳健。

    原来昔年王小白自觉实力不足,去了河南找到了赠送裴旻腿法秘笈的疯和尚鲍阳,成了少林寺的俗家弟子。

    王小白腿功极其了得,堪称天赋异禀。

    鲍阳也动了爱才之心,将自己的武艺倾囊相授。得名师指点,王小白自身又格外刻苦,精进极大。

    在三月前,鲍阳下山化缘,为救商人与柳巨鳄的贼寇起了冲突。

    鲍阳寡不敌众,给八十余名恶匪围杀。

    王小白盛怒之下,打出了罗汉阵,至荆襄为鲍阳报仇。他凭借深厚的下盘根底,在泥泞的云梦泽如鱼得水,甚至反客为主,将云梦泽的盗匪戏耍掌骨之间。以至于惊动了荆州大都督府长史王晙。王晙打算利用王小白探路探虚实,一起对付柳巨鳄。

    只是裴旻更高一筹,先一步探出了云梦泽的一切。

    不过在云梦泽游弋两个多月,王小白自身受益极大,他本缺乏实战经验,两个多月在生死线上搏杀,在沼泽地奔跑跳跃,不但将这些年的苦练的武功融会贯通,还将少林独特的轻功提纵术练的如火纯情。

    “回来了就好!”

    这人逢喜事,果然事实顺心!

    接二连三的获得助臂,裴旻大笑着,在万众瞩目下离开了长安!

    为何是万众瞩目?

    因为不知是谁,将裴旻的八月之约传了出去!

    八个月,短短的八个月收复失地,实在有些匪夷所思,天方夜谭。

    对此有人期待有人担忧,更有不屑更有看笑话的。

    此事传遍长安,吐蕃人自然也毫不例外的知道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