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劳师动众的吐蕃武则天
    八个月攻取河西九曲地!

    这则消息以飞一般的速度疯传着,很快就出现在了吐蕃赞普以及号称臧族历史上最有智慧的女子跟吐蕃武则天的摄政皇太后赤玛伦的面前。

    赤玛伦已经上了年岁,在很多事情的处理上力不从心,但她不敢死,一但她死了,吐蕃的小赞普扶不起大任,好不容易恢复的和平,可能又一度陷入危局。

    尤其是现在,吐蕃连败大唐,国内的经济,百姓的舆论皆很危险。

    要不是赤玛伦强撑至今,以赞普赤德祖赞的年岁能力根本撑不下来。

    看着这个“强有力”的消息,赤玛伦也不管以是深夜,第一时间将吐蕃的文武大臣连夜召集起来。

    吐蕃位于高原之上,即便是夏季深夜也特别寒冷。

    吐蕃群臣抵达布达拉宫的时候以是凌晨时分,一个个脸色都不太好看,都带着些许起床气。

    但是面对那高高在上的老妇人,就算有一肚子的火气,也不敢显露脸上,强装出温顺的模样。

    赤玛伦也知大晚上的将群臣叫来有些不厚道,但是河西九曲地对吐蕃意义重大。

    一方面河西九曲地是富饶的牧场,能够放马畜牧,给吐蕃带来莫大的经济效应。至关重要的还是护住青海湖的安危。

    吐蕃身处高原,土地贫瘠,虽军事力量强盛,可经济一直都上不去。窥视西域的原因也在于此,他们意图坐拥西域,弥补自己经济上的不足。

    但很明显他们有些痴人说梦,大唐如今的崛起,他们对于西域的控制越来越强势。甚至容不得半点的沙子,不给他们半点插手的余地。

    吐蕃现在的总体经济,便是靠青海湖支撑着。

    青海湖周围地势平坦,土地肥沃,有着丰富的资源,能够满足农业、畜牧业、渔业、狩猎四大行业,还有充足的食盐储藏量,矿产也很丰富,仿佛就是上天赐给他们吐蕃的宝地。

    青海湖是吐蕃的经济命脉,而河西九曲地是青海湖的屏障。

    一但河西九曲地有失,青海湖将会面临大唐的兵锋所指。也就意味着届时大唐只要收复河西九曲地,便等于掐住了他们吐蕃的咽喉。

    这是吐蕃人绝不想也不能见到的。

    自从得到隆朗赤传来的消息,赤玛伦已知大唐对河西九曲地势在必得,已经向河西九曲增兵了。

    如今又得到裴旻的豪言,八个月攻取河西九曲地,赤玛伦安敢大意!

    若是寻常人这般说说也就算了,但说话的这个人是裴旻!

    此时此刻在赤玛伦的心中,裴旻存在的危险已经超了昔年的薛仁贵、裴行俭一票赫赫有名的大将。

    因为昔年薛仁贵、裴行俭他们纵横西方的时候,吐蕃有一位叫噶尔钦陵的军神。噶尔钦陵拥有不逊于大唐超一流名将的实力,能够抵挡得住大唐名将的进攻。

    但是现在?

    裴旻已经连续三次给了他们沉痛的教训,金城之役、洮州之役、广恩镇之役,吐蕃的新老将帅都让他横扫了。

    今时今日,赤玛伦想不出他们吐蕃有什么人能够制得住裴旻这个年轻的少年。

    赤玛伦将情况跟吐蕃诸将细说。

    吐蕃重臣满肚子的牢骚瞬间爆发了,将目标集火到了裴旻身上。

    “岂有此理!”稳重的大臣如此说着。

    “无知小儿,不知天之高,地之下也,狂妄无知!”喜欢卖弄文采的大臣,少不了咬文嚼字,即便是训斥,也要引用经典。

    “小狗可恶,真当我吐蕃勇士是泥捏的,他说八个月就八个月!用大胜迎接他孩子降临,什么东西,脸比我雪山的牦牛皮还厚。”说这话的自然是武臣大老粗。

    一群抱怨,登时安静的布达拉宫犹如菜市场一般喧闹。

    等诸多大臣发泄一阵!

    “好了!”

    赤玛伦亲喝一声,杂乱的声音立刻安静下来。

    “你们觉得,裴旻这话是大话,还是真话?”

    “太赞蒙!”首席大臣乞力徐道:“针对裴旻此话,老臣觉得应该不能大意。”

    “怎么说?”

    乞力徐道:“每个人性格不一,高低不同,用兵用谋的方略亦不同。裴旻此人虽年纪轻,却擅于布局,有掌控大局的可怕能力,能够让人不知不觉的堕入陷阱而不知觉。就如洮州的采石工坊,还有广恩镇的一夜城!可见在他到达洮州不久,在战事发生的大半年前,他已经开始下棋了。只是我们毫不知觉,为他的假象所掩盖,以至于败的莫名其妙。再如之前的广恩镇战役,裴旻早早的为我们准备了陷阱,就等着我们入局。”

    他说到这里,有些苦涩难受,坌达延是他的至交好友,比亲兄弟还亲的兄弟,如今却深陷敌国受苦,掩饰了情绪道:“足可说明裴旻此子确实最擅布局,他的每一个举动,看似毫无意义,最后都能发现妙在其中,防不胜防。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裴旻是反对求和的主力,我觉得他定有别的安排,方才赶放下豪言!不能大意!”

    慕漱蒙忍不住道:“大论不会给毛孩子吓破胆了吧!一个不到二十五的娃,能有多大本事?”

    乞力徐怒道:“你的年岁是他两倍,可有如他一样的战绩?”

    慕漱蒙瞬间躁红了脸。

    赤玛伦颔首道:“大论言之有理,只是河西九曲地与我们而言有多重要,无需在你们面前重言。不管裴旻那鬼小子在耍什么花招,河西九曲地决不能失,一定要给我守住了。就以八个月为期限,谁能守住这八个月,证明他的实力,官升两级,老身做主,赠送他青海盐田一座。”

    赤玛伦话音一落,整个大殿哗然了。

    人离不开盐,古往今来盐的生意都是暴利,几乎都有国家管制掌控,即便是吐蕃也不例外。

    但是吐蕃不缺盐,青海盐湖里面的含盐量足够吐蕃上下所有百姓,吃上一万年。

    可是西域缺盐,大唐缺盐,盐池在手,将盐贩卖大唐西域,那利润谁不眼红。

    当即便有人道:“太赞蒙,臣举荐悉末朗,悉末朗善守,老持沉重,可当大任!”

    赤玛伦一听悉末朗,瞬间拍膝叫道:“怎么将他忘记了,立刻传的命令,封悉末朗为如元帅,镇守河西九曲地,护我吐蕃疆域。”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