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交付政务
    裴旻一行人出了长安京畿地界。

    关中号称八百里秦川,尤其是秦朝修建郑国渠之后,关中富甲天下,被古人誉为金池汤城,沃野千里,天府之国。

    汉唐两大国家以关中而得天下,并非没有道理。

    现今正直盛夏,一路而行,道路四周放眼望去,尽是绿油油的稻田,足见关中的天府之国的名号,名副其实。

    只是长安发展的太快,人口皆往关中汇聚,导致即便拥有八百里秦川,关中的粮食依旧供不应求,需从江南调运。

    这也是莫可奈何之事!

    在这个时代就算是沃土,产量也很是有限,论收成跟后世的杂交水稻相比起来,不能同日而语。

    裴旻思量至此,后悔自己当年没有报考农业学,无法将杂交水稻在古代捣鼓起来,那才真是造福天下万民的举措。

    “杂交水稻是没办法搞出来,红薯到有一线希望!”

    他记得红薯明万历年间闽人陈振龙传到中国的,所以叫做番薯。

    红薯最早应该是南美洲那一带的特产,不但有着凉血活血,益气生津解渴止血的功效,还能充饥,关键是高产,适应力强,有着无地不宜的优良特性,产量之高,一亩数十石,胜种谷二十倍。记得那个时候,江南水患严重,五谷不收,饥民流离。红薯的出现,免去了饥荒,造福了不少江南百姓。

    真能将红薯从南美洲带来,也是天大的功劳!

    只是以唐朝现在的水师力量,禁不起大海的风浪吧!

    一步一步来,才是正理。

    裴旻知道步子大了容易扯着蛋的道理,纵然心中有万千想法,也只能慢慢发展。

    进了洮州地界,眼前的景象与关中大不一样。

    作为农耕民族,洮州一眼望去,却无一块稻田,原本种植粮食的田地都种上了密密麻麻的青草,以加工为精料给牛羊马食用。

    深入洮州,更是随处可见牛羊遍野的情形。

    一个个小孩骑在牛羊身上耀武扬威,大人闲情逸致的看着牧群,过着安逸舒心的日子。

    自从裴旻攻下广恩镇后,洮州免去了兵灾,上下百姓得以安居乐业。

    裴旻治理有方,发展洮砚、洮石,开拓畜牧产业,令洮砚、洮州鲜奶名动陇右、关中,从而供不应求。

    今日的洮州已经看不出半点兵荒战后的景象了,对于这一点,裴旻自己还是极为自豪的。

    他这个州郡父母官,还算称职。

    一直抵达洮州城内,裴旻顾不得休息,召见顾新、张九龄、孙周三人。

    顾新、张九龄先汇报了洮州的行政情况,许是诸事都上了正轨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平稳的向上发展。

    张九龄道:“属下有个建议,当初国公将州内百姓聚集两县,是为了避免吐蕃入侵以及增加洮州人气,推动商业发展。如今吐蕃危机已解,洮州两县也不缺乏人气。不如让愿意回乡的百姓,各自分散回去?”

    裴旻看了张九龄一眼道:“子寿用意何在?”

    张九龄答道:“洮州地形地势确实适合发展畜牧业,只是发展畜牧业需要注意一点。畜牧不像农耕,只要水源充足,田地越耕越肥。畜牧业却不相同,长期在一个地方放牧会严重破坏地方的水土,导致土地荒芜,来年无法放养的情况。在这方面,周边的游牧民族很是重视,他们随水草而居,不在一地方逗留太久,便是不想破坏水土。人皆有惰性,畜牧的百姓过于集中,对于周边水土破坏甚大。现在或许不觉得,但几年后此问题必将出现。若发展的过于迅速,可能还会提前!”

    “子寿高瞻远瞩,这点当真是我们忽视了!”裴旻心底赞叹,张九龄无愧宰相之才,来洮州不过短短半月,已经看出了一点潜在隐患,也不吝啬赞美之言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我们不能为了一时的便利,而毁去长远的未来。此事办理起来有些麻烦,可必需去办!而且要给所有牧民都解释清楚,让他们以后放牧的时候,注意到这点,不能自绝后路。还要定下律法,若为了贪图便利,破坏草地草场,予以重罚。顾长史,这任务由你负责。”

    顾新爱民如子,与百姓的关系极为融洽也深得人心。由他负责此事,能够免去很多麻烦。

    “子寿,你负责重新对县城的规划,分出去的百姓会空出许多屋舍,用来建造市场什么的,你自己规划一下,有什么想法写出来,到时候送至广恩镇,由我批阅定夺。”

    “是!”张九龄在顾新之后跟着应诺。

    “再过不久,州里会来一位功曹叫袁履谦,是我的好友。才华非常的出众。未来的几个月里,我都将在广恩镇,以军务为主。洮州城里的大小事务皆由你们三人相互商讨决定。实在定夺不了,无法达成一致,再将你们各自的意见看法,传至广恩镇,我来定夺。”

    “是!”顾新、张九龄齐声领命。

    裴旻挥手,让二人下去忙自己的事情。

    在两人出门后,裴旻看着孙周道:“情报网如何了?”

    “非常顺利!”孙周收起吊儿郎当的表情,摆正姿态向他禀报道:“广恩镇的大胜,让慕容英对我大唐的实力有了深刻的了解,与我们合作的心思更加的热切,正全力配合我们。恨不得我们立刻出兵河西九曲,扶持他这个吐蕃的藩王,重新建立吐谷浑。不过吐蕃诸将对他有着一定的防范,有用的消息是不少,但真正能大用的,却也不多。”

    裴旻笑道:“我从没有指望慕容英能给我们多大的帮助,开疆扩土收复失地这等大事,自身过硬才是关键。能够传递消息,以是足够。若我没猜错,吐蕃的那老妇人向河西九曲地增兵了吧!”

    孙周点头道:“不只是增兵,还派了大将,将他们于东南防御南诏的大将悉末朗调到河曲来了。”

    不等裴旻开口询问,他已经先一步介绍道:“这个悉末朗在进攻上没有什么建树。可于防守一道,特别厉害。国公要想攻取河曲地,就得过他这一关。”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