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水火性格 尽数到齐
    “悉末朗,这名字有点熟悉啊!”裴旻似乎记得自己在什么地方听过这个名字。

    孙周道:“依照吐蕃的方言,悉末朗是雄鹰的意思。吐蕃崇尚雄鹰,叫悉末朗的就跟我们华夏王斌一样平凡。”

    裴旻听了一笑,“王斌”是百年前的一则趣谈,王本是大姓,文武斌又很吉祥吉利,导致朝堂上叫王斌的就有三个,弄得当时的皇帝一个头两个大,勒令他们改名。

    孙周介绍起了悉末朗的战绩事迹:“悉末朗也是吐蕃宿将,是前赞普杜松芒波杰的亲信之一。当年六诏叛乱,杜松芒波杰率兵讨伐姜域,病死途中,吐蕃也因此爆发了各种内乱。六诏趁势反攻吐蕃,意图夺回失地。但悉末朗以不到五千的兵马死守聿贲城,面对孤助无援的绝境。悉末朗任是硬抗南诏的八万兵马的围攻,死守了足足五个月,强逼的南诏军需补给跟不上,撤军退回。由此一役,六诏不在涉足吐蕃境内半步,称他为不可逾越的天险。吐蕃与我大唐决裂之后,益州长史、剑南防御使徐茂不信这个邪,率兵攻打聿贲城。任由徐茂施展什么招数,悉末朗皆据守城中,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致使徐茂所部损兵折将,铩羽而归。”

    此事裴旻也听说过,李隆基还为之动了真怒,撤了徐茂的职位,改张宥接任。

    孙周又道:“对于悉末朗!属下特别了解了一下!他这人的性格就如顽石一样,不知变通,特别顽固,堪称一丝不苟。认定的事情,九牛不回。多次触怒杜松芒波杰与赤玛伦,只是因怜其才,没有惩处。也因如此,一直得不到晋升。要不是公子给吐蕃河西九曲带来了如此大的威胁,悉末朗或许一辈子都在聿贲城也说不准。”

    裴旻闭眼沉默了会儿道:“顽固,稳重,不知变通,擅于稳扎稳打,还是军中宿将!”

    他轻轻的说着,笑容渐渐浮现在了脸上。

    他想到了一个人:负责镇守石堡城的尚赞婆。

    尚赞婆是吐蕃的后起之秀,尤其是玛尔巴为他击败打断四肢成为废人之后,尚赞婆当仁不让的成为了新星大将第一人,给吐蕃寄予厚望。

    尚赞婆号称疾风将军,性子侵略如火,擅于长途奔袭,也敢于冒险,对于时机的把握有着一定的天赋。

    两个人在性格上完全不同,便如水火一般!

    或许可以利用起来!

    只是如此一来,计划要跟着改变了。

    裴旻独自思索着,在军略上的思量,他从来不嫌麻烦,多考虑一分,可能就能避免一些兵卒的牺牲。

    而且兵无常势,水无常形。

    一成不变的计划是最愚蠢的,能够灵活的根据情况的不同而随时改变调整的战术战略才是最完美的。

    对于孙周的情报工作,裴旻给予了高度赞赏:喜欢多想擅于分析的他,最适合干情报这一方面的工作。事实证明,他的眼光不错,算得上是量才而用。

    “你收拾一下,跟我一并去广恩镇!”

    要攻取河西九曲地,孙周手中的情报是关键,身为裴旻目前唯一的幕僚,同行是必然的。

    不只是孙周,李嗣业他也要带去广恩镇。

    他所掌控的陌刀军也将是未来大战的主力之一,还有半年多的时间,有必要在这关键的时候给予他们一定的压力,让他们尽快成长起来。

    裴旻雷厉风行的来到了陌刀军的营地,远远地在营门外,就能听到兵士们气势雄浑的呼喝声。

    “哈!”

    “嘿!”

    “呀!”

    兵卒呼喊的尤为整齐,两千人的叫喊声如同一人,给人一种气势磅礴的感觉。

    只是听这声音,裴旻便知道李嗣业这位历史上的神通大将,已经上手了他的工作,而且干得非常出色。

    步入营中校场,但见李嗣业在这大热天里,身披重甲,立于校台上,亲自带队操练。

    巨型陌刀在他的挥舞下,似乎有着劈天裂地的威能。

    裴旻亲自体验过李嗣业的无双神力,知道他这一刀下去,哪怕是一堵墙一头牛都会给他斩成两段。

    在他身后的是两千陌刀兵,出于对李嗣业的信任,裴旻任是给李嗣业凑足了二千之数。

    李嗣业现在寸功未立,身份是子总管;只有一千的兵额权限,裴旻给了他两千,足见优待与看好。

    见裴旻到来!

    李嗣业赶忙上前问好,打从心底的作揖礼拜,即便他身着重甲,行礼异常困难难受,依旧拜了下去。

    “见过裴帅!”

    他的情况与封常清不同,但有些类似。封常清是因为自身的问题,他瘸腿,长的丑,又不精通武艺,让人看不起,理所当然。而李嗣业是误交损友,前程都给耽搁了,甚至得罪了裴旻这庞然大物。

    以至于仕途极其不顺,而裴旻不计前嫌,对之委以重任。破格再破格,让无身份地位的他,能够拥有大展所长的机会。

    因此与封常清一样,李嗣业将裴旻视为人生道路上的引路明灯,对于他,李嗣业是打心底的敬重。

    “不必多礼!”裴旻看着陌刀军的兵士如同旌旗一般耸立着道:“很好!果然没有看错你,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有这种成绩,真不错!”

    李嗣业肃然道:“裴帅过誉,气势有了,胆气战法还逊色许多,需要多练。”

    “今天就到这里!”裴旻听着点了点头道:“让所有兵士准备,随我去广恩军镇。给你透个底,最快四五月,最慢六七月,我要用到你陌刀军。”

    李嗣业眼中闪过一丝炽热,

    在神策军中,裴旻有着绝对的权威,对于他的破格入用,无有不服。但是对于李嗣业这位陌刀营统帅。个别心眼小的,难免会说几句:他需要一场战役来证明自己。

    “明白!”李嗣业紧握着手中的陌刀,高声道:“我神策军,陌刀营,愿为裴帅效死!”

    当天黄昏,裴旻离开了洮州,领着一众献俘的军马外加李嗣业陌刀营,于当天晚上驻入广恩军镇。

    小小的一个军镇,已经聚集了神策军所有的力量!

    五大将,一万两千名兵士,尽数到齐,等候一战。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