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定要裴旻横尸城下
    裴旻率领兵马进入广恩镇的时候,已是半夜,离广恩镇反击战已过半月。

    战场早已收拾干净,已不见大战过后的半点迹象。

    裴旻并没有立刻升帐议事,给了军中诸将休息的时间,直到第二日一早,才敲响了聚将鼓。

    升帐议事在军中是重中之重的大事,逾时不到是要斩首的。

    神策军诸将皆是裴旻一手提拔起来的亲信,都知裴旻平素甚无架子,说笑无碍,但对于军法军规却抓的极严。

    不论是谁,触犯了军规,绝不容情。

    约定时间不过半,封常清、江岳、李翼德、肯德里克、李嗣业、孙周几人先后到场。

    裴旻见人以到齐,提前开始了会议:“情况想必你们都已经有所了解,这河西九曲地对我大唐意义重大。进j可入侵青海湖,与吐蕃争夺青海湖的资源。退可以为屏障,守护陇右土地不为侵袭。至于养马畜牧什么的,自不用说。对于此地,我们大唐的势在必得。同时,我也放下了海口,要八个月内为我大唐收复失地。这不是大话,也不是什么计谋,是事实。就在这八个月里,我们必定会跟吐蕃来一场恶战。你们要做好准备……”

    “这些日子我在长安,隐隐听到一个消息。说我们神策军福利极好,兵源数量最多,兵甲也最齐全,最受优待,隐隐有镇边第一军的感觉。不知道你们怎么想,我觉得不管这意思是褒是贬,反正我听得很舒服很开心!镇边第一军,最强的边军,这可是不小的殊荣。”

    封常清、江岳、李翼德皆露出同样与有荣焉的感觉,他们三入如军营最早,神策军便是在他们手中成长起来的,此刻极是自豪。

    李嗣业握着拳头,一言不发,心底想着如今的荣耀,没有他的份,今日之后,神策军将会有他的存在,留下的浓厚一笔。

    至于肯德里克如同听天书,他来往西域多次,会一些华夏语,平时简单的交谈并没有多大问题,但这种会议里的长篇大论就不是他能够理解的了。

    裴旻将他一并邀请来,也不指望他能在第一时间融入进来,只是让他感受一下气氛,督促他学好华夏语。

    “此次收复失地,授命的也不只是我们神策军,若有必要陇右节度使郭知运、凉州大都督薛讷同在动兵的范围之内。既然给称为了镇边第一军,这一战我们就不能砸了自己的招牌,说八个月就八个月,一天也不能多!你们要随时随地的做好出击准备,不能丢了我们神策军的招牌,更不能让友军比下去。”

    裴旻最初并不怎么喜欢神策军这个名字,当然是受到了历史的影响。

    若有可能他更想叫天策军呢!

    只是不现实,天策军是李世民亲自创建的,隶属天策府。

    李世民因为当过尚书令,所有终唐一代不设尚书令,何况是军队番号?

    除非大唐灭了,不然大唐绝对不可能有天策军这种番号。

    不管历史上神策军的名声有多臭,现在神策军是他裴旻一手创建的心血,无论如何都要守护到底。

    他反对恶意争功,但是良性竞争却大力支持。

    有对手才有进步,这是古来不变的事实。

    “明白!”

    封常清、江岳、李翼德、李嗣业、孙周齐声说道。

    肯德里克不求甚解,见大伙儿都说明白,也跟着吼了一声。

    “接下来,我们商议一下!大致战略上的问题……”裴旻走想右侧高挂的地图旁道:“最早我的计划是用疲敌计,以三股骑兵,分别袭扰吐蕃的牧群。三股骑兵,我们一股,陇右军一股,凉州军一股,三支军队各自为战又密切联系,时而分头进击,时而合兵一处,大打一场。逼迫吐蕃面对我们的每一次袭击都不敢大意,都必须调用大部分兵马来战,另之疲於奔命。将他们逼迫的心力疲惫,有地不能用,有牛羊却放不得牧的困境。时日一久,他们无力放牧,只能龟缩一处,往北面聚集。”

    诸将见裴旻用手在地图上来回指示,只看得心底发怵:裴旻这一招,完全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且更加可怕高明。

    因为大唐至少还有城池可守,即便有损失,也在控制之内。

    而吐蕃随着水草而居,即便扎营也不过是简单的护卫一下。一但让他们奇袭得手,受到的损失那可就惨重了。

    裴旻续道:“届时是声东击西的取石堡城,还是声西击西的夺回河西九曲地,自看形势而定。”

    这也是裴旻用兵的特点,他的布局庞大,却从来没有定数,随时随地都能做出改变。

    “为了防备我们,吐蕃特地调了一位善守的大将来负责河西九曲地的军事,叫悉末朗。他的出现,带来了新的变故,初步参考他与石堡城守将尚赞婆的性格。我觉得有极大操作的可能,你们一起帮着合计一下,是否可行!”

    **********

    便在裴旻召开及会议的时候,负责石堡城的疾风将军尚赞婆,也在与人讨论当前的局势。

    “这俗话说得好,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几事不密则害成。行军作战,讲究的机密,哪有这么大张旗鼓的?裴旻年纪轻轻,能有今日,绝非蠢人,大如觉得裴旻更可能意在铁刃城而不是河西九曲地。”

    尚赞婆除了是吐蕃的后起之秀,还是吐蕃名门,父亲是吐蕃的大如。

    吐蕃将全国分为四个“如”,每一个如几乎等同于部落酋长一样,拥有军政大权。也就是说尚赞婆的父亲是吐蕃四大掌权者之一,官三代。

    尚赞婆听着从国都逻些传来的消息,意外的道:“阿帕(父亲)也是这个意思?”

    这些天他也在琢磨裴旻的动机,觉得裴旻玩声东击西的可能性更大一些,相比河西九曲地的辽阔,铁刃城才最易得手,是他的最终目的。

    战局的关键在铁刃城而不是在河西九曲!

    尚赞婆心念此处,不免有几分热血沸腾:当初在广恩镇外的羞辱,他至今不曾忘却。

    兴奋得道:“裴旻小儿,有胆便来!若真谋我铁刃城,定要他横尸城下,用他的首级成就我尚赞婆大名!”

    便在他积极布防的时候,却得到了悉末朗令他往贵南县商议军务的命令!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