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送上一份大礼
    得到悉末朗传召的尚赞婆,心底有着小小的抗拒。

    悉末朗是吐蕃宿将不假,但因品性顽固得器重却得不到晋升,战功赫赫依旧是个万夫长,地位与尚赞婆相当。

    是为了对付大唐的裴旻,悉末朗方才得以晋升元帅,一下子爬到了他尚赞婆的头上,成为了河西九曲地的最高军事统帅。

    对于悉末朗这个没有多少接触的宿将,尚赞婆并未有多少敬重,反而有着一丝丝的不屑。

    这是脾性上的差距,尚赞婆擅于奔袭,用兵大胆敢战,而悉末朗则善守,沉闷稳重,就如刀盾,难以相融。

    在尚赞婆的眼中,进攻才是最好的战术,防守不过是自困死局而已。

    但悉末朗初次上任,第一次召开军事会议,尚赞婆也不想跟他这个新任的上司闹的太僵,应道:“回去告诉元帅,我安排好铁刃城的防护立刻就来。”

    当尚赞婆抵达贵南县的时候,其他各处的千夫长以上的将校大多都到齐了。

    悉末朗也展现了身为老将的干练作风,没有半点耽搁的召开了军事会议。

    悉末朗此次的军事会议极为简单,主要目的也不是商议如何对方唐军,而是认识一下诸将,免得战事来临的时候,谁谁谁都不识得。

    毕竟他们是防守一方,有着战略上的优势战术上的被动。

    唐军没有出招,他们也不好妄动。

    二十余吐蕃将校围绕着当前的情况,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

    诸将的士气都不怎么高涨,这连番受挫,吐蕃对于西河九曲的统治力大减,是不争的事实。

    悉末朗也察觉了这一点,熟练的打气鼓励,道:“汉人其实并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厉害,裴旻那毛小子也没有那么神奇。雄鹰伤了翅膀,还不如地下的鬣狗,何况是我们吐蕃勇士?你们发现没有,三次决战裴旻都占据着守势。金城攻防战,他有金城险固,洮州之战,在他们的地盘,我们处于被动。广恩镇一战,同样是如此。在占据优势的情况下,取得胜利,算不得多少本事。现在我们是主,他们才是客,以主记客,不要太轻松。”

    悉末朗话音一落,立刻有心腹附和道:“我吐蕃与大唐交战百年,可丢失过寸土之地?”

    诸将一想,气氛登时起来了。

    这也并非是吹牛,大唐与吐蕃的战绩,总的来说是大唐占优的,可是高原反应一直没有得到有效的克服,大唐目前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攻上青藏高原。唯一最有希望的一次是咸亨元年薛仁贵出兵青海。薛仁贵一直杀到河口,却因猪队友的嫉恨拖累,导致让吐蕃军神抓住破绽,断了后路,也就是大非川惨败。

    除此之外,大唐有过多次意图乘胜将吐蕃灭了,结果都因高原气候而折戟沉沙。

    “元帅说的不错,我们吐蕃勇士不比狡诈的唐人卑鄙,他们怕死,才有一座座高耸的城墙。没有城墙,我们勇士早就杀到长安去了。”

    “现在位置换了,我们防守。还是我们擅长的原野作战,就凭唐人的骡马骑兵,哪有资格跟我们的突骑兵相提并论?”

    “一个小屁孩,在草原上能够战胜我们马背上长大的民族?痴人说梦!”说这话的显然是吐谷浑的将领。

    诸将你一言,我一言的说着。

    人类的劣性皆是如此,只要有借口理由,推诿之事,无需任何人教。

    如此情况也让了吐蕃兵将重拾了信心,个个趾高气扬,不再是先前沉闷。

    尚赞婆没有参与其中,只是瞄了悉末朗一眼,心底也赞他手段高明,短短的时间内稳定了军心不说,还在不知不觉中让诸将对之产生了认可好感。

    悉末朗也做了最后的总结,道:“依照我的估计,唐军不会出动大军来战,也不会跟我们打持久战。他们能够调动的兵卒以神策军、陇右军为主,凉州军为辅。数量应该五六万之间,我们也差不多这个数量。我需要你们所有人的支持,才能让大唐小儿知道河西九曲地倒是姓吐蕃还是姓唐。”

    “愿听元帅差遣!”诸将斗志昂扬的齐声高喝。

    悉末朗瞧着打着鸡血的诸将,满意的点了点头,今日会议的效果,比他想想中的要好许多。

    就在悉末朗志得意满的时候,在离他们开会地点不足百里之外。

    一支唐军已经杀向了一处吐蕃牧群!

    裴旻从慕容英口中得知了悉末朗今日开会的消息,临时决定给新来的吐蕃元帅悉末朗一份大礼。

    他悄悄的出了广恩镇,绕了一圈盯上了离他们最近的一个牧群。

    “杀!!!”

    裴旻、李翼德各领一千五百人,分别从左右翼杀向了吐蕃牧群。

    这是一个中等大小的牧群,有三千兵士守护,兼之吐蕃人骁勇善战,即便是百姓上马提刀,也是一名优秀的战士,实力并不弱。

    但是裴旻他们出其不意,更因走了千夫长以上的将校,吐蕃缺乏有效的指挥,抵挡反应皆要慢上半拍。

    尤其是李翼德骁勇非常,在第一个照面就讨死了唯一镇得住场面的大将,取得了开门红,领着部下一口气杀进了吐蕃营地。

    裴旻论及武艺远在李翼德之上,但是比及骁勇却远远不如了。不过他胜在目光毒辣,大局观极强,薛讷早年没少传授他临阵指挥的技巧,专挑吐蕃薄弱的地方、有反抗迹象的地方突杀,将混乱的吐蕃军杀的更乱,将有反抗遏制于摇篮中。

    秦皇剑轻灵的从一名吐蕃骑兵的脖子上抹过,人马交错间,见整片营地都陷入了火海,吐蕃男女老少已经失去了抵抗的**,四散而逃,给李翼德打了旗语让他过来与之会合。

    “裴帅!”李翼德身上血气冲天,似乎杀的有些不过瘾,道:“就完了?”

    “是今天完了!”裴旻认真的纠正着李翼德的话道:“这打游击战,见好就收是关键,过于贪婪会吃亏的。郭文斌……”他叫了一声,“你去将所有牧奴都聚集起来,给他们马匹,让他们跟我们一同撤退!”

    “至于我们!”裴旻阴阴一笑,道:“所有将士听令,见羊就杀,遇牛就宰,将牛羊分尸了带回去,晚上给兄弟们开荤!”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