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涸泽而渔,杀鸡取卵
    唐军洗劫牧群的消息传到贵南县的时候,悉末朗正在阐述他初步的布局方略,道:“唐军最擅长的是混合作战,只要我们在广恩镇、廓州一代布置游奕斥候,便可探知唐军动向……”

    他这话还没有说全,消息恰逢其时的传来。

    就如一个耳光,狠狠的打在了这位吐蕃新任元帅的脸上。

    悉末朗只觉得脸颊火辣辣的疼,脸色一僵,怒视着面前一身血迹的兵士,道:“什么情况!”

    千夫长拓跋木弥瞧着兵士,突然打了一个激灵,冲上前去叫道:“阿才,是你,被袭的是我的牧群?”

    得知唐军在自己的牧群给大势屠戮,拓跋木弥悲呼道:“元帅,你可要为我做主啊!”他呼喊着,眼泪水都要流出来了。

    他的祖先的吐谷浑人,身为外族能够走到今日,极为不易。牧群便是他的家底,家底给抄,半生心血毁于一旦。

    悉末朗愤怒的砸地而起道:“唐人卑鄙狡诈,竟对我吐蕃无故百姓下手!带上你们的亲兵,随我杀过去!让卑劣下作的唐人知道,河曲草原到底是谁的牧场。”

    他话音一落,诸将齐声大喝。

    他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随行的亲卫兵至少也是二十人开外,而且都是精心挑选出来的各中好手。

    几乎无需做多余的准备,上马便能奔袭而战。

    二十余千夫长以上的官员,麾下的能聚集的亲卫兵足足有三千余数,一声唿哨,便涌向了事发地点。

    悉末朗不断呼喝着加速,心中便如火烧一样:若能追上唐军那是最好的,但若追不上能换回一些损失,也有一个交代。

    此时此刻他只希望唐军多贪一点,多贪一些,唯有多贪一些,他们才能追赶得及。

    一路疾驰,歇马不歇人,百里之遥,奔腾而至。

    突然漫天的鸦雀秃鹫振翅而飞,足足有好几百只。

    悉末朗看着天上的鸦雀秃鹫,心底生出了不祥的预感。

    他们抵达牧群旧址。

    所有人瞬间惊呆了!

    整片草场,血淋淋一片,尸横片野。

    人的尸体不是多数,牛羊的尸体几乎遍布了视线所及的整片草原,方圆里许之地,鲜血浸透了草地上的每一寸土地,形成了一大片令人作呕的暗红色泥沼,甚至汇集在一起,形成了一条红色的沟渠。

    整个绿色的草原,让鲜血染成了红色,无数牲畜的内脏遍野都是。

    拓跋木弥看着面前“惨烈”的一幕,两眼一白,他“哇”地喷出一大口血,鲜血混着眼泪一起流下来。他十五年的心血,毁于一旦:“裴旻小儿!我要生吞了你……”

    泪涕横流,仰天嘶声嗥叫,脑袋轰然炸响,直接晕倒在了马下。

    悉末朗面容扭曲狰狞,眼里满是怨毒的凶光,这一招太狠辣决绝了,简直就是在断他们的后路。

    瞧着身旁的诸将,悉末朗从他们的眼里看到了庆幸与恐惧:庆幸是受伤的不是他们,恐惧是不知他们会不会也惨遭一样的厄运。

    吐蕃人怕了!

    吐蕃人是半农耕半渔猎半游牧民族,可以说是聚集了众家之长。

    但在河西九曲地这里的吐蕃人,毫无疑问是依靠游牧而生的。

    游牧的生活靠的是牲口畜牧,只要有牛羊牲口,他们就饿不着肚子。

    裴旻这一招在他们看来太过狠毒,也就是所谓的涸泽而渔,杀鸡取卵。

    因为十头牛羊,每日产的牛奶制成奶酪等食物,能够维持一家三口的日常所需。可十头牛羊的肉,却不够一家三口吃一两个月。

    牛羊跑的不快,耽误机动性,裴旻带不走活的牛羊,选择直接将牛羊杀了带走。

    是明智的选择不假,但是将所有牛羊杀绝,宁愿请他们吃肉给他们加餐,也不让他们利用牛羊制造食物。这一手就是在绝他们的生路,断他们的生存手段。

    更可气的是对方杀了还不够,为了多带一些走,甚至放血,掏内脏,将整片草场变成一副地狱模样。

    三千余追击精兵,一句话也没有,一片死寂。

    面对这一地的牛羊尸骸,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有一种叫恐惧的情绪。

    **********

    相比吐蕃人的震恐愤怒,裴旻一行人却欢声笑语的,他的小栗毛屁股后面左右挂着共计四头肥羊,前面也挂着两个牛大腿,正迈着轻快的步伐走着。

    小栗毛此刻也尽显蒙古马吃苦耐劳的特点,即便身负如此重物,依旧跑的四平八稳。

    一旁的李翼德便不行了,他的坐骑也是良驹,上等的河曲战马,看上去是比裴旻的蒙古马还要大上一节,可它只是背着两头羊就气喘如牛,脚步蹒跚。这河曲战马爆发力强,速度快,负重耐力什么的,跟蒙古马尤其是蒙古马中最出色的乌珠穆沁马比起来,那就是一天一地。

    “这马跟人一样,别看高高大大的,就是个银枪蜡头,精干才最重要!”裴旻吹着口哨打趣着。

    李翼德一脸的气苦,这心头的痛楚,敲落了门牙也要咽下去。

    原来此次行动之前,李翼德笑话裴旻的马小,不及他的河曲马威风。

    这没过大半日,现世报就来了。

    李翼德盯着身后的郭文斌,示意他给自己解围。

    他们这一大一小不知为何,相处的特别融洽,裴旻也顺其自然的给郭文斌提拔成了李翼德的副将。

    郭文斌收到眼色,硬着头皮上来将话题转移,说道:“还留给吐蕃那么多的牛羊肉,想想就不痛快!”

    裴旻一拍大腿,叫道:“你也是这么想的?我们是想到一块去了。心疼,真的心疼。要不是时间不够,我真想将所有牛羊的尸体堆积起来,一把火给那娘的烧了,请他们吃,真不如喂狗!”

    李翼德给了郭文斌一个赞许的神色。

    郭文斌扶额苦笑。

    他们的动作岂能瞒得过裴旻?

    只是不去跟他们计较而已,想着怎么才能不便宜吐蕃。

    突然灵光一闪,裴旻笑道:“你们说我们准备一些砒霜泻药怎么样,吃我们留下的东西,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行?就给他们来个随缘下毒,那个好彩吃了,算他走了霉运。”

    李翼德、郭文斌相互望了一眼,看着笑得开心的裴旻,莫名的脊背发寒。

    太缺德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