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小小的庆功晚宴
    裴旻带着近万头牛羊,到了广恩镇外。

    他没有急着进镇,而是来到了随他们一并来的八百牧奴面前,对着他们道:“这里是广恩镇,是我大唐的疆域!所以……欢迎回家!”

    欢迎回家!

    对于每一个他从吐蕃救来的百姓,他都会热情真挚的赠送给他们这四个字。

    “也许你们其中也有一些不是我大唐的百姓,但没关系。同是天涯沦落人,若你们愿意,愿意在大唐安居乐业,我不介意将你们视为同胞,一视同仁。你们的马带来的肉,肯定是要留下的。等会儿我会安排兵士送你们往洮州,那边自会有人接应你们。你们可以选择回家,也可以选择在洮州定居。只要是我大唐子民,我们会无偿将你们送回自己的家。”

    他顿了顿道:“至于个别非我大唐子民,不愿意留下来的,我们也不勉强,能够将你们救出苦海,也是一种缘分。也不会为难你们,不过想要回去,就只能靠自己了。也给你们指条路,洮州现在百废待兴,有很多地方缺少人手。你们可以先找份工作,赚足了路费,再选择离开。”

    听了裴旻的话,那些大唐百姓一个个突然觉得倍感荣耀,即便受了多年的苦,依旧能够为自己身为大唐子民而自豪。

    至于部分突厥、南诏等国的战俘个个都露着羡慕的神色。

    裴旻指使郭文斌领三百骑兵将八百救出来的牧奴送回洮州。

    郭文斌领命而去。

    裴旻笑道:“快去快回,早些回来吃肉!我们今晚就开吃,举办个小小的庆功宴。对了!”他突然想到了顾新、张九龄他们,将小栗毛背上的两个牛大腿,四头全羊丢给了郭文斌道:“带回去,让顾新分发下去,给各级官员也尝尝鲜!我们在这里大块吃肉,也不能让他们汤都喝不到。”

    郭文斌笑着应诺。

    当裴旻带着丰厚的牛羊进了广恩镇的时候,广恩镇上下都爆发出了热烈的欢呼声。

    尤其是听到裴旻要在夜里举办篝火晚会,请所有兵士吃牛羊肉的时候,欢呼声更加雀跃,激动的都高呼“万岁”了。

    “万岁”一词是在宋朝才定为禁语,只许对皇帝使用。在宋之前,万岁还是仪表赞美的祝颂词。

    即便不是忌讳,裴旻也不喜欢这个称呼他很认真的道:“比起万岁,我更喜欢你们喊我裴帅威武!”

    当天晚上整个广恩镇外,绿油油的一片!

    正值酷夏,肉不能久存,除了一些用盐腌制烟熏的腌肉、烟熏肉之外,其他的都打算即时消耗。

    五百多口大锅,煮着牛肉羊肉,三百多个火堆,烤着全羊牛腿。

    那牛肉、羊肉的香味,可谓飘香四溢,弥漫整个广恩镇,让风一吹更是味传八方。

    草原上的饿狼嗅觉是何等的灵敏,一头头的都聚集在了广恩镇外。

    裴旻本打算跟将士们一起大块骨朵了,听到这个消息,瞬间来了精神,笑道:“看来晚上我们还要加餐!多来一份狼肉,你们哪些人箭术好会骑射的?跟我出去猎几头狼回来!”

    瞬间立刻有两百多人响应,裴旻唿哨一声,两百多骑越县门而出。

    草原狼凶狠狡猾,对于不能力敌的对手从来不恋战。

    见裴旻一行人气势汹汹的杀来,还未到达近处,已经准备撤退了。

    裴旻立即取出悬挂腰间的硬弓,拉成满月,搭箭就射了过去,几乎没有间隔瞄准,一口气连射三箭。

    裴旻的射箭手法源于薛讷,用得是承传于薛仁贵的无双神箭。这三箭射出,箭矢去势之猛,却也大有三箭定天山的感觉。

    三头恶狼无一例外的让他钉死在了草地上。

    狼群让他三箭一射,轰然向四面八方逃窜去了。

    其他人也纷纷展现了他们的箭术,箭羽一支支的射往逃跑中的狼群。

    悲鸣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只是短短的小半时辰,裴旻便带着四十多头草原狼回到了广恩镇,令厨师给他们加餐。

    边境环境恶劣,戍守这里的兵士新鲜蔬菜都不怎么吃得到,更何况是大鱼大肉。

    如今却牛羊肉管饱,这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谁不心动。

    除了幸苦值勤的兵士,几乎所有兵卒都加入进来,聚在一起,享受着美味。

    兴致高昂的兵士自发的载歌载舞,围绕着火堆,欢快的表演着各种各样的喜庆节目。

    军中最流行的节目是相扑。

    相扑是一种古老的比斗项目,春秋战国便有了,只是各国叫法不一样。秦统一六国后,进行了“车同轨、书同文”等一系列的工作,也统一了相扑的名称为“角抵”,在秦汉时期,角抵更是成为了一种军事训练手段,也是节日和宫廷内表演项目。而相扑是南北朝时期才有的新名字。

    唐朝讲武、习武的风气不懈,相扑在唐代的历史上很是蜚噪一时,每逢元宵节和七月十五的中元节均举行相扑比赛,不仅许多帝王爱看,有的还是摔跤能手,就如当今皇帝李隆基以及唐朝最出色的帝王李世民。

    比起电视里日本的相扑,唐朝的相扑才是真正的精彩激烈。

    两个壮汉赤着身子拼搏再一起,没有圈没有限制,有的只是技巧与顽强的拼搏,直到一方给摔得爬不起来认输才算结束,让人看的热血沸腾,荷尔蒙上升。

    尤其是场上一个体格较小的勇士,用巧劲将一个壮汉掀翻在了地上,那种视觉效果,引起了阵阵尖叫。

    “好英雄,我来跟你比!”

    好斗的肯德里克在下边坐不住了,拿着他的刀盾亲自上了场,笑道:“你去取兵器来!”他是拜占庭帝国的人,哪里知道相扑的规则,只以为跟他平时切磋没有两样。

    那个相扑勇士傻了眼,这玩相扑哪有用兵器的?

    裴旻高声道:“肯德里克副尉,还记得当年我们的三年之约。”

    肯德里克听得一怔,想起来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当初他瞧不起唐朝的勇士,还让裴旻给教训了。

    裴旻走到李嗣业的身旁,对着他一阵耳语。

    李嗣业瞧着肯德里克,对裴旻点了点头,一口咬下一大块牛肉,找来自己的陌刀,应道:“相扑,可不用兵器。比武,我来当你的对手!”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