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以剑接箭
    肯德里克干了佣兵多年,又是传说中的战斗民族,斯巴达的后裔,本性好斗,只要能打,对手是谁,不是很重要,用手中的赤刀有节奏的敲打着钢盾,锐利的眼神盯着李嗣业,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李嗣业过于魁梧,在正常人眼中便如巨人一般,近乎姚明的身高以及施瓦辛格早年的肌肉,站在那里便如一堵墙一样。

    许是如此硕大,李嗣业虽姿态唬人,身上却破绽百出,似乎不难对付。

    肯德里克左跳又跳的游走着,李嗣业依旧屹立不动,好似入地金刚一般。

    突然!

    肯德里克瞧准机会,斜步近身,意图绕至李嗣业的右侧进攻。

    李嗣业小小后撤一步,陌刀向后延伸聚力,就是一计简单的横扫千军。

    一股极刚猛的劲风已到了身前,肯德里克只觉得脸上的发丝都被迫得贴在了额上!

    肯德里克大仗小仗经历无数,听这风声雄浑无比,便知不好硬接,毫不犹豫的将身子的身子藏在了钢盾后面。

    正面撞向了李嗣业的陌刀,他的钢盾是狮心王盾,是一面倒着的三角形样式的盾牌,整块盾牌还呈现一定的倾斜度,为了是应对重型兵器设置的卸力形态。

    西方蛮族的体魄比东方人更要壮硕,对于重型兵器的使用更为常见,他也研究出一套对付重型兵器的套路,招法。

    只要以盾挡住对方的一击,重兵器造成的僵直以及收招不及会给对方带来致命的破绽!

    “砰!”

    一声巨响!

    裴旻看着肯德里克以盾牌硬接李嗣业的陌刀,心疼之下果断闭上了眼睛不忍再看。

    周边惊呼声接连响起。

    当裴旻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肯德里克已经跌落在人群中了。

    没有任何的迟疑,肯德里克便如炮弹一样,给一击打的倒飞出去。

    其实以肯德里克的武艺固然不及李嗣业也不至于输得如此凄惨,但是他就如当初的裴旻一样找虐,认为自己有能下扛得住李嗣业的重力一击,而后取得胜利。

    结果不言而喻!

    裴旻甚至在怀疑,当今世上到底有没有人能够正面硬接李嗣业的一击。

    这位史上大名鼎鼎的神通大将所怀的神力,委实是可怕至极。

    军中最崇拜强者,李嗣业这一出手,立刻镇住了那些觉得李嗣业晋升过快的人物。

    众人反应过来之后,欢呼叫好声接连响起,震耳欲聋。

    李嗣业见周边兵卒将校为之欢呼雀跃,焉能不知裴旻让他出场的含义,对着四周抱拳道:“某只有一身蛮力,让诸位见效了。”

    李翼德高呼道:“你这可不是一点!肯德里克兄弟的功夫,我可清楚。步战,我完全不是他的对手,论膂力他也只是略逊我一点。你一刀就将他砍飞了,换做我来,也挡不住!”

    肯德里克身上流着的是好战的血,在归队之后的第一天已经跟李翼德打起来了。

    李翼德擅长马战,给他一匹马,完虐肯德里克,但在步战一项让肯德里克爆的死去活来。

    一直以来,李翼德都是神策军的第一悍将的形势出现的,他冲锋陷阵的实力无人置疑,见他竟说此话,更高看了李嗣业一眼,至于惨败的肯德里克也是虽败犹荣。

    裴旻大笑着将面前的一块肉丢给了李翼德,给了他一个赞许的表情。

    李翼德是一脸茫然,但对于送上来的肉,笑而接纳,大口大口的痛快吃喝。

    李翼德是本性刚直,心胸豁达,他并未如裴旻那般,别有深意,却无形中帮了他一个大忙。帮了李嗣业立了威,服了众。

    见李嗣业厉害如此,众人也明白为何裴旻会如此高看李嗣业了。

    肯德里克手臂至今犹是震麻,盾牌都握不起来,心服口服的来到了裴旻面前道:“大人,我输了。”

    裴旻亲热的拉在他一旁坐下,“都是自己人,输赢什么的,哪有那么重要。下一次跟子总管打,要记住了。别跟他硬拼,迂回着来。”

    肯德里克眼中闪着炙热的战意,不服输不认输也是他们斯巴达的人性之一。

    裴旻见兵士们难得高兴,拍了拍手上的油脂,起身道:“今天大家高兴,我也跟你们露上一手。”

    他走到了火堆中心,一听裴旻要表演节目,瞬间兵卒将校里三层外三层的聚在了一起。

    关于裴旻的传奇事迹,几乎无人不知不人不晓,但真正见他施展本事的却是不多,都充满了期待。

    裴旻持剑走到了中央。

    “难道是要表演剑术?”众人心中想着,更是期待,裴旻的天下第一可是李隆基亲封的。

    裴旻道:“先前随我去狩猎,射中狼的四十人,出来二十个,记得带上你们的弓箭!”

    在他的招呼下,二十名射手先后出列,莫名的看着裴旻,不知他想要干什么。

    众人也是一头雾水。

    裴旻抽剑出鞘,站在二十名射手的五十步之外,清空了射手对面的人,笑道:“让你们用箭射我,想必你们不敢。这样吧,我周边三步开外,你们随意射。能够将箭射出去,射出去一箭,我给赏你们十个通宝。射的越多,赏的越多。”

    周边议论声顿时响起,人人都带着不可思议的语气。

    离线的箭向来都是古人形容速度的,意图接箭?

    这接一支,倒可以理解,二十名射手,当真接得下来?

    射手们面面相觑都不敢射了,万一丢了裴旻的脸,神策军哪有他们发挥的余地。

    裴旻笑道:“怎么,这都不敢?谁先射第一箭,我让他做我的亲卫。”

    他话音方落,“嗖”的一声,一箭射向了他左手边的死角。

    裴旻脚步都不动,随手一挑,箭矢直接给砍成了两截。

    周边瞬间没有了声音。

    有一人开头!

    “嗖、嗖、嗖……”余者接二连三的射出了手中的弓箭。

    但见剑光四溢,裴旻整个人都卷在了剑影中,只听得不断的“当当当”的声音传来。

    一支支断箭接二连三的掉落于地。

    弓箭手们并没有一起射击,而是依照自己的节奏来射,可便是如此也足够骇人听闻了。

    静!

    寂静无声!

    以剑接箭!

    周边将校兵士早已看傻了眼。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