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彼出则归,彼归则出
    对于裴旻的军略计谋,神策军的文武将士是无人不服,但对于他这个剑术天下无双却认识不详。

    这人有专攻,裴旻在战场上的杀敌人数未必就毁逊色李翼德多少,甚至犹有过之。但给人的感觉就是李翼德厉害的多,那股勇悍的气概是裴旻学不来的。

    今日以剑接箭,一人之力,凭借手中长剑,任是接下了二十余射手的箭羽,若非亲眼所见,委实骇人听闻。

    “好!”

    欢呼声,雀跃声,时起彼伏,在广恩镇的上空回荡。

    裴旻见远处的弓手们臂力已经到了极限,收剑回鞘,心底却也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

    这弓手们都对着他的方向来射,他自是游刃有余,但是弓手都怕伤了他,选择的方向皆是离他甚远的刁钻角度,将难度一下子提升了不少。

    二十余人的连环射击,让他也觉得有些吃力。

    不过好在与刘光业一战,他自身精进不少。尤其是刘光业刀法中的精准,给了他不小的启发,得以应对今日的挑战。

    小小的庆功宴,将将士的心都聚在了一处,对于接下来的挑战皆报以乐观的态度。

    第二日一早!

    孙周带着慕容英送来的情报,找到了裴旻。

    “昨夜吐蕃军中上下都加了餐,人人都得以分得一些牛羊肉。”孙周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幸灾乐祸,他也曾给吐蕃当过牧奴,知道吐蕃人对牛羊的重视,裴旻如此手段,诚可谓打在了七寸要害。

    “估计吃着肉,他们心底都是苦了吧!”裴旻说着眯起了眼睛,现在正值酷夏,肉不宜久放。就算肉再苦,他们也只能吃下去。当然做成风干肉、腌肉也是一种方法。只是临时临急,让他们哪里去找那么多食盐?从后方调盐,还未运到,肉便坏了。

    孙周笑道:“差不了多少,裴帅这一个见面礼,够吐蕃元帅吃一壶了。只是悉末朗、尚赞婆并没有任何敌视分歧,看不出有任何矛盾。”

    “无妨!”裴旻并不觉得意外,道:“悉末朗成熟稳重,在这非常时刻,他新官上任,焉能得罪尚赞婆这样的名门之后?而尚赞婆固然性子如火,却也懂得进退,有着一定的计谋,不会在这个时候跟自己的上司上演将帅不和。他们没有显现矛盾,是因为彼此的理念还没有正式冲突。一旦发生冲突,即便他们想克制都克制不了。就如历史上的周瑜、程普!”

    周瑜是何等雅量,程普历仕孙坚、孙策、孙权三代,豪勇持重,功高卓越,东吴上下皆尊称为“程公”。

    两人都是一等一的好人物,依旧是因为面子上的不和,闹得几败国事。

    虽然他们最后“化敌为友”,却也可以看出,人心不是想控制便能控制的了的。

    “只要我们能拿住他们的要害,不怕他们之间的性格不会激化!我在等一个人,只要他来了,我们立刻行动。算算时间,也应该到了。”

    孙周见裴旻信心满满,也不再说了。

    午后属下兵士报道:“论骁骑将军到了!”

    裴旻大喜,亲自迎出县门迎接。

    论弓仁是年过半百,精神抖擞的老将,五短身材,模样并不显著,却凤眉鹰目,别有一番威严。

    论弓仁是一员番将,他的父亲便是吐蕃大名鼎鼎的战神噶尔钦陵,那位击败薛仁贵,让大唐屡受败绩的好人物。论弓仁至小跟着父亲专心习武,熟娴刀箭弓马、演兵布阵,年纪轻轻即随父兄驰骋疆场,建功立业,也给大唐造成了不小的威胁。

    受郭元振离间计的影响,噶尔钦陵为吐蕃赞普所忌,以至于兵败自杀。论弓仁一怒之下,率所统吐谷浑部七千帐入中原,转投了大唐。

    对于论弓仁的投效,武则天极其重视,施以殊礼。不但派羽林军飞骑郊外迎接,亲自接见,还赐宴武威殿,赐予他们铁券,已保不死。

    论弓仁也没有辜负大唐对他们的器重,以其所长尽心事唐,为大唐戍守朔方边疆,战果辉煌。

    尤其是三年前,突厥九姓乱,论弓仁领兵远征大漠,千里转战,将突厥打的落花流水。

    裴旻也在史书上看过类似的记载,说论弓仁有不逊其父之风,历仕武后、中宗、睿宗至玄宗四朝,前后大战数十,小战数百,兵有全胜。

    “见过裴国公!”论弓仁站在县外,见到裴旻出来,与身后诸将一齐躬身行礼。

    尽管早年论弓仁与大唐为敌,他的父亲更是大唐的头号敌人,但对于现在的他,裴旻没有半点有色眼镜,真的诚心为大唐效命,他不介意对方到底是什么民族,忙上前还礼,道:“就等将军了,将军此来,大事已定。”

    论弓仁是凉州的第二把手,地位仅次于薛讷。

    薛讷以论弓仁助之,显然给了最大的帮助。

    裴旻领着论弓仁入城就坐。

    论弓仁道:“悉末朗与我有仇,此次正好取悉末朗的首级,以报大仇。行前薛都督也有所交代,末将一切听从国公调派。国公也无需顾忌什么,末将是吐蕃人不假,但老妖婆灭我噶尔全族,此恨此仇,不共戴天。某早已抛却吐蕃这身份了。”

    原来当初吐蕃鸟尽弓藏清算噶尔家族,悉末朗便是当年的侩子手之一。

    与论弓仁做了商讨,又以飞鸽传讯郭知运:李翼德、论弓仁、王君毚三股游奕军对河西九曲地的吐蕃展开了致命的袭扰。

    开元四年,七月十六日。

    裴旻正式以“彼出则归,彼归则出”的战略,分师袭扰吐蕃牧群,使吐蕃军疲于奔命。

    七月十七日。

    李翼德袭扰西南牧群,杀敌六百,屠牛羊万头。

    七月二十一日。

    王君毚兵出廓州,袭击西北牧群,杀敌四百,屠牛羊万头。

    在同一时间,论弓仁出击中部牧群,杀敌八百,屠牛羊八千。

    针对唐兵的袭扰战术,悉末朗组成了特别救火机动队。

    八月六日,李翼德袭击中部牧群,为悉末朗的救火机动队追上,然而论弓仁、王君毚却分别出现在李翼德左右,三支袭扰大军,竟合为一处,大破机动队,杀敌两千五百余。

    悉末朗怒不可遏,亲率大军来战,唐军早已退却。

    八月十二日,李翼德出击!

    八月十六日,论弓仁出击!

    八月二十二日,王君毚出击!

    九月三日,论弓仁诱敌,李翼德、王君毚合兵一处,再度打了吐蕃措手不及。

    ……

    唐军每一次出击皆有斩获,而且皆能从容而退,所击目标之精确精准,无不是吐蕃的防守漏洞所在。

    当然这离不开孙周情报网的功劳。

    面对如此可怕的袭扰,吐蕃牧民根本不敢在河西九曲中下段放牧,为了避免损失悉末朗被逼的下令全军收缩,放弃河西九曲中下广大区域,将兵马牧群聚集在河西九曲上游,以龟缩的方式应对接二连三的劫掠。

    龟缩战术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面对缩在一起的吐蕃牧群,吐蕃骑兵可以在短时间内进行支援。

    唐军的袭扰也因之告一段落,接连不断的攻势,突然沉寂下来。

    裴旻也没有多余的动静,面对悉末朗的战术,没有表露半点反应,好似束手无策了一样。

    有人耐不住性子问他,“接下来怎么办?”

    裴旻只是笑着,说了一个:“等”字。

    他在等吐蕃自乱起来。

    **********

    石堡城!

    尚赞婆听着部下的报告,眉头挑了一挑:“你说,我们铁刃城里混进了细作?”

    铁刃城是遏制鄯州咽喉的要地,地理位置尤其重要。

    说是城,其实就如唐朝的军镇一样,里面几乎不住着百姓,充其量也就是一些兵卒的家眷,不存在外人,也不允许外人入内,混入细作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听到城里混了细作,尚赞婆有些不敢相信。

    护卫苦着脸道:“不确定,但城内确实有可疑人出没,只是他到底怎么进来的,还是我们的人给收买了,在没有抓到他之前,卑职也不是很清楚。”

    尚赞婆当即下令道:“立刻让人上上下下严查铁刃城每一个角落,真混进了人来,一定要将他擒住,我要活的。”

    护卫立时领命。

    尚赞婆见护卫离去,来回在屋内走了两步,想起最近这些日子,山道附近也有可疑人出没,忍不住暗自挥了拳头道:“果然,我就知道,一切都是掩人耳目!裴旻小儿大张旗鼓的要攻河西九曲,真正的目的是铁刃城,意图出其不意。哼哼,铁刃城有我尚赞婆在,岂会中你这等可笑伎俩。”

    他冷笑着,更加重视铁刃城的防护。

    一天后,尚赞婆突然得到了悉末朗的命令。

    看着手中的书信,尚赞婆忍不住怒骂道:“愚蠢!铁刃城若失,唐军能够直接过铁刃城而击青海湖。河西九曲重要,铁刃城难道就不重要了?”

    原来连番消耗,悉末朗的兵力已经有些相形见拙了,悉末朗修书而来,正是让尚赞婆分调一万兵马前去助他。

    “回去告诉元帅,让他别中了汉人的诡计,汉人的目的是铁刃城,不是河西九曲,我的兵要镇守铁刃城,抽不开身。”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