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黔驴技穷?
    尚赞婆对悉末朗没有一点好感,只是因为他是自己的上司,对他怀着一定的遵从之心。

    如今种种迹象看来,裴旻的目标就是为了铁刃城,他存在的意义举足轻重,只要守住铁刃城,破了裴旻的鬼谋,他便能血洗前耻,以报广恩镇外羞辱之仇。

    同时也证明自己,作为吐蕃新一代的领军人物的他,足以取代不知进取,只知道被动防守的悉末朗。

    他相信换做他是元帅,统领河西九曲地的所有兵马,不至于给逼得如此绝境。

    他觉得悉末朗今日的被动,便是因为战略上的严重错误。

    换做是他,会选择进攻,将裴旻逼在广恩镇内,以攻代守,真真正正的让唐人知道河西九曲地是他们吐蕃的牧场,而不是如悉末朗那样,死守着说空话。

    悉末朗的愚蠢,已经坏了河西九曲地的局面,如今又要调用他的兵马,配合裴旻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计策。若不是悉末朗是吐蕃宿将,忠心可靠,他甚至都要怀疑悉末朗是不是给裴旻收买了。

    对于悉末朗的要求,尚赞婆回绝的毫不犹豫……

    使者将尚赞婆的回复传回了吐蕃军营。

    “可恶!”

    悉末朗暗恨之余,却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尚赞婆有家族在他背后撑腰。此刻与之翻脸,对于吐蕃危害太大。

    固然心中愤慨,悉末朗却体现了自己的大度,不予尚赞婆计较,不满的种子却已经种下了。

    相比悉末朗的被动,在广恩镇的裴旻却要悠哉许多。

    吐蕃抱团取暖,疲敌战术已经无法使用,裴旻也不急躁,在广恩镇里悠闲的操练士兵,这个军营转转,那个军营走走,鼓鼓士气,似乎毫不将八月期限记在心底。

    时间一月月过去!

    皇帝不急,太监却急了起来。

    裴旻的声望本就居高不下,又有八月约定这一事情,对于的关注度也一直未断绝过。

    诸多酒馆客栈的老板掌柜为了拉拢客户,甚至派人在前线打探情报,将第一时间的战局战况,编汇成书,说给大众知晓,还满足世人的好奇之心。

    裴旻之前的轮番出击,捷报频频,说书人将之描绘的如同吴之孙武,汉之韩信,决胜千里,战无不胜。

    如今一熄火下来,顿时词穷墨尽不知怎么说了。

    好事人自然以为裴旻遇到了对手,各种担忧不绝于耳。

    “裴公子这是遇到麻烦了!唉,只恨不是花木兰,不能去前线助他一臂之力。”

    能说这话的自然是裴旻的小迷妹。

    至于其他人,担忧的有之,信任的也有之。

    当然少不了幸灾乐祸的。

    这个幸灾乐祸的恰恰还是姓裴!

    长安卢家别院!

    “子昙兄,就说你是多虑了,真当吐蕃是泥捏的不成!说八个月就八个月,他裴旻真以为自己是天王老子呢,不就是一个踩了狗屎运贱婢生的野种,猖狂什么!”说话的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言行举止充满了恶毒。

    他叫卢玉,温文如玉的玉。

    说起仇怨,卢玉跟裴旻确实有着不小的深仇大恨。

    卢玉是五姓家族卢家的传人,经过武则天的收拾,五姓世家大不如前。

    卢家子孙为了重新光耀门楣,花费了不少的心血。

    早年他们将筹码押在卢藏用的身上,卢藏用是太平公主的面首男宠也是她的幕僚之一,只要太平公主能够成为第二个武则天,卢家必然因之崛起。

    结果显而易见,裴旻不说力挽狂澜,至少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帮着李隆基坐稳了皇位,扫平了太平一党。卢藏用直接给李隆基事后清算,发配偏远的番禺。

    是不可为之下,卢家又选择了卢怀慎培养。

    卢怀慎虽给笑为伴食宰相,好歹也是昔年五姓家族中唯一一个身居相位的独苗,有着一定的号召力。

    但又是裴旻,“莫名其妙”的在朝堂上怒怼了卢怀慎,让卢怀慎颜面扫地,再度成为笑柄。

    对于裴旻,卢家上下没有一个对之有好感的,何况卢玉还是卢怀慎的孙子。

    自己的爷爷给欺负了,有没本事报仇,卢玉只能过过嘴瘾了。

    在他对面的青年也长吐了口气,轻笑道:“如此甚好,不能再让那野种长声望了。吃里扒外的老妖婆已经倒向了他,由他发展下去,对我裴家可大大的不妙。”

    说话此人仅以辈分而言,算得上是裴旻的哥哥,而且还是堂哥,同属一宗一脉。是裴家正朔,主家后裔。

    也是因为如此,他们更看不得裴旻的好。

    裴家作为数百年的家族,一族之长的位子,谁不眼红。

    若此刻裴旻归宗,那裴家族人还不排着队去捧他大腿?

    他们这一脉费劲千辛万苦才从裴旻的爷爷手中夺取了裴家大权,利用裴母的身份将裴父驱赶出去,焉能坐视裴旻王者归来?

    也是如此,尽管族中早有妥协的声音,执掌裴家大权的族长一脉,依旧死不松口,不闻不问。

    原以为死咬着不放,旁家奈何不得主家,却不料旁家地位最高的老妇人库狄琉璃确站到了裴旻这边。

    库狄氏虽是裴家旁支媳妇,但她丈夫是裴行俭。裴家最困难的时候,全靠裴行俭的赚取来了威望功勋支撑着,库狄氏这第一诰命夫人在裴家的威望毫不逊于裴家主家的家主。

    虽然不知为何,库狄氏与裴旻没有达成协议,但这已经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了。

    若不做些什么,裴家有可能易主。

    面对这种情况,裴家家主让自己最钟爱的孙子裴云,以考科举为由来长安活动。

    “玉弟,再帮为兄一个忙如何?”

    卢玉拍着胸口道:“云哥直说!”

    裴云道:“传个消息出去,就说裴旻已经黔驴技穷,无计可施,八月之约不过是大话而已。目前撼动不了他的地位,至少将他的名望压下去。让世人都知道,他不过浪得虚名而已。”

    卢玉毫不犹豫的道,“放心,包在我身上。”

    各种消息在长安蔓延……

    时间也一天天的过去,裴旻也一直是按兵不动。

    三人成虎,渐渐地,风向往一边倒去了。

    直到秋季过去,冬日的到来。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