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两个都要!
    事关紧急,悉末朗也顾不得其他了。

    什么大如之子,什么吐蕃新星后起之秀第一人,通通都要靠边站。

    悉末朗本性顽固,当初性子一撅,赞普都松芒布吉、太赞蒙赤玛伦都不理会,要不然以他的功绩再此之前也不会是万夫长。

    为了大局,悉末朗还能忍尚赞婆一二,现在大局已经不在他们这边,而是向着大唐,尚赞婆手中的那万余兵马至关重要,容不得他不从了。

    至于什么目标是铁刃城,在他看来都是屁话。

    河西九曲地不保,独留铁刃城有什么意义?

    不管裴旻真正意义是何处,只要能击破裴旻主力军,一切阴谋诡计都化为无形。

    悉末朗的使者带着悉末朗的命令赶到了了石堡城,尚赞婆见悉末朗直接下了军令,更是气恼,自己的愚蠢,造成了今日的局面,要他来背锅?怒喝道:“让我去支援河西九曲,铁刃城又如何?铁刃城周边处处有各种诡异之人明察暗探,铁刃城一失,唐军能够直接威胁青海湖,到底何处更为重要。悉末朗身为元帅,难道看不出来?”

    传令兵底耸着脑袋,一言不发。这神仙打架,他们这群小鬼,插不上嘴。

    “三千,我只能分出三千人!”尚赞婆心中憋着一团火,叫心腹点了三千兵马,跟着传令兵去大莫门报道了。

    尚赞婆出兵三千的消息在第一时间传到了裴旻耳中。

    “怎么样,矛盾出现了?”裴旻笑着对跟前的孙周说道:“若非矛盾激化,尚赞婆至少也得出五千兵才是,如今他只出三千,明显带着敷衍的情绪。当然关键还是在于他过于自信,自信我们的小动作皆在他的掌控之中,至始至终以为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下。”

    孙周叹服道:“国公神算!”

    “好了!”裴旻起身整理了一下衣着道:“他们矛盾激化,计策便能进行下去,我去一探陇右军营。”

    来到陇右军营,郭知运穿着大衣坐在火盆旁看着书,突听裴旻求见,正欲出寨相迎,却听裴旻的声音已经传来:“这鬼天太冷了,旻不愿在外久待,自己进来了,节度使切勿怪罪。”

    郭知运当然知道裴旻是担心他的身子,不愿意让他出寨相迎,这才自行入内,应道:“快,过来烤火!”并让门口的护卫给裴旻煮上一碗姜汤,笑道:“这里可没有国公喜欢的柠檬茶,将就一下。”

    裴旻道:“姜汤才好,这天喝的暖身。”

    郭知运在他身旁坐下来道:“这大战即来,国公此来可是顾念我的身子?”

    裴旻摇了摇头道:“这仗打不起来!”

    郭知运愕然看着裴旻,这费尽心思的将吐蕃逼入不得不战的绝地,竟然打不起来,一脸不明白。

    “真打起来,我们的赢面确实极大。”裴旻道:“我不觉得凭借节度使、论将军加上我,我们三人的实力于野战对付不了一个善守的悉末朗。但是不能这么打,冬季作战,困住了吐蕃的口粮,与我们有大利。却也有小小的不利,吐蕃人身在高原,畏热不畏寒。不见论将军现在连皮袄都没穿。我特地与他谈了谈吐蕃的情况,他说在高原之上,这点冷算不了什么,洗冷水澡都不在乎,可见这方面我们是逊色吐蕃的。会给我们造成巨大的伤亡,能不正面交兵,尽量避开。硬拼这一战是下策,不得已而为之,现在还没有没有到不得已的时候。”

    郭知运不解其意,索性也不去想了,说道:“也别买关子,到底想怎么打,你直说。国公这一肚子的鬼谋阴招,我个大老粗个猜不透。”

    裴旻从怀中拿出地图,坐到郭知运身旁,放在大腿上道:“神策军不擅攻城,没有做过正统的攻城训练。我需要节度使出兵,帮我将这里给拿下来!”他手指在地图上大莫门城与石堡城中间的宛秀城。

    郭知运看不明白,吐蕃得到河西九曲地之后,并没有认真的打理治理,他们以河西九曲地分为上中下三段,其中下段主要是踏板,以入侵唐朝所用,中段是牧场,蓄养牛羊以作大军补给,并且培养战马或是自给自足或是为了补贴军费贩卖,因故中下两段有兵马有牧群就是没有城池。

    唯独上段,吐蕃人特别重视,为防卫青海湖,避免他们最繁华的宝地受到威胁。在占据河西九曲地的时候,他们于上段要处修葺了四城一堡垒,分别百谷、宛秀、树墩、大莫门以及金天桥。只有攻取这四城一桥,才能真正的算是掌控了河西九曲地。

    宛秀城位于蒙赤岭边上,位于百谷城右边,论战略要地远不及树墩、大莫门甚至更不及金天桥,为何先向宛秀城下手?

    这想不明白,郭知运也懒得去想,李隆基将指挥权交给了裴旻,而他对裴旻的智计也有着一定的信心,颔首道:“宛秀城算不上什么坚城,只是堡垒而已,跟城池差远了。不过没有攻城器械,我们也不好动手啊!总不能飞上城头吧?给我几天时间,只要造出十几个云梯,便可。”

    裴旻笑道:“等节度使造好云梯,什么菜都凉了。只要出兵就行,云梯早就准备好了。”

    郭知运一怔道:“看来你是准备万全。”

    裴旻摇头道:“倒也不算是万全,只要逼近四城一堡,少不了需要攻城。当初坌达延那老头用我的法子事先在西倾山准备了攻城器械,在等候的这几个月里,我也悄悄的安排了工匠,在蒙赤岭制作简单的攻城器械。时间不多,就是一些轻巧的云梯什么,想着也许会派上用处,如今果真有。可见行军之事,不怕麻烦,多一手准备都是好的。”

    郭知运再度叹道:“果然英雄出少年,我立刻安排下去,什么时候需要!”

    “两天后的夜里!”裴旻轻声道:“不要声张,要打的吐蕃猝不及防才行。”

    郭知运点了点头,实在忍不住问道:“这究竟在干什么?”

    裴旻手指搁在嘴上轻声道:“其实我一直在做一个假象演戏,让悉末朗以为我意在河西九曲地,让尚赞婆认为我意在石堡城,造成他们将帅之间的分歧!”说道这里,他眯眼笑道:“他们却从未想过,我两个都要!”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