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见死不救
    天空就象一块打翻的砚台,浓重醇厚的夜色掩盖了一切发光的东西,一片了无生气的死黑。

    裴旻领着神策军的将士顶着寒冷的东风,转移了阵地。

    在他身后是无数的火把晃动,一闪一闪的。成了一条蜿蜒的火蛇。对照着四周的黑暗。从高处向下看,好似星星掉下来了一般。

    忽然自右侧的后面传来急促的马蹄声,李翼德策骑来到了近处,道:“裴帅,已经来了。吐蕃的骑兵出了百谷城,天太黑,数量看不清楚,但不会多,顶多就两千人。”

    “这是试探攻击,他们琢磨不出我们的意图,特地派了游奕骑兵试探虚实。你领三千骑兵去接战,切勿追击,打赢打退便可,打输了,为你是问。”裴旻不假思索的下达了命令。

    百谷、宛秀、树墩、大莫门以及金天桥四城一桥相互间环环相扣,能够相互支援。

    若在寻常时间,想要奇袭宛秀城是不可能实现的,一地遭袭,多方支援。

    现在却有这个机会,因为为了决战,悉末朗将兵卒都聚集向了前线百谷城,令得宛秀、树墩、大莫门以及金天桥守兵不足。树墩、大莫门以及金天桥无支援之力,唯有百谷城有支援的机会。

    为了避免这一点,裴旻连夜调动神策军的兵马,迂回到了百谷城的左侧,以吸引百谷城中兵将的注意,给奇袭宛秀城的兵卒争取时间。

    拼杀声在不远处响起,哀嚎叫喊此起彼伏。

    夜色太黑,裴旻也看不清楚战况,只是凭借耳中哪方的呼喊声嘹亮来判断谁胜谁负。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拼杀声也渐渐小去,依稀能听得李翼德那虎吼般的咆哮,似乎大局已定。

    裴旻舒了口气,想着四城一桥的构造,发现自己心中除了些许失望之外竟然有一种轻松的感觉。

    四城一桥的建立源于吐蕃军神噶尔钦陵的规划,噶尔钦陵作为昔年大唐的头号敌人,不但从大唐手中攻取了龟兹、焉耆、疏勒、于阗等安西四镇,切断了唐朝到西北一线以至中亚的交通,还击败了薛仁贵、刘审礼、王孝杰、娄师德等一票大唐名将,他的才华毋庸置疑。

    仅从四城一桥的构造也可看出,噶尔钦陵自身的干略是何等的惊人。

    只是就如中国的那句古话“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吐蕃赞普自毁长城,逼死了噶尔钦陵,导致噶尔钦陵培养出来的战将大多投降了唐朝,包括战神之子论弓仁。

    吐蕃也因自毁长城,从此陷入青黄不接的情况,比起噶尔钦陵时期,有赞婆、悉多、于勃论等让唐朝都要为之退避三舍的大将,现在的吐蕃真拿不出来几个像样的枣。

    悉末朗善守,但战略不足,尚赞婆用兵智谋尚可,但性子缺陷,过于急躁,不加以打磨,也难成大器。

    至于其他,裴旻还真想不出此时此刻的吐蕃有什么值得说道的优秀人物。

    能与名将交手固然是一大幸事,但是真遇上如噶尔钦陵那样的对手,也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至少可以肯定一点,不会如现在这样顺心如意。

    所以裴旻心中是有庆幸也有小小的失落。

    **********

    百谷城!

    悉末朗原本在大莫门城坐镇大局,以他原定的战术是利用四城一桥,相互支援,以耗死唐军。

    他对于自己的防守能力还是极有自信的,相信自己撑得下去,莫说四个月,十个月都不是问题。

    然而事情的进展远不像他计划中的那样,冬季利守不利攻的时节,任是给对方利用了起来,反将了他一军,利用他所忽视的微不足道的干草,直接断了他们的口粮,将他们逼入不得不战的绝地。

    悉末朗亦无可奈何,轮番战败,吐蕃经济本就大为倒退,物资紧缺,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有人力物力财力给他们运来军民所需的食物,只能抛开一切,背水一战。

    为了激励士气,悉末朗亲自来到了最前线。

    悉末朗熟读兵书,知道楚汉时期,楚霸王项羽破釜沉舟的典故,此刻效仿此法,将战局战况告之兵将,以激励他们死战之心。

    只要兵将齐聚,就是决战之时。

    夜黑风高,悉末朗站在城楼上愁眉不展,他最擅长的是以不变应万变,如今遇到打法多变,天马行空的裴旻,实在是拿捏不准他的真实意图。

    唐军摆明了已经取得了战局的主动,不养精蓄锐的等他来攻,为什么还要弃营而走,到底有什么目的?

    便在悉末朗费尽心思,冥思苦想的时候,突然收到了百谷城遭袭的消息!

    瞬间悉末朗如受重击,脸色铁青。

    唐军一但攻占百谷城,反过来拒城而守,他们可就完蛋大吉了。

    唐军有足够的物资挨过这个冬天,而他们就算人勉强熬住,牛羊也绝对抗不下来。

    破釜沉舟,背水一战,还有一线生机,让唐军找到拖延的机会,只有失败一路可走。

    念及于此,悉末朗一脸凝重地的下达了支援百谷城的命令。

    半个时辰,前线不到前线却传来了消息:论弓仁率领骑兵阻截他们的援兵,双方焦灼而战。

    “完了!一切都完了!”悉末朗失魂落魄的想着,突然他想到了尚赞婆。

    石堡城不在四城一桥之内,但离百谷城也很近,有时间有机会也有兵力支援百谷城。假若尚赞婆派兵支援,救下了百谷城,那他们便能破坏唐军的计划。

    一切还有希望……

    与此同时!

    尚赞婆也陷入了纠结!

    石堡城位于蒙赤岭的山脉最高处,凭高而望,百谷城的异变尽在眼底,守城的护卫第一时间将情况告他知晓。

    救与不救!

    尚赞婆实在为难,以大局考虑,应当救援,毋庸迟疑。

    但是他要是救了,石堡城怎么办?

    这也许就是唐军的诡计,为得就是吸引他们出兵救援,他们好乘机来攻……

    为了一个百谷城,换石堡城值不值得?

    尚赞婆心中捉摸不定。

    以价值而论,显然是不值的,但是百谷城在大局上对唐军极为重要,让唐军占据了百谷城,接下来的战役可就不好打了。

    左右为难!

    尚赞婆从未想过,自己竟然陷入了这种境地。

    左思右想,犹疑再三。

    尚赞婆一咬牙,下定了注意,不救!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