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将帅不和
    宛秀城议事厅!

    裴旻、郭知运、论弓仁三大老齐聚。

    “还是这屋里住的舒服!”郭知运紧了紧身上的大衣,随手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

    比起露天帐篷,议事厅的避寒效果明显更加出色。尤其是西南苦寒,屋舍的构造以抗寒为主,屋里只要摆上几小盆炭火,便有后世暖气一般的效果。

    裴旻在郭知运的身侧坐下,笑道:“也许真要在这里熬过这个冬天也不一定。不过我们的小日子,过得比对方舒坦,这点可以确定。”

    后勤一直是唐军的弱势,但在裴旻的操作下,食用米粮的他们,反而成了优势。

    以目前大唐的经济情况,有足够的财力物力支持他们消耗下去。

    论弓仁只觉得身上火辣辣的,忍不住道:“实在想不明白,为何你们那么怕冷。”

    裴旻惬意的道:“就如我们想不明白,你们那么怕热的原因一样。”

    其实他知道原因何在,这生存环境不同,体格的情况是完全不同的,藏人因受高原气候的影响,毛孔粗大,血液流动的比高原以下生活的人快上许多,身体产生的热量远胜常人,所以大多藏人都是红光满面的,也远比高原下的人耐寒。也因自身的热量足,一但到了酷热的地区,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种煎熬。

    这种超时代的科学答案,裴旻也懒得解释。

    论弓仁自给堵住了嘴,早年他去过长安,对于那边的热,记忆犹新。

    郭知运道:“若无必要,我可真不想在这里熬过整个冬季。”

    裴旻也不想,只是事情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他没想到尚赞婆对石堡城的执念那么深,竟然一点兵马都没有派出来支援,耸了耸肩道:“现在只能看悉末朗、尚赞婆两人弄闹到什么地步了。”

    针对当前的情况,他设了好几种应对方式。其中包括尚赞婆全力救援百谷城,只派小股部队救援百谷城,亲自救援百谷城,遣将救援百谷城,都有不一样的应对方式。

    若尚赞婆全力救援百谷城,他们便直接放弃百谷城,以早已准备就绪的骑军堵住尚赞婆回石堡城的路,直接开大军就驻扎在石堡城的山脚,抢占石堡城,打破局面。

    若尚赞婆派小股部队救援,他们便在途中奇袭,将救援兵击溃打散,派人潜伏至溃散的兵卒中,随着败卒跑进石堡城以作内应。

    论弓仁作为昔年吐蕃军神噶尔钦陵的儿子,麾下有七千不满吐蕃赞普逼死心中偶像而跟着降唐的吐蕃本土兵士。他们对于吐蕃的情况了如指掌,说着一口流利的吐蕃语,黑夜中根本辨别不出真假,大有操作的机会。

    但是尚赞婆死守不出,这便有些尴尬了。

    石堡城号称“绝岭屠鹰”,历史上哥舒翰动用了七万大军,以死伤万余的代价,拿下此要塞。

    可见石堡城之难取,尚赞婆死守不出,裴旻也不可能强攻,只能重新寻找机会,等待可趁之机。

    实在不行,也只能等到来年开春,吐蕃牛羊因寒冻无食料死绝,吐蕃军上下也因断粮士气底下的时候,发动总攻。

    三人你一言我一言的说着,针对当前的情况商讨着应对之法。

    这时孙周大步走了上来,对着裴旻一阵耳语。

    裴旻听得眼睛一亮,高声道:“太好了!真是天助我也!”

    见郭知运、论弓仁不解的看着他道:“悉末朗与尚赞婆的矛盾彻底激化了!哈哈,这一矛一盾,终于对上。”

    原来悉末朗对于尚赞婆一忍再忍,面对他见死不救的做法,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了。

    悉末朗直接以不听军令调遣,坐观胜负,导致宛秀城失陷这一大罪,命人前往石堡城撤去若尚赞的职位,将他拿下,听候发落。

    悉末朗倔脾气一来,谁的劝也不听,直接派遣心腹去了。

    就在裴旻暂时没有主意办法的时候,悉末朗与尚赞婆来了一个将帅斗。

    这一下吐蕃不死也要脱成皮。

    “仔细留意吐蕃的一切情况,不只是悉末朗的,若尚赞也要了解。让小白辛苦一点,日夜盯着石堡城的动向,有任何情况,即刻来报。”裴旻带着几分兴奋的下达了命令。

    悉末朗一方的情报来源皆由慕容英供给,这位一心光复吐谷浑的鲜卑皇族后裔,动用了所有的力量,为他们大唐开路铺石。只是慕容英实力有限,影响不到石堡城。对于石堡城的消息,裴旻所能依靠的唯有王小白与论弓仁提供的一位精通吐蕃、大唐两种语言的吐蕃老兵。

    王小白轻功极高,在沼泽里尚且能如履平地,登山涉水更不用说。

    尚赞婆一直疑神疑鬼的对象,正是他们两人。

    此刻在百谷城,不少吐蕃将校在劝说悉末朗收回成命。

    尚赞婆的父亲作为吐蕃最有权势的六人之一,除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悉末朗,其他将官皆不愿意得罪尚赞婆的家族。

    相比完全没有后台的悉末朗,将官们更加在意尚赞婆背后的势力。

    “元帅!还请收回成命吧!现在正在关键时刻,我们应该一心对外,不是内斗的时候。”

    “元帅,这大战即来,生死存亡,就在眼前。拿下尚赞婆万夫长,只会让唐人看笑话。”

    “元帅……”

    “元帅……”

    各种理由,各种说辞。

    悉末朗看着一众将领,不由有些心灰意冷,真到了关键时刻,他没有后台不能服众的弱点显现无疑。

    不过,他并不打算妥协。

    悉末朗拍地而起,怒喝道:“唐军已经在看笑话了!只有八百人,唐军就用了八百人拿下了宛秀城!我不奢望尚赞婆能出动五千,哪怕是五百,也能拖延一阵时间,我大军百谷城的援兵便可抵达。他倒好,按兵不动,不出一兵一卒,这不是天大的笑话?为了大局,本帅一直忍着尚赞婆的独断专行,不听帅令。结果呢?导致我军情况更加恶劣。他以为本帅不知道铁刃城的重要?以铁刃城的防守,只要两千兵马足以。他是觉得守在铁刃城,能独吞功绩,压我这元帅一筹,这才多次不尊我命!”

    “本帅的容忍,已经带来了恶劣的后果!不能继续纵容下去!将帅不和,确实造成危害不假,但无视下去,危害更大!本帅不再姑息!”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