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周瑜打黄盖
    宛秀城!

    裴旻听着孙周传来的消息,现在局面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一分一毫的细节都不容错过。

    原本他们之间的消息传递是两日一次,到了今时今日却是一日两次,甚至三次之多。

    悉末朗、尚赞婆的将帅不和,所产生的影响就在这短短的几日间,能给他们带来多少便利,只看他们能不能抓住机会。

    孙周道:“悉末朗的态度异常决绝,无视了所有将士们的请求。至于尚赞婆到底有什么想法,暂时尚不知晓。石堡城我们潜伏不进去,不过依照时间来算,尚赞婆显然没有遵从悉末朗的帅令,石堡城至今的风平浪静。”

    裴旻笑道:“看来吐蕃方面都觉得悉末朗在自寻死路,不看好尚赞婆妥协,你呢,你觉得尚赞婆会不会妥协?”

    孙周沉吟了一会儿道:“难说,我反而觉得尚赞婆妥协的可能大一些。”

    裴旻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这个唯一的幕僚道:“说说你的想法!”

    孙周道:“吐蕃给裴帅逼到绝境了,胜利已经向着我大唐。悉末朗将兵卒聚在百谷城,足见起了与我们死战的决心勇气。若我没有猜错,悉末朗八成心存死志。”

    “不错!”裴旻点头认可孙周的分析道:“我取宛秀城意义也在于此!我利用悉末朗战略上的不足,取得了优势。但实际上我们与吐蕃并未真正意义上的交锋,他们兵卒的数量与我们相当。真打起来,即便胜利了,也是一个惨胜。所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这话我万分苟同。我不愿用尸山血海来标榜自己战功,避他一时锐气,消他锋芒,固然没能来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痛快,却能免去不必要的伤亡,何乐而不为?”

    孙周叹服道:“裴帅如此关照兵卒安危,无怪神策军上下一心,皆愿为裴帅死战。”感慨过后,道:“此次吐蕃落败,丢失河西九曲地,其罪主要在悉末朗,他精于防守,却无战略远见,用兵过于老套,不及裴帅灵活多变。尚赞婆私心作祟,却有他的责任,归根究底也是次要的。但这古往今来唯有一个正理,世人同情失败者,怜惜悲壮者。悉末朗英勇战死而尚赞婆缩在石堡城苟且偷生,两相一对比,尚赞婆必将成为人人鄙夷的存在。就算尚赞婆的家世是何等惊人,也堵不住天下悠悠之口。何况尚赞婆的家族只是六大如之一,算不上权倾朝野。”

    “啪啪啪!”裴旻拍着手掌道:“你我想到一块去了!尚赞婆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不然他不会为了要压悉末朗一头,为命不从。以尚赞婆若的身份,如此明显的污点会伴随他一生,时时为他的政敌提醒。事关他的前途,他不可能不妥协。只是石堡城那里没有动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突然他灵机一动,道:“你说他们明里不和,暗地里会不会有什么异动?”

    孙周一拍大腿,叫道:“苦肉计?”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裴旻道:“尚赞婆不能不妥协,但拉不下颜面妥协。索性就来一出周瑜打黄盖,让真的将帅不和,变成一条计谋。然后悉末朗、尚赞婆同心协力,一起对付我们!”

    “大有可能!悉末朗一心为吐蕃,只要有能打败我军的机会,他不会不同意的。”孙周越说越是兴奋。

    “不过这一切都只是我们的推测!”裴旻目光灼灼的道:“要等,等小白那边的消息。看悉末朗的使者会不会在夜里偷偷下山,真是如此,将如我们预料的一样。周瑜打黄盖……只是我可不是曹操。悉末朗、尚赞婆更没有周瑜、黄盖那本事。”

    **********

    百谷城!

    “啪!”

    悉末朗怒火中烧的将手中的一剑将面前的案几劈成两断,咆哮道:“反了,反了!翻天了!尚赞婆竟敢将我的令使砍了!恣意妄为,无法无天!我吐蕃便是因为有这种不听帅令的混帐,才落得竟然这方田地。气煞我也,气煞我也!”

    堂下诸将一个个面若死灰,脸上看不出半点生气。

    脑中只有一个想法,完了,一切都完了。

    原先在悉末朗的鼓励下,吐蕃诸将还有死战之心,有勇气跟大唐一决生死。

    但是现在!

    这仗还没开打,元帅跟第一大将闹了起来,而且还异常严重。

    一个要罢了对方,一个直接砍了令使!

    已经内斗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了。

    这大敌当前,将帅不和至此,下边的将军哪里还有半点勇气与唐军一战,眼中所看所见,莫不是悉末朗、尚赞婆自掘坟墓。

    吐蕃的大好局面就毁在这一将一帅身上了。

    另一位万夫长看不下去了,带着几分凄惨的悲鸣道:“事已至此,元帅拿个主意吧!现在军心不稳,人心惶惶,尚赞婆万夫长又拒绝听从调派,再不有所行动,河西九曲地,真的守不住了。”

    悉末朗来回走了几步,决然道:“宛秀城以失,百谷城以无必要死守。立刻退守树墩、大莫门、金天桥,以三地互为犄角,死守河西九曲地最后防线。河西九曲地的情况,我会详细修书给赞普知晓,请求支援,并且表明情况。尚赞婆必须要为当前之局,付出代价。”

    万夫长无言以对,以他们现在吐蕃兵的士气去跟唐军背水一战,跟送肉没有什么区别,退守守树墩、大莫门以及金天桥是唯一的办法,只是唐军会让他们从容撤退嘛?

    悉末朗目视吐蕃诸将,道:“唐将裴旻不是简单人物。最擅投机取巧,必然不会让我们从容而退,不知谁愿意充当殿后军,掩护大军撤退?”

    诸将你眼看我眼,皆不说话。

    在这种情况下,殿后更送死没有什么区别。

    悉末朗失望道:“我吐蕃今时今日,竟然连一勇士也寻不到?”

    一名千夫长受激气不过出班道:“末将愿意殿后,只希望末将死的荣耀,而不是先走一步!”

    悉末朗慎重的看着千夫长道:“默克放心,我向你保证,若你真有不测,待到大破唐军之日,便是我用裴旻小儿的脑袋祭拜你之时。”

    默克千夫长叹道:“希望如此!”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