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手刃仇敌!
    尽管论弓仁占据了一切优势,他依旧付出了五百的伤亡代价取下了石堡城,但相比历史上哥舒翰的三万,已经好上太多了。

    论弓仁站在石堡城上迎接冬日第一道阳光的时候,宛秀城的战役也即将宣告结束。

    尚赞婆用尽一切办法,也没能突破由裴旻、封常清、江岳、李嗣业布下的防线。

    直到郭知运的到来,郭知运一路追击吐蕃退兵,收获颇丰。

    直接追杀至金天桥。

    河西九曲地还有一个称呼就是黄河九曲,黄河发源于中国青海巴颜喀拉山脉,几乎横穿东西半个中国。所谓天下黄河九十九湾,其中九曲位于河西,故而得名河西九曲地。

    吐蕃在九曲中最为湍急的一个弯曲上建造了金天桥。

    金天桥说是桥,更是堡垒,利用湍急的黄河为掩护的天然堡垒。

    吐蕃退至金天桥,若强行追击,只会损兵折将。

    郭知运心中虽很遗憾,依然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郭知运先到了宛秀城西门,得知裴旻在北门镇守,绕到了北门与之汇合。

    看着一片惬意的裴旻,郭知运有些难以启齿的道:“裴国公,这最后一击,让给我如何?”

    他老脸上有些微红,今日作战分为三部分,裴旻对付宛秀城里的敌人,他负责追击,而论弓仁负责石堡城,分工明确,人尽其职。

    如今尚赞婆以是刀板上的鱼肉,裴旻没有进攻,是不想放过漏网之鱼,只要堵着出路口,要不了多少时间,对方便会自取灭亡。

    郭知运此时的要求就好像是做最后强攻补刀一样,砍最后一下。

    裴旻不解的瞧着郭知运。

    郭知运颇为不好意思的道:“尚赞婆那王八羔子,仗着自己速度快,多次出石堡城袭击我鄯州附近村落。伤了不少百姓,小儿也是在于之对战中让他射死的。本以为报仇无望,却不想竟有这个机会。趁着还能战,我想手刃了他,为我儿报仇!”

    “好!”裴旻听了毫不犹豫的应诺了下来,不带半点的犹豫。

    郭知运深深的看了裴旻一样,道:“国公此恩,郭某人必报!”

    裴旻笑道:“这能够手刃弑子之仇,诚乃一大快事,节度使还等什么。”

    他手一挥,麾下将士让出了一条道路。

    郭知运呼喝一声,领着麾下曲部向城中冲杀过去。

    尚赞婆四处寻找机会突围,拼杀了一夜,早已精疲力尽。

    正在城中心休息,只待兵马恢复精神,再次突围,不管成功与否都要死战到底。

    如今吐蕃青黄不接,缺乏真正的帅才,但是族部特有的凶悍,却依旧一览无遗。

    的哒的哒!

    冲锋的马蹄声响起!

    尚赞婆一咬牙,自己的嘴唇都已咬破:此时他们精疲力竭,如何能战,就大势已去了吗?

    他大吼一声,仿佛半空打了个霹雳,高声怒吼道:“我吐蕃就没有孬种,死也要死在冲锋线上!还能战的立即上马,跟着我向那个方向冲锋!”

    说着用长枪一指,那边正是铁骑传来之处。

    他回头一看,见自己的亲信兵卒已经都上了战马,厉声道:“跟我来!”一紧手中铁枪,咆哮着催马向前!

    两股骑兵凶猛的撞击在了一起,随着兵刃碰撞的声音响起,大块的鲜血和尸体从马背上落在地下,被战马无情的踏成了肉泥。

    郭知运看着冲在最前头的尚赞婆,毫不犹豫的就迎击了上去。

    尚赞婆也认识郭知运,知他身份地位,若能将他擒住,以他威胁,便有一线生还之机。

    眨眼的工夫,人已经冲入了两丈之距。

    随着尖锐的破风声,尚赞婆的铁枪从正前方如毒蛇般刺过来。枪尖吞吐闪烁不定,忽然抖成一朵枪花,捅向郭知运的前胸。

    尚赞婆人马合一,力量汇聚一处,这一击竟然有股劲风,令郭知运有种胸口一紧的错觉。

    郭知运老当益壮,屏住呼吸,反手一枪挑在敌枪尖上,全力向右侧一带,将长枪推开。压力过后,心中不免暗暗吃惊:这一枪固然比不上薛大都督的戟法神出鬼没,但攻势凌厉之极,无怪信儿死于他手。

    战马冲锋的高速度已经使他们贴身而过。

    想着战死的幺子,郭知运不甘就此罢手,身体向后彻底躺倒在战马上,右手运枪照着尚赞婆的背心用力猛刺。

    尚赞婆大惊之下,回枪格挡,却晚了一步,后心中了一枪,登时露出了拳头大的伤口。

    一旁的王君毚喝道:“郭公!小卒由我来,尚赞婆就交给你了!”

    他领着骑兵截住了郭知运身后兵士。

    郭知运大笑道:“哪里走!”他毫不犹豫的调转了马头,将长枪横在马背,弯弓照着尚赞婆的背心就是一箭。

    尚赞婆只觉得前胸一凉,随即一阵剧痛袭击了他,箭头出现在他身前,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尚赞婆平躺着看着天空,随着黏稠的血液从胸口伤处中不断涌出,一股冰寒彻骨的感觉逐渐包裹了全身。

    凄厉呼啸的寒风,让他有些瑟瑟发抖!

    这是要死了?

    尚赞婆突然有些不甘心,作为吐蕃最出色的后起大将,还没有实现愿望,怎么能死在这里。

    马踏长安!

    是他这一生的梦想,实际上历史中的尚赞婆做到了。

    尚赞婆作为吐蕃的先锋大将,趁着唐军陷入安史之乱的泥沼中,轻骑飞取长安,几乎不费吹灰之力的攻下了大唐国都。

    但这一世变了,有了裴旻的存在,他的梦想,永远永远只是梦想。

    死人是愿望是不可能有实现的机会的。

    郭知运下马来到了近处,看着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尚赞婆,一手抓起了他的头发,毫不留情的抽出了自己腰间的佩刀,对着那细嫩的颈脖割了下去。

    鲜血溅射在他的脸上,泪水不知不觉流了下来,那股报仇的快感!

    郭知运无法形容。

    他就如石头人一样站着,站着,一动不动的拿着尚赞婆的脑袋站在战场上。

    王君毚收拾了残局,来到了郭知运的身后,一句话也没有说,静静的在一旁带着。

    良久郭知运刚才道:“君毚,对不住了!”

    王君毚口中苦涩,知道郭知运再说什么。

    郭知运一直将他视为继承人一般的培养,但是很明显陇右节度使这个雄职更加适合裴旻!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