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名动长安
    长安城皇宫!

    李隆基正在处理着军务,这战事一起,诸多事情,需要他来调配。

    粮草军饷,还有凯旋后的嘉奖,对于阵亡者的抚恤,甚至于战败后的影响这一些都要考虑进去。

    尽管李隆基对裴旻信心十足,却也不能不防止如此意外发生。

    各种物资的调配都需要他这位皇帝的定夺,迄今为止,李隆基还是极其遵守昔日与裴旻的承诺的。

    在有公务的时候,绝不因梨园而分心,自裴旻出征的那一日起,他便没有见过任何一个梨园中人,不以自己的私人兴趣而耽误国家大事。

    “陛下!”宋璟大步走进了殿内。

    姚崇这位开元第一名相终究没坚持下来,在裴旻出征后不久,李隆基便受不了姚崇毫无道理的排挤宋璟,让高力士示意御史台对付姚崇。

    姚崇虽是一代贤相,但却教子无方。其子姚彝、姚异广交宾客,招权纳贿。尤其是两人竟然同时喜好男风,胁迫帅气文雅的官员与之欢乐。

    男风古往今来并不少见,春秋战国以及秦汉时期,最为频繁,帝王将相的同性恋活动屡见史书,其中汉武帝、汉文帝甚至大将军卫青皆是如此。汉代之后,男风时盛时衰,唐朝男女风气开放,但恰是反男风最为严重的时代。认为男风颠倒伦常,有伤风化。

    也因如此,当年李世民得知长子李承乾喜好男风,气得直接将他的男宠称心杀了。

    姚彝、姚异本是青楼妓馆的常客,却莫名酷爱男风,实是一大奇事,遭到舆论的非议。

    总之一代名相姚崇让他两个不争气的儿子坑了,让教子无方的罪套死。

    姚崇也是聪明人,发现李隆基没有如以往那般保他,以知君心何意,数次请辞相位,并推荐宋璟接任他首相。

    姚崇终究避免不了退出朝堂的下场,这也怪不得李隆基卸磨杀驴,实在是姚崇个人因素过于严重。

    对于去了相位的姚崇,李隆基并没有将之无视,对他仍极为尊崇,许他五日上朝一次,遇到重大政事也专门征询他的意见。只是不让他掌权管事了。

    继承了姚崇位子的宋璟,也在相位上展现了自己的能力。他行政不及姚崇灵活,但比之更加稳重老成,眼中揉不得半点沙子,更不怕得罪人。接任相位不过一个半月,正好接手裴旻后勤的重任,对于其中贪墨,懒散不严谨的官员毫不讲情面的将之罢免,令朝中风气为之一震。

    “入春的物资已经筹备好了!运送的劳役兵卒也以准备妥当,只等前方传来消息,我们好按时运达,只是至今节度使、国公前线还未有传来消息,却不知为何?”姚崇带着几分忧心的说着。

    他们运送的是六万大军的粮草,外加战马使用的上等食料,再加上沿途役夫、兵卒来回消耗的物资,几乎等于运送一探要筹备十五六万人的口粮,近乎百车粮草。

    长路漫漫,这百车粮食的前行速度极慢,此刻出发运至前线,需要两个月左右的时间,正好赶上来年的开春,以补足前线军队的粮饷。

    因为战线相隔太远,依照惯例,前线领军的统帅应当时时刻刻与后方保持联系,以确保粮食能够安全准确的送达。

    但近来十余日,不论是郭知运还是裴旻皆没有传回消息,这让宋璟心底有些拿捏不定。

    李隆基皱了皱眉道:“许是什么事情耽搁了,不急。朕与凉国公相识几载,他从未让朕失望过,没有联系,自有他的道理。”

    宋璟瞧着李隆基有些无语,这军国大事,哪能这么感情用事?

    这大将领兵在外,哪有说胜就胜的道理?

    正当宋璟不知说什么的时候,高力士走了过来,他手中拿着一个小纸筒,递给了李隆基道:“陛下,这是前线传来的飞鸽传书,似乎是裴国公亲自写的。”

    李隆基精神振奋,笑道:“离八个月的期限,都过去一大半,总该来好消息了。”

    他迫不及待的打来纸筒,但见上面写道:“石堡城已取,河西九曲地如囊中之物,形势大好。臣打算进兵青海,取一城之地,为长远计。未得陛下准许,擅自做主,先行请罪。”

    刚劲有力的楷体字,正是裴旻手书无疑。

    “太好了!哈哈!”李隆基兴奋的昂首大笑,即便他对裴旻信心十足,此刻得知战报,一样欣喜若狂。

    这防守时击退吐蕃与收复失地夺取领土,虽同是胜战,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原先他李隆基做的在多,不过是守成之君,但有了如此军功,他将如汉武帝、汉宣帝一样,位列中兴之主,意义不言而喻。

    “裴卿已经拿下了石堡城,所有粮食都无需准备,直接命陇右军调用地方存粮,由石堡城运达前线。”李隆基虽不通晓军事,也知石堡城的意义价值。

    宋璟也是欣喜若狂,兴奋的舞着拳头,连忙作揖道贺:“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这直接从陇右运粮,不但可以免去大部分劳役还能节省半数粮食消耗,实在是天大的好事。

    “朕就知道,裴卿不会让朕失望!”李隆基性子好大喜功,已经想着应该如何筹划迎接庆功了。

    “对了!”他突然想到一事,望向高力士道:“力士,你不是说长安城内对裴卿很不看好?说他年少得志,不分轻重,为了逞一时之能,定下八月之约,大话连天,无计可施?”

    高力士颔首道:“是有这种传言。”

    宋璟亦道:“臣也听说过,无稽之谈,不足为信。”

    李隆基哼道:“无稽之谈也轮不到他们来中伤我大唐功臣,力士,你立刻让人将消息传出去,要在一日之内,让整个长安都知道我军大胜的消息!看谁还有胆子在背后嚼舌根。”

    “是!”高力士作揖领命。

    高力士的办事效率毋庸置疑,没到一日,整个长安都知道裴旻大胜的消息了。

    瞬间长安城沸腾起来,在长安百姓眼中大唐、吐蕃交战百年,是当今世上唯一一个让他们感受到压力的异族,说声宿敌毫不为过。如今大唐的勇士从吐蕃手中收复了失地,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加值得骄傲的事情了。

    裴旻、郭知运、论弓仁三将名动长安!

    李隆基中兴之主的贤明也不胫而走。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