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求计李林甫
    长安裴府!

    娇陈在怀孕一月之后给检查出了有了身孕,离裴旻出兵河西九曲地已经有四个半月了。近六个月的肚子,小腹已经明显鼓了起来。

    对于这个即将出生的小生命,裴家上下极为重视,长安城最有名的稳婆早已在府中住下,李隆基也让高力士送来了宫中安胎的补药。

    一妾侍产子,闹得人尽皆知,劳师动众,娇陈也算是独一份。

    裴旻大胜的消息传到裴府,娇陈正在裴母、稳婆得引领下于府中渡步,以锻炼身子,得知裴旻大胜的消息,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她知道她郎君是为她打的,要以一份天大的战功,来迎接孩子出世。

    隔壁公孙幽正在跟一位精于音律的妇人学习音律,经过四个月的用功,兼之裴旻赠给她的剑舞舞谱,仿佛打开了一道全新的大门,让公孙幽自身的音乐素养有了一定的提高之余,更多的感受到宫廷剑舞特有的魅力,对她帮助极大,沉迷其中,无法自拔,以至于疏于了对公孙曦的看管。

    “老姐!”公孙曦神采飞扬的回到了屋里,喜滋滋的道:“师傅他赢了呢!整个长安都夸他厉害,真是一群出尔反尔的小人,也不想想是谁的师傅,吐蕃小儿,哪里会是对手。”

    公孙幽闻言,脸上也浮现一抹笑意,道:“知道了。”

    公孙曦意外道:“咦,老姐你笑了呢!”

    公孙幽道:“笑有什么奇怪的?”

    公孙曦认真的道:“笑不奇怪,四个多月都绷着脸,突然笑了,就奇怪了。”

    公孙幽看了自己妹妹一眼,道:“明天开始,跟我一同跟着慕姨学音律。”

    公孙曦神色大变,哀嚎连天。

    卢府!

    裴云、卢玉两个少年郎,一对好基友再度聚在了一起。

    大眼瞪着小眼,卢玉一脸愤愤道:“吐蕃人都是一群蠢猪嘛!裴旻都打不赢,还让他轻易取胜。”想着之前的嘲讽,他便觉得脸颊超疼。

    裴云也想不到吐蕃败得竟然如此快,念及当前情况,也知情况不妙:裴旻又获大功,声威更胜往昔,只怕库狄氏的心思再度动起来,愁眉不展。

    “云哥,你说现在如何是好?”卢玉心中想着裴旻的成绩,心底又急又恨,偏生无可奈何。

    裴云摇头道:“事到如今,我也不知如何是好。对了……”他突然猛拍了一下大腿道:“我识得一人,他智计无双,或许能给我们出个主意。”

    “是谁?”

    “李林甫!”裴云带着几分兴奋的道:“千牛直长李林甫,他是我师兄,早年在一起跟着大儒孔惠元习文,我们同睡一榻,亲如兄弟,怎么将他给忘记了!也许,他能助我一臂之力!”口中念道如此,他霍然起身道:“我这就去找他!”

    此时此刻李林甫正在舅父姜皎的府中坐立不安的呆着,脸色有些焦急。

    李林甫严苛的说是皇室宗亲,但他这个宗亲太遥远了一些,他是唐高祖李渊堂弟长平肃王李叔良曾孙,并非皇室一脉,只是皇室的宗亲。

    大唐立国至今,已近乎百年,李家宗亲细细算来千八百个,哪可能一一照顾得了。

    李林甫这个皇室宗亲也不过是徒有虚名,并没有什么实际用处。

    李林甫今年以三十三岁,如今不过是小小的千牛直长,无权无势的七品小官。他的亲朋好友,成就几乎个个都在他之上。

    作为一个官迷,李林甫如何忍受的了?

    不得已李林甫找到了自己的舅父姜皎,让他给自己求个一官半职。

    姜皎是太常卿,兼秘书监,监修国史也算是从龙之臣,受封为楚国公。之所以是也算,因为姜皎此人没有什么本事,就是会玩,能陪李隆基一起玩耍。李隆基将之视为玩伴,直呼其为“姜七”,先天政变他就陪着李隆基在一旁看戏,便得了楚国公的爵位。

    姜皎对于李林甫这个外甥极为喜欢,亲自去找侍中源乾曜为李林甫求取个官位。

    姜皎这一去多时,直将李林甫急得坐立不安。

    等了许久,姜皎才气冲冲的走进了大堂。

    李林甫察言观色,已知事情多半黄了,笑道:“舅父辛苦了!”他什么也没问,什么也没说,直接深深作揖,以表感谢。

    姜皎脸上显露尴尬之色,惭愧道:“哥奴如此,羞煞舅父。”他跟宰相源乾曜是姻亲,原以为源乾曜会卖他一个面子,却不想源乾曜直言不讳的道:“郎官应有才干声望,哥奴岂能当郎官?”

    哥奴正是李林甫的小名。

    源乾曜一句话便堵住了姜皎的嘴,言语中还透露着对李林甫的轻视鄙夷。

    姜皎将源府的经过细说,叹道:“非舅父不出力,实在是源乾曜欺人太甚。”

    李林甫低着头,眼中闪过一丝嫉恨厉色,抬头时却是笑容满面道:“舅父无须自责,是哥奴无能,反而累得舅父失了面子。”

    姜皎见李林甫如此懂事,对于源乾曜之事,更为恼怒,道:“哥奴放心,舅父定然给你寻个好职位。”

    李林甫离开了姜府,回到了李府,看着祖上留下的偌大府邸,想着李府已经有五年未有客人临门了,呆立府前,思量道:“在不久的将来,定要让李府门庭若市,让送礼巴结的人,从街头排至街尾。”

    入得府中,李林甫方才得知昔年同窗前来拜访。

    李林甫心中却是一动,当年他看中裴云背后的家世,与之如若兄弟,即便分别后也多有书信往来,却不知他什么时候到了长安。

    前往客厅,李林甫、裴云同述旧情,不胜唏嘘。

    “云弟,怎么来长安了?”李林甫是何许人物,早已看出裴云心中有事。

    裴云愁然道:“弟此来长安是参加明年春闱的。”

    李林甫愕然道:“云弟好歹也是裴家长房嫡孙,以你裴家的人脉,何至于参加科考?”

    裴云摇头道:“兄长有所不知,裴家现在不比以往。裴旻的父亲当年自甘堕落与最低贱的歌姬私奔。祖父念及同为裴家血脉,没有将之逐出门庭,还许裴旻就读我裴家燕云书院。可恨裴旻一朝得势,图谋裴家家主之位。祖父为了拉拢人心,不得已将属于弟的名额让给了他人,弟只能自求出路。”

    李林甫看着裴云道:“云弟是想让我出个主意?”

    裴云忙道:“不敢奢望,只是希望兄长能够教我,如何才能让裴旻与裴家断绝关系,只要兄长愿意相助,裴家愿以司门郎中相赠!”

    李林甫眼中闪过一丝贪婪。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