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陌刀撼重骑(下)
    裴旻的担忧,让他觉得五十步的间距特别缓慢!

    但在战场上这点距离仅仅是几个呼吸的功夫,吐蕃的重骑兵完全无视刺猬一般的陌刀军阵,以大无畏的勇气撞了上去。

    双方最先接触的是独自站在陌刀阵正前方的李嗣业与一位重骑兵队将。

    李嗣业位于陌刀军阵的正前方,独自一人,无人支援,无人策应,最好欺负。

    重骑兵队将见李嗣业衣甲鲜明较之身后兵卒衣甲华丽许多,身份非同一般,有心抢这头功,人借马势,挺枪直接冲了上去。

    李嗣业不为所动,陌刀由上而下,闪电挥击!

    没有华丽的招式,没有特别的动作,有的只是坚不可摧的力量。

    陌刀与铁枪交错,重骑兵队将双臂顿时没了知觉,他还未反应过来,陌刀以劈砍在了他的胸口,人瞬间毙命。马在同一瞬间,四蹄跪伏在地,还没有来得及嘶鸣,巨力已经将它的胸骨压裂,惨死当场!

    冲刺中的重骑兵,在李嗣业的刀下,人马直接原地毙命!

    一刀之威,竟大于斯。

    裴旻眼中除了震撼,没有别的想法。

    突然他脑海中浮现史书里记载李嗣业的一句话来“当嗣业刀者,人马俱碎”。

    若此刻吐蕃不是重骑兵,没有身披重甲,也许,不,是一定!李嗣业真能一刀将对方人马斩成两段。

    也唯有大唐,方有如此猛士。

    这一幕让大唐、吐蕃双方在一旁掠阵待命的将士都看傻了眼。

    唐军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呼喊声,反之对面吐蕃一方静寂无声,有些给吓到了。

    在唐军右翼的郭知运也一股见鬼的模样,突然想起裴旻那自信的话,恍然明白裴旻的底气何在,忍不住心道:“国公麾下竟然有如此猛将!此人神力只怕不亚于霸王项籍!”

    突然他想起李嗣业的来历,好像当初是准备往陇右投军的,是给裴旻截下来了,登时有种怒火上头的感觉。转念一想,此战过后,他便告病休养,陇右一切交给裴旻,心底也安了许多。

    就在李嗣业一刀立威的同一时间,吐蕃的重骑兵狠狠地楔入陌刀军中,似乎以他们的方式向神策军陌刀营宣战。

    血花飞溅之中,马匹撞上了伸出来的陌刀。铁甲片不足以阻挡如此巨力变了形。陌刀的刀尖滑离铁片,从缝隙中钻了进去。

    力量是相互的,在那股恐力量的加持下,陌刀由马匹的颈部刺入,一直刺入身躯,最后由战马的肩上穿透而过,刺入马上骑士的胸膛。

    至于最前排的陌刀兵更为凄惨:那股巨大的力量将他以及身后的两人一同撞倒在了地上,趁着陌刀阵动荡的时候,后面赶上的吐蕃重骑兵驱使着战马踏在了他的胸口,直接将胸口踩凹了进去,将他的脏腑都给踏碎了。

    陌刀兵并不能完全挡住吐蕃重骑兵的可怕冲击,前头部队有些动荡,但是他们的表现并不逊色他们的统帅李嗣业。

    后方的陌刀营兵士并未因战友的死而恐惧,也未因阵型的动荡而混乱,而是前仆后继的补上了袍泽留下的缺口。

    他们一人挡不住吐蕃重骑兵冲锋的力量,便来两人,三人、四人、五人,用他们的生命捍卫住了陌刀阵。

    随着一个个陌刀兵卒的阵亡,吐蕃重骑兵的攻势越来越弱,他们的冲击力在由陌刀军组成的防线面前,失去了应有的优势。

    李嗣业心在滴血,吐蕃重骑兵确实厉害,陌刀营付出的代价比他想象中的要多的多。

    “陌刀墙!”

    手中陌刀左右回旋飞舞,又有三人三马惨死他刀下。

    陌刀营中将士听到李嗣业的大喝,个个咆哮了起来,重新整队,不再是刺猬一般的刀阵而是叠行穿插而立,好似穿插在一起的人墙。

    “杀!”

    李嗣业一声大喝。

    所有陌刀营的将士叫吼着前迈一步,适才饱受攻击的怒气,同僚战死的悲愤,一下子全发泄了出来,手中的陌刀凶狠的挥舞而下。

    “杀!”

    “杀!”

    “杀!”

    ……

    每喊一句“杀”,陌刀营所有将士便前迈一步,挥出一刀,如墙推进。

    陌刀的前身其实是斩马剑,它的出现可以追溯到西汉。当时,为了抵御匈奴骑兵,出现了一种在双刃大型剑上安上长柄称为“斩马剑”的新式兵器。最后经过不断地改良发展,在唐朝时期,斩马剑已经演变成了更为可怕的陌刀。

    完全可以说一句,陌刀是为了克制骑兵而出现的凶器。

    在李嗣业的指挥下,陌刀发挥了他最大的功效。

    失去了冲击力的重骑兵,在马上战斗,灵活力远逊色于步卒。

    他们竟然被陌刀军撵着杀,陌刀军每进一步,吐蕃重骑兵便给逼得退后一步,竟是完全压制。

    依照重骑兵的战术战法,他们在突击过后应该立刻迂回撤退,凝聚力量展开第二波的冲击。但是陌刀兵却完全不给他们撤退的机会,步步逼近,将一个个的重骑兵斩杀刀下。

    “漂亮,打得好,好一个陌刀墙,如墙推进,势不可挡!”

    裴旻为李嗣业喝彩,为陌刀军赞颂。

    相比裴旻的兴奋,吐蕃阵头带着谜一样的死寂。

    吐蕃重骑兵是他们横行天下的筹码,与大唐几战都是为了最求速度以突袭奇袭为上,重骑兵并未投之战场。他们一直相信若有重骑兵的加入,战局结果绝不一样。

    如今横行于世的吐蕃重骑竟然让步卒撵着打,实在让他们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不由自主的暗思:“唐人厉害如此,他们真的不可战胜嘛!”

    原本恢复的士气,再度有回落的迹象。

    “不能如此下去了!”

    悉末朗吹响了总攻的号角,左右翼一同出击,前护军支援前锋军,前军一并压上,除了他的中军,吐蕃一口气投入了自己所有的力量。

    三万人马横列开来,黑压压的看不到边。宛如自万仞高山滚下的巨石,一面发出震耳欲聋的呐喊,一面向唐军此地疾掠而来。

    万计以上的马蹄嘈杂纷乱地踏地飞奔,令得大地都为之颤抖。

    裴旻见悉末朗终于按耐不住,令旗一挥,左右翼郭知运、李翼德跟着出击!

    前军也由江岳、肯德里克领着步卒支援李嗣业。

    大战真真正正的拉开了序幕!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