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突生变故
    裴旻看着拼杀激烈的战场,有些心痒难耐,只是他深知自己的责任,老实的坐镇中军,以应对任何变故。

    陌刀军压制了吐蕃重骑,让他长出了一口气,悉末朗麾下的重骑兵无疑是敌军中最有战斗力的部队之一,也是“中央突破,两翼齐飞”战术执行的关键。

    压制击溃甚至歼灭吐蕃重骑,对吐蕃的士气而言,无疑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就连重骑兵都无法撼动陌刀军,何况是前护军的轻骑兵?

    显然现在已不用为他们操心了。

    他将心神放在了左右两翼上,唐蕃的左右翼骑兵正在快速的接近,双方都做好了正面硬刚的准备。

    不过战场之上只有战术而无道义一说。

    最先出手的并非是唐蕃的左右翼骑兵,而是前军江岳的强弩兵。

    有陌刀墙的隔绝,位于陌刀墙背后的强弩兵有了安全的保障,江岳手中的强弩也再次发挥了他们的威力。

    强弩确实有着只能平射的弊端,陌刀阻挡了他们往前射击的路线,但并不妨碍他们斜刺里射向左右翼的吐蕃骑兵。

    伏远弩的射程可达三百步,吐蕃左右翼的骑兵意图分割唐军前军,离前军不过两百步的距离,正好在最有效的射程之内。

    刹那间,追魂夺命的弩箭穿人透马。左右翼骑兵可不是一身重甲的重骑兵,凌厉无比的劲弩,往往一箭就能洞穿了两三人,吐蕃左右翼骑兵登时人马悲嘶,阵头顿时一片混乱。

    而这时的唐军左右翼骑兵,趁着吐蕃左右翼混乱之际,毫不容情的与之撞击在了一起!

    这骑兵的突击对撞,没有半点的道理可言,直接伴随着死亡,血肉横飞。

    论骑术半马背上的民族吐蕃确实要胜过唐军骑兵一些,但如今有了弩箭的相助,形势逆转。

    以严整的骑兵阵冲击散乱的骑兵队,各中优势,不言而喻。

    唐骑即便稍逊吐蕃骑兵一筹,依旧稳稳的占据了战局的主动。

    郭知运、王君毚、李翼德皆是从军多年的大将,高声咆哮着,舞动着手中的兵刃收割着吐蕃兵士的性命,意图趁吐蕃回神过来之前,取得更多更大的优势。

    裴旻见唐军前军左右翼皆占据优势,心底大安,不由自主的向身后望了过去。

    吐蕃的士气是强行激发起来的,这种孤注一掷的士气盈不可久。与唐军连战连捷培养出来的斗志信念是不能同日而语的。

    在这种情况下唐军只会越战越勇,而吐蕃军则恰恰相反,禁不起久战,尤其是多方面的压制,更容易造成兵将心态的失衡斗志崩溃。

    不敢说胜券在握,至少胜利的天平倒向了唐军无疑。

    当前的局势,最大的变故只有来至于后方的神秘敌人,论弓仁似乎已经发现了敌军的动向,率兵追击去了。

    不知为何,裴旻心中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

    论弓仁站在莫离驿西面一处较高的丘陵,向远处俯视,神情肃然,眼中留过一丝怀念。

    眼前这一片丘陵,叫做大非岭,再往前就是一片广阔的平原,平原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大非川。

    大非川是他父亲真正扬名之处,而大非岭恰是他父亲被逼着自尽之地。

    而今他以唐将的身份故地重游,心底不免感慨世事无常。

    “弓仁副将!”

    山丘中远来一人,亲昵的叫着他当年的官职。

    这个副将并非是书面意义上的副将,吐蕃将全国分为四个“如”,每如分为上下两个分如。每个分如有元帅一人,副将一人,判官一人,副将地位极高,相当于副元帅。

    论弓仁皱了皱眉头,他发现了吐蕃的踪迹,追击而来未见吐蕃大军的踪影,却遇到这种情况,盯着来人,依稀记起对方的身份,恩兰·腊云,是吐蕃贵族恩兰家的掌权者。恩兰家并非豪门贵族,但有着不小的影响力,算的上是他父亲旧部之一,高声道:“某现在是大唐左骁骑将军,早已不是什么弓仁副将。”

    他当即表明了身份,自归唐之后,大唐几代皇帝都待他极好,已经找到了归属感,再无回吐蕃的道理。

    恩兰·腊云道:“在腊云心中,弓仁副将永远是弓仁副将,不知方便借一步说话?”

    论弓仁二话不说的取出了弓箭,箭头对着恩兰·腊云道:“再说这种挑拨的话,休怪我不念旧情。”

    恩兰·腊云长叹道:“昔年之事,确实是先赞普愧对噶尔家,如今他以病故,现任赞普极为还念令尊功绩,以王侯之礼厚葬……”他似乎是来充当说客,喋喋不休的说着。

    论弓仁神色突然大变,这一带已接近大非岭,地势北低南高,丘陵沟壑纵横交错,环境十分复杂。

    吐蕃军将他引诱至此,只道是存了诱敌深入意思,打算先将之歼灭在去支援悉末朗。

    论弓仁不敢贸然深入,本打算派些斥候入丘陵打探情况,恩兰·腊云却在这时孤身出来与之叙旧,还说着各种挑拨鼓动的话,着实令他起疑。

    论弓仁突然意识到一个可怕的问题,这片丘陵沟壑中或许根本没有吐蕃军,一切都是虚张声势的假象,恩兰·腊云的目的是为了拖延时间。为得是不想过早的泄露情况,将他拖延在这里。

    青海湖的吐蕃军不在这里,那会在什么地方?

    想起悉末朗这一次贸然的出击,论弓仁惊觉问题所在。

    诱饵!

    悉末朗的三万五千吐蕃兵竟然是诱饵!

    青海湖的吐蕃军目的根本不是支援悉末朗,而是趁着唐军与悉末朗打得天昏地暗的时候,奇袭唐军的大本营,劫掠唐军的粮草。

    用三万五千吐蕃兵的性命,换取青海湖的安全!

    好大的手笔!

    好狠毒的心思!

    论弓仁手中的弓箭,毫不留情的射了出去。

    恩兰·腊云吓得趴在了马背上,掉头就跑。

    论弓仁不在恩兰·腊云这诱饵上浪费功夫,惊慌失措的厚道:“快,立刻撤军,赶往营地!”

    一但让青海湖的吐蕃军得手,唐军士气必然大跌,只能退回河西九曲地。

    机会可一不可二,唐军想要再次兵临青海湖,跟吐蕃抢青海湖的利益,就不如今日这般容易了。

    到时必将是大唐、吐蕃两国的终极对决。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