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瞧得见,带不走
    虽失了先手,没有及时察觉吐蕃诡计,裴旻依旧冷静理智的做出了决断,完全不去考虑营盘之事,将心神用在对付面前之敌。

    在他的调配下,陌刀军再次以陌刀守阵抵挡住了悉末朗中军的进攻。

    没有任何犹疑,裴旻下令让肯德里克领长矛手接替了陌刀军的位置。

    裴旻没有忘记此刻他们身处高原,有着高原反应,将士体力的消耗过快这一弊端。

    陌刀军激战至今,可谓功高卓绝,损失也是极大,是时候让他们退下来休息了。

    长矛手固然比不上陌刀手那般克制骑兵,他们所组成的枪阵却也能给骑兵造成极大的威胁,足以应对此刻士气低落的吐蕃轻骑。

    悉末朗的孤注一掷并没有挽回吐蕃的败事,只是苟延残喘了一阵而已。

    面对这种局面即使孙武复生,孔明再世,也回天乏力。

    在裴旻的调派下,唐军前军变中军,一直休整待命的中军变成了前军,与悉末朗的中军战在了一起。

    而左右两翼的唐军在接到裴旻的将令之后,也知战争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开始不计伤亡的向前突进。

    原本就苦苦支撑的吐蕃左右翼骑军,顿时觉得压力倍增。

    没过多久,郭知运、王君毚的左翼军先一步击溃了吐蕃的右翼军,形成了半包围之势。

    李翼德见左翼军抢在了前头,眼睛都绿了,挥动长达丈八长的蛇矛枪,左右盘旋飞舞,巨大的铁枪在他手中竟然轻盈快捷仿佛雷电,砍瓜切菜一样的将周边十余吐蕃兵士,一一击毙。

    吐蕃右翼军的士兵见李翼德悍若雄狮的杀来,无不魂飞魄散,纷纷让开。被他冲出一条血路,笔直地杀到吐蕃千夫长的马前。

    吐蕃千夫长看得目瞪口呆,见李翼德杀神一般冲到,只吓得手脚冰冷,拨马便逃。

    李翼德气恼的在后面紧紧追赶。

    吐蕃左翼军兵士见主将逃走,登时四散溃逃,郭文斌趁机而动,仿佛张网捕鸟一样将这些溃兵兜住屠杀。

    李翼德也完成了任务,完成了对吐蕃军的包围。

    郭知运没有说话,只是一副你慢了的表情。

    李翼德郁闷若死,咆哮着将一肚子的火气发泄到了吐蕃军的身上。

    两支骑兵又后面夹击,喊杀震天。

    裴旻见状大笑,吼道:“吐蕃以被我军包围,胜负在此一举,全军突击!”

    随着命令被传令兵迅速传达全军,严整平静的军阵逐渐沸腾起来。

    战鼓狂响,三军齐动,对包围圈里的吐蕃军展开了最后的围杀。

    战至这个地步,半点援兵的迹象也没有,吐蕃军再也没有死磕下去的勇气决心,已进入像瘟疫蔓延传播般的恐慌里,他们见四面八方皆有敌军,更是无心恋战,四散奔逃,再挡不住愈战愈勇,气势如虹的唐军劲旅。

    裴旻也终于过了一把冲锋陷阵的瘾,尤其他心中憋着一团给算计的火,更需要宣泄,手中秦皇剑幻出千万道剑影,气芒嗤嗤,有如狂风巨浪般向周边的吐蕃军攻去。左挥右斩,如披瓜斩菜一般,周边几个人拿着只剩下半截的兵器惨叫着掉下马去。

    面对大唐三军的猛冲狠杀,吐蕃军最后仅余的一点斗志,终于土崩瓦解,开始全面大溃败。

    这一刻完全没有穷寇莫追的顾虑,裴旻心底只有痛打落水狗这一个想法,喝令道:“继续向东追击,不过五十里,不许停。”

    追杀溃兵五十里,跟斩尽杀绝,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了。

    原野上死伤密布,充份显示出战争的残酷,鲜血把草丛坡地染出一片片的血红,触目惊心。

    这一仗的大胜,意味着唐军完成此次征伐的任务,成功夺回了石堡城以及收复属于大唐的河西九曲地。

    “痛快,痛快!”郭知运原本病恹恹的身体,拼杀的面色红润,好似从来没有生病一般。

    见裴旻在安排兵士收集战马的尸体,不免道:“国公这是怎么了?”

    裴旻苦着脸将情况细说,“这长年打鹰,却让雁啄了眼,实在羞煞。”

    郭知运肃然道:“以三万将士做诱饵,这般毒辣的计策料想不到也在情理之中,国公何需自责?此役拿下石堡城,攻取河西九曲,以是天大的功劳了。”

    裴旻摇头道:“肉以入口,不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我可不会吐出来。”

    郭知运迟疑道:“那现在情况如何?”

    裴旻知他问的是营寨的情况,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有论将军在。权衡利弊,我也没有派兵支援。估计凶多吉少,营盘里的千余兵卒护着封常清是无问题,粮食干草,未必防得住。不过也说不准,常清才智过人,许他守住也不一定。就算没守住也不要紧,这一地的马尸都是粮食,实在不行,杀马充饥。通知陇右提前准备粮草,想要将我逼走,那是痴人说梦。”

    裴旻让人王君毚、郭文斌整理战场,方才与郭知运一道返回了营寨。

    果然后方营寨一片狼藉。

    裴旻脸色有些阴沉。

    封常清、论弓仁一并前来迎接。

    论弓仁惭愧请罪道:“末将无人,中了吐蕃虚张声势的诡计,连累营寨遭袭。”

    裴旻下马上前道:“论将军此话羞煞我了,这连战连捷,令我起了骄矜之气,未能洞察贼人诡计,有过也是我来背,与论将军无大关系。”说着看向了封常清道:“损失统计出来了没?”

    封常清点头道:“营寨毁了大半,将士折损了三百,粮食少了一成不到些,其他倒没什么大的损失。也幸亏论将军回援的及时……”

    裴旻惊喜道:“粮食干草没有折损?你只有千人,怎么守下来的?”

    封常清道:“末将只守了干草,粮食就没去管他。”

    原来封常清察觉敌踪也反应过来吐蕃人的用意,在第一时间封常清决定放弃营寨的防守,派人用拒马将喂马的干草围起来死守。

    至于粮食,他用了极其聪慧的法子,命百名士兵将所有装盛粟米的袋子给割烂了。

    吐蕃军冲进了仓库,他们哪里想得到要事先准备袋子,粟米又非易燃物,想烧也点不燃,只能看着干瞪眼,贪心的往兜里塞几把,又能取走多少?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