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未来的吐蕃第一名将
    封常清将他的应对方式细说,道:“末将手上兵卒有限,干草、粮食只能选择其一。干草易燃,只要一把火,便能毁的干净。军马无干草不堪久战,与我军大是不利,也只能出此下策了,择干草而弃粟米。”

    “妙妙妙!”裴旻抚掌大笑:“弃的好,弃的好!常清无愧是我军智将。现在正值冬季,漫天大雪大风,水气极重。粟米耐火,他们想放火烧也烧不了。除非使用燃油相助,哈哈,吐蕃不盛产火油,他们的食用油也是从牛羊身上提取的动物油,一到冬天必然结块,使用不了。想想就痛快,费劲千方思量,甚至不惜以三万吐蕃军为诱饵,结果对着满仓米粮干瞪眼,换做是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我敢保证,这出谋之人,必定气得吐血,谁叫他袭营自己不带麻袋……”

    裴旻笑的肚子疼,扶着小栗毛险些栽倒。

    封常清也莞尔笑道:“谁说不是,吐蕃的领军将领气得拆毁了防火皮帐,派兵士战马踩踏我们的粮食,算是恶心我们吧。深处的米粮到无影响,边沿的却充满了泥沙,吃起来怕是不太干净。”

    裴旻沉吟道:“将那些米粮都单独存起来,至退兵之前,我每餐所食粮食,皆由当中取用。这一次能够避免损耗,全靠常清才智,方才维持我军优势。我失算在前,理当以此为戒。”

    他并没有小觑吐蕃,但是连战连捷,将吐蕃玩弄于掌骨之间,确实让他心声了些许骄矜之气,自视过高,过于相信自的判断,以至于在这最后阶段棋差一招,险些误事。

    这行军作战,果然半点都马虎不得,策谋用计更当慎重又慎重,不能有半点的疏忽大意。

    此错可放其一,决不能再放。

    听裴旻如此说来,郭知运心中大赞,能够正面面对自身不足,方是英雄所为,道:“算某一份,身为主帅,难辞其咎!”

    封常清亦道:“未能及时看破吐蕃毒计,到了吐蕃兵马袭来,方才后知后觉,理当一同领罪。”

    论弓仁也表露相同的意思。

    裴旻不在此事上继续纠缠下去,望向论弓仁、封常清道:“可知对方是谁?能够将我们都算倒,本事不小!”

    封常清道:“尚不清楚,只知是一位非常年轻的将军,看着年岁与裴帅相当。他们只有八千余众,数量不多。但看得出来皆是精锐之士,拥有极强的纪律性。一察觉论将军回军救援的迹象,立刻撤退,毫不迟疑,有着极高的军事素养。”

    封常清干略非凡,能得他如此赞颂,也足见对手确实有着一定的能力。

    论弓仁道:“或许是恩兰家的后人,他们当年是我父亲的旧部,在青海湖有着一定的名望,掌握着不到八千左右的兵马。末将还未醒悟过来之前,也是恩兰家的恩兰·腊云意图拖延时间。在我父亲麾下的时候,他表现中规中矩,应该不是他。我记得他有个儿子叫恩兰·达扎路恭,那时他才十岁,有意让我父亲传授他军学。父亲对他印象极好,真动了收徒的心思。细细算来,今年也有二十六七了。”

    裴旻双手一合,道:“应该就是他,错不了了。”

    恩兰·达扎路恭!

    裴旻在穿越前去过西藏旅游,在西藏拉萨市布达拉宫前有一座高八米,呈方柱形,下宽上收的千年的纪念碑,虽经千余年风雨剥蚀,字迹大部分仍然清晰可辨。

    纪念碑几纪念的主人就是达扎路恭!

    当时导游还介绍了达扎路恭的功绩,说他为吐蕃立下了赫赫功劳,是那一时期的吐蕃第一名将,威名仅次于吐蕃军神。

    裴旻对历史特别感兴趣,当时好奇,用手机百度了一下达扎路恭这个人物,详细的经历他忘记了,但有一点他现在都还记得,便是达扎路恭率领二十万吐蕃军攻陷了大唐国都长安,嚣张的拥立金城公主的兄弟广武王李承宏为皇帝。

    是以论弓仁一说达扎路恭,裴旻立刻想起他来了。

    未来的吐蕃第一名将,果然有些水平!

    这一次他小输一筹,想要找回面子,短期内是不可能了。

    当然他很希望达扎路恭会自不量力的再来一次,给他报仇的机会。若真如此,吐蕃未来的第一名将,也不过如此。

    见诸将惊疑的看着他,裴旻打了一个马虎眼,敷衍了过去,安排兵卒重新选择一处要地安营,这一次他们不是要搭建营盘,而是修葺堡垒,把尖刀伸到了吐蕃军的眼皮子底下。

    *******

    正如裴旻、论弓仁怀疑的那样,大胆冷酷的计策来至于吐蕃未来的第一名将达扎路恭。

    达扎路恭现今二十六岁,从年岁上讲还担不起如此美誉,可已经初露狰狞了。

    “可恶!”达扎路恭一拳击在地上,发泄心中的不满。

    唐军入侵青海湖,对于境内诸多将官是个灾难,可在达扎路恭眼中却是一个机会。

    乱世出英雄,唯有战乱来临,才会有英雄崛起的契机。

    为此他说服了自己的父亲,亲自给悉末朗写密信献计。

    为得就是将唐军逼出青海湖,只要他做到,必将一战成名,从此青云直上。

    很显然!

    他做到了,在有心算无心之下,他成功蒙骗了裴旻、郭知运、论弓仁、封常清这一群名将,计策得以顺利进行。

    然而!

    憋屈!

    达扎路恭心底有的只是憋屈,他怎么也料想不到唐军的将校狡猾至此,居然想出如此诡异的主意,让他的完美计策有了一个狗屎一样的结果。

    现在他依旧后悔,为什么出征前没有给每个兵卒发放一个麻袋。

    不然也不至于对着满地散落的粮食,只能往兜里可怜兮兮的塞两把。

    “算啦!”恩兰·腊云劝慰道:“我儿已经尽力,相信你的表现,赞普会知道的。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达扎路恭握着拳头道:“什么也不能干,什么也干不了。现在唐军的士气,不是我们八千人能够撼动的。我能计成,很大因素在于唐军不知我这号人物,让我占了便宜。机会一失,没有第二次。这一次我吐蕃当真损失惨重,需要好好休养,要不了多久,应该会再起和议,事不可为……”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