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我们长安见
    新城的建立如火如荼,达扎路恭完全没有了声息。

    这让裴旻不由高看了他一眼,知进懂退,才有名将之气。从这点上便可看出不论是悉末朗还是尚赞婆都不及达扎路恭理性理智。

    裴旻原本想得寸进尺一些,直接将新堡垒建造在青海湖边上。

    但现实给他敲响了一个警钟,让他理智的没有多贪那么一点点。

    莫离驿之战,唐军大获全胜。

    战果不言而明,经过战后统计,吐蕃阵亡兵卒高达一万五千余数,一万六千吐蕃兵成为了阶下囚。

    唐军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其中最伤的是陌刀军,阵亡高达半数,还有两百余重伤的,两千陌刀军现今只有八百能战。

    莫离驿之战陌刀军先扛吐蕃重骑兵,再刚中军轻骑兵,他们的功劳有目共睹,裴旻已经表好了功劳簿,将头等功表给了他们,这也是众望所归的。

    其他兵士折损加起来也有四千之数,至于重轻伤患者,更不用说。

    双方加起来近乎八万兵马的血拼,只要是参战者几乎人人带伤。

    如今的唐军皆是募兵制挑选出来的体格健壮者,以他们的体魄面对青海湖这边的高原反应影响极小,至多是体力消耗加剧。

    可是受了伤,情况便不同了。

    伤者抵抗力会有所下降,面对高原反应,许多受伤的兵卒隐隐有了头晕、呕吐等迹象。

    即便是郭知运也出现了类似的高原反应,裴旻知他本就抱病在身,让他率兵下高原去接收金天桥、大莫门城、树墩城,正式将河西九曲地纳入手中。

    在这种情况下,裴旻清楚适可而止才是最好的办法。过于贪心,反而会导致大好的形势毁于一旦。

    面对唐军劳师动众的修葺堡垒,吐蕃上下也没有任何动静,双方似乎默契的达成了和平,当彼此不存在,相互不干涉。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堡垒渐渐有了雏形。

    这日裴旻正在研究青海湖的价值,发现青海湖当真是风水宝地。其土地之肥沃,资源之富足,几乎聚集一处,即便是大唐也找不出青海湖这样物产丰富的宝地。

    “早晚有一天,要将青海湖夺来!”

    裴旻带着几分贪婪的想着。

    “裴帅!”郭文斌特来求见,道:“末将游弋巡察的时候,遇到了一队吐蕃人,他们并未携带兵器,说是要求见裴帅。”

    裴旻听了一怔,笑道:“让他们过来,许是老朋友了。”

    不一会儿,郭文斌领着一人走进了大帐。

    不出裴旻所料,正是老朋友吐蕃名臣隆朗赤。

    隆朗赤擅于舌辩又多次出使大唐,熟悉大唐情况,正是使者的不二人选。

    “隆朗赤使者,欢迎欢迎,许久不见,风采依旧啊!”裴旻如同跟老朋友一样打着招呼,笑道:“怎么不见艾雪特使者?长安一别,甚是怀念。”

    隆朗赤嘴角抽了抽,上次出使艾雪特无寸土之功,反而丢了吐蕃的颜面。尽管吐蕃赞普未有多加怪罪责罚,他本人却也无颜面继续充当外交使节,直接辞退了职位。

    这个中细节裴旻就算猜不到,却也知道只要自己存在一天,艾雪特便不可能再次出使大唐,如此说来,纯粹是为了恶心隆朗赤。

    在吐蕃使节面前,裴旻向来不吝啬过过嘴瘾。

    隆朗赤城府涵养极高,也不生气,笑道:“艾雪特另有工作,此次出使,由老夫一人,全权负责。”说着,他长叹了口气道:“裴国公当真是年少有为!如你这般年岁,便有如此功绩,古往今来,在你们华夏也只有汉时的骠骑大将军霍去病可以相比。”

    裴旻眯眼笑道:“多谢谬赞,使者与我打交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当知我最喜欢真诚。少一些套路,多一点真诚,世界会变得更加美好。我们之间的友谊,也会因之提升。”

    隆朗赤自然想起了当初裴旻的那句霸道的言辞,当时他真的让那句话给镇住了,从裴旻的语气态度看出了他并非虚张声势,甚至有一种将河西九曲地让给大唐,以修两国友好才是最好选择的念头。

    回到吐蕃在向赞普汇报情况的时候,婉转的表了一个态度,觉得大唐崛起势不可挡,吐蕃却青黄不接,还未出现能扛大局的名臣良将。不如退让一步,海阔天空。

    他这一表态,登时引起了号称吐蕃武则天赤玛伦的不悦,甚至引起了政敌的嘲讽,笑他出使了唐朝几次,对唐朝心生敬仰畏惧,说出这种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来。

    隆朗赤满腹的无奈与委屈,只能闷着心底。

    即便是他也想不到裴旻行动的如此迅速,在短短的五六个月就收复了河西九曲地,还将触手伸到了青海湖,伸到了吐蕃的经济资源命脉。

    这一下吐蕃上下当真慌了,连番战败,吐蕃国力大损。

    尽管他们全民皆兵,真要强征,依旧能够征召足够的兵力与大唐一决生死。

    可是拼完了根基,只剩一个落魄的空盒子,又有何用?

    直到这个时候,赤玛伦才后悔没有听隆朗赤的金玉良言。

    面对如今的局面,赤玛伦再一次与隆朗赤做了交流,也再一次动了求和的念头,重新任命隆朗赤为使者。

    这一次赤玛伦还动用了嫁到吐蕃的金城公主,让她修书给李隆基说情,希望重新缔结甥舅盟约,并且愿意年年上贡,以表诚心。

    隆朗赤先来裴旻军中,也是为了说和而来。

    “既然如此,那老朽就直说了,希望……”

    “等等!”裴旻突然打断了隆朗赤的话道:“为了我们之间的友谊,在下提前说一句。你说过的,吃到嘴里的肉,没有吐出来的道理。有本事,你们大可以从我手中抢回去,但是要让我自己吐出来,那我们之间的友谊可就到尽头了。”

    隆朗赤笑道:“老朽是真心相交国公这个朋友,哪能说如此厚颜无耻的话来?今日来见国公,只为叙旧,不为其他。”他知裴旻是不会松口的,干脆就直接不说,去长安找好欺负的谈,避开裴旻这难缠的家伙。

    裴旻看着他真诚的道:“不日之后,我要赶回去等待孩子的诞生,我们长安见!”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