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回师途中
    隆朗赤的到来,表明了他吐蕃认怂的态度。

    裴旻也没有如长安那次不留半点余地。这情况不同,应对的方式也要跟着改变。

    之前是吐蕃强占着大唐的疆域,明明是战败国,却毫无廉耻的占着不还。

    这一次却是不同,他们不但收复了失地,还将钉子嵌入青海湖,已经有了决定性的优势。

    面对别的国家,裴旻会采取痛打落水狗的办法,可吐蕃不一样。

    高原反应对于唐军威胁太大,这个问题一日不克服,大唐极难杀上吐蕃都城,攻占布达拉宫。

    而高原反应唯一的克服方式是习惯,需要一定的时间适应。

    面对这种情况,暂时的和平是有必要的。

    当然还有一点也极为重要,而今的唐朝还属于飞速发展状态,与吐蕃无意义的消耗下去,只能造成劳民伤财的下场。

    既然吐蕃愿意服软,向大唐进贡,裴旻也想不出理由不同意。

    不过身为战败国,代价嘛!还是要付出一些的。

    这个裴旻这里没得商量,因故在送走隆朗赤之后,为防万一,特地给李隆基修书了一封,表明青海湖的富裕,无论如何也要趁此机会分杯羹来。

    确认了吐蕃的态度,裴旻加快了新城的建造。

    耗费一个月的时间,莫离城的四面垒墙终于搭建好了。

    不过说莫离城是城,其实就是一座便捷的堡垒,就如军镇跟大莫门、树墩、宛秀三城一样,只住兵士或者愿意迁来此地的兵士家眷,是不安置百姓的。其存在的意义价值以防御吐蕃入侵为上,城内空空如野,连像样的屋子都没有搭建,城里的兵士目前还是住在帐篷里。

    当然屋舍什么的设备日后肯定会有,但这一切都要等朝廷调拨军费、材料,才能一步步来,不能急于这一时。就算现在的垒墙,日后也会重新大修。

    这日裴旻得到了长安飞鸽传来的消息。

    经过数日的商讨,大唐、吐蕃初步达成了协议,唐蕃之间定下停战之约,至于是否重新开启舅甥之盟,细节方面没有谈拢,依旧有着一定的异议,处于僵持状态。

    停战即定,裴旻也做撤军准备。

    现今这种情况,吐蕃短时间内出尔反尔的几率不大。为防万一,裴旻还是找上了封常清:“吐蕃小儿性如豺狼,无信无义,唯利是图。我大军一撤,他们未必就真不会窥视莫离城,在确保莫离城安全之前,我需要你护着莫离城的安危。军中上下,你的才智干略,最让我放心。”

    封常清正步道:“裴帅如此器重,末将以性命担保,人在城在,人亡城不亡!”

    裴旻锤了锤他的前胸笑道:“别那么死板,区区莫离城,不值得换一个封常清。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你封常清的价值,就算拿整个青海湖也换不了一个封常清。”

    “裴帅……”封常清感动的看着裴旻,大有士为知己者死的感觉,若是在春秋、三国这种皇权如粪土的时代,保管誓死效忠了。

    封常清的才略没人比裴旻更了解,这个面目可憎的男人,彻底印证了人不可貌相这个词语,拥有者超凡的军事水平。将莫离城交给他,除非是吐蕃调动十数倍以上的兵力,不然休想在他手中讨得好处。

    留下四千兵卒给封常清,裴旻放心的领着剩余的部队下了高原。

    在大莫门城跟郭知运汇合,两人合兵一处。

    裴旻心急回长安迎接自己的孩子降世,选择了过石堡城至鄯州,再经由官道直达关中。而不是走河西九曲地,由他们进攻的路线赶往洮州。

    一路来到蒙赤岭,登上了他们夺回来的石堡城。

    天以黄昏,下山的道路崎岖难行,便决定在石堡城中休整一夜。

    闲来无事,裴旻意图逛逛石堡城,看一看这一座令无数唐军埋骨于此的要塞,到底如何,顺道叫上了江岳、李翼德、李嗣业诸将,一同闲聊谈说,促进彼此感情。

    来到北门城楼,裴旻由城楼向远出眺望,瞬间明白过来。

    为什么历史上王忠嗣会拒绝李隆基攻打石堡城的提议,为什么哥舒翰攻打一座不到千人防守的石堡城,却付出了三万将士的生命!

    他们走的是蒙赤岭后山,还不觉得。为了便于增援,吐蕃特地在山道处做了修葺,只觉得是险地,却也当不上天险。

    可如今往鄯州前山眺望,一切皆明白了:

    这石堡城压根就不是一座小小的城堡那么简单,整一座山皆是天然的防线,小小的山道,蜿蜒曲折,左右无立足之地。

    尤其是石堡城正前门一百二十步外,有一个类似于一线天的石缝山道,别说上万大军就连五人都伸展不开,简直就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要地。真要强攻,每逼近一步都得付出极大的代价。

    江岳惊叹道:“这石堡城的险峻可毫不逊色潼关、剑门关。”

    “不错!”郭知运、论弓仁并肩也走了过来,前者道:“论其雄,石堡城要逊色潼关、剑门关三分,但比及险,要更胜一筹。”

    他走到城墙上,看着险峻的山道,脸上有些伤感,他继任陇右节度使后,这石堡城就是他的心病,多次派兵奇袭强攻,皆无效果,反而折损了不少的兵士。这山谷下,至少埋藏了他五千兵士,“若非国公用计,将军用谋,这石堡城真不好取。”

    裴旻也到近处,伸手撑着城墙,想看一看城墙距地有多高,却意外见城墙正中间的几个大字竟然给划去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串吐蕃文字。

    “这是什么?”裴旻望向论弓仁。

    论弓仁瞧了一眼道:“用你们的话翻译过来就是铁刃城的意思。石堡城在吐蕃给叫做铁刃城。”

    “真不要脸!”郭知运怒道:“这石堡城三字,当年还是杨广题的。吐蕃抢了去,改个名就当自己的了!”

    论弓仁尴尬一笑。

    裴旻也来了火气道:“石堡城,就是石堡城,什么铁刃城,立刻将它改了!”

    郭知运立刻:“国公文武全才,不如你写个字,让人表上去?”

    裴旻心中大为意动,这种流传千年的美事,怎么能让给他人?

    “去!找一条粗长结实的绳索来!”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