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题字 悟剑
    众人皆不明白裴旻用意,这题字不准备笔墨,准备绳索有何用?但对于他的命令,亲卫们还是无条件遵从的。

    “难道?”

    郭知运去过长安,当然也游玩了长安十景。

    现在的长安十景中最出名的无疑是雁塔题名,与裴旻当年的剑书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只是!

    郭知运看了看城楼离地至少四丈,城楼的匾额正对地下石桥不假,但是石桥宽一丈不到,左右皆是深不见底的山谷。万一有个不测掉下去,只要稍稍往边上一滚,立刻呜呼哀哉,尸骸都找不到。一瞬间,他肠子都悔青了,只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让自己嘴欠。

    不多时已有亲卫找来了粗长结实的绳索,他们大军在外捆绑粮草拉运军备用的最多,随处都能找来。

    裴旻试了试结实,并无任何问题,将一头丢给李嗣业道:“抓好了,我若掉下去,你得跟着赔命。”

    李嗣业吓的额上冷汗直流,便是他对自己的力气信心十足,也不免吞了口唾沫,扎稳了马步,还将尾部塞给了李翼德。

    裴旻将绳索的另一头绑在腰上,捆了一个登山结。

    到了此刻,周边人焉能不知裴旻打算?

    论弓仁只觉得有些发蒙道:“裴帅,这个只要留封手书,自有匠师负责,何必亲自动手。”

    江岳道:“裴帅,这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郭知运也道:“这石堡城百年来反复易主,左右山谷不知葬了多少我唐军英烈,一但有失,绝无生还可能。”

    他想用事实吓唬裴旻。

    裴旻听得此话,更是肃然道:“如此,我必需亲自动手了。”

    李翼德是大汗淋漓,在战场上如若张飞在世的他,有着小小的恐高症离得远远的,颤声道:“裴,裴帅……啊……”

    他突然惊叫一声。

    原来他话没说完,裴旻已经双手一撑,就好似经过特别训练的特种兵一样,帅气的向后一荡,双脚稳稳当当的落在城楼上。

    李嗣业的马步膂力已不用说,绳索在手中,好似捆绑在石柱上一样,比石柱还要稳当一些。

    裴旻看着如同蝌蚪一样的吐蕃文,大是不快,手中秦皇剑左右横削。秦皇剑削铁如泥,削这青石砖以如豆腐一般,石屑“唰唰唰”的往下掉,直将吐蕃文刮得一干二净,还空出了一块长方形便于书写的区域。

    深吸了口气,裴旻表情肃然,想着左右山崖下无数唐军白骨,想着历史上三万唐军魂归此地。这还是记载的,不记录史册无名英雄怕是更多,胸中悲壮慷慨,长剑猛然刺向石壁,龙飞凤舞的写了“石堡城”三字。

    他意犹未尽,脚尖一点荡到左边写到:“悲歌送壮士”双腿一瞪,又到了右边上书:“丹心铸忠魂”,末了又下滑至尾处,慎重的写了八个字:

    大唐英烈,千古不朽。

    只见石屑纷飞,一起二十一个字,竟是一气呵成,没有半点间隔。

    裴旻有些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杰作,骇然惊觉过来。

    二十一个字,每一个字,每一个笔画,雄秀端庄,韵味十足,竟然皆是他生平力作。

    回想那种感觉,就如神助一样,只觉得满心激愤,不吐不快,一瞬间意识消失,身体自然而动,待醒悟过来,力作已成。

    忽然间他体会到了张旭那癫狂的境界,唯有进入意境,才能发挥意境!

    他为石堡城的险峻震撼,为山谷中无数大唐无名英烈的激愤,一瞬间意识代替了一切,将书法融入了剑法,将剑法融入了书法。

    裴旻的字学于书圣王羲之,又得张旭、贺知章的指点,字与字间,有三人的痕迹。

    常人看不出来,但真正的书法名家却也看出个中一二。

    而今他书法洗尽铅华,正式脱离了王羲之、张旭、贺知章的影响,自成一脉,步入书法家的行列,成为当今世上鲜有的楷书名家。

    “拉我上去!”裴旻叫了一声。

    李嗣业用力往上一拉!

    裴旻如大鹏展翅一般,跃上了城头,脑中想着先前的感觉,想着莫离驿之战,陌刀军硬抗吐蕃重骑兵用生命捍卫防线的壮烈,想着骑兵对垒,血肉横飞的场景,想着多年前王海宾阻击吐蕃,为吐蕃围杀后的战场……

    那种感觉再次涌上心头!

    手中秦皇剑猛然刺出,手中剑化做一条上下翻飞的银蛇,劲风在城楼上激昂震荡,心中不由涌起了与敌人在千军万马之中对阵沙场的痛快淋漓感觉。

    裴旻此刻的剑与他昔日的剑法不同,不论是斩虎剑法、越女剑法还是他自创的草圣剑,或是从天下剑客手中习来的各种剑技,皆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招法精妙,千变万化,又招招相连,环环相扣。尤其是经由他手中施展出来,更是宛若一体,前后连接没有半点隔阂,就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现在他施展的却是最简单的剑招,没有半点的浮华,半点的变化,直来直往,简单劈、简单砍、简单崩、简单撩、简单格、简单洗、简单截、简单刺、简单搅……剑的特效发挥的淋漓尽致,自有一股纵横杀伐凌冽之气。

    收剑回鞘,裴旻见周边人带着几分痴傻的看着他,尴尬一笑道:“刚刚有些领悟,创了几招剑法,怕灵感消散,诸位莫怪!”

    众人方知缘由,纷纷恍然,连连称赞。

    郭知运道:“早闻国公剑法天下无双,果有痴念。适才国公剑法杀气纵横,某不懂剑,却也看的出来,绝非等闲。尤其是最后几招,更是有着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悲壮。”

    裴旻喜道:“郭公还是知己,却如郭公所说,这几招不太适合江湖拼杀,但驰骋于沙场之上,却是威力无穷,属于疆场技艺。”

    郭知运不知江湖拼杀与疆场技艺有什么区别,可他习武多年,眼力还是有的,深有感触。

    论弓仁对于剑法没什么兴趣,更加仰慕大唐文化,对于书法尤为热爱,叫着下城楼去欣赏书法。

    一行人也先后下楼,在石堡城外,看着那遒劲郁勃,点画飞扬,又充满悲壮的几个字,皆露出了动容之色。

    裴旻再见自己力作,也是满意之极。

    论弓仁的书法造诣最深,震撼道:“石堡城有国公题字,将天下闻名!”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