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终于回来了
    相比论弓仁从艺术上考虑,郭知运的感慨更为深刻,他想起了这些年经由他手中受命攻打石堡城阵亡的将士。

    悲歌送壮士,丹心铸忠魂,简单直接,更胜千万无语。

    尤其是“大唐英烈,千古不朽”八字,更是深入他心底最深处,眼圈都有些红了。

    “某替那些阵亡的将士谢过国公了,若无国公这几个字,又有谁真的会记得这山崖下的烈士?”

    郭知运有感而发。

    裴旻道:“就算无人记得,他们的功劳,亦不可磨灭。正因为有了他们,华夏才能屹立至今。便是昔年五胡乱华那般磨难,也没能将我们击倒。”

    在石堡城住了一宿,裴旻一行人于翌日下了蒙赤岭,进入了鄯州地界。

    一入鄯州,裴旻一行凯旋之师,立刻受到了百姓的迎接。

    吐蕃自开元元年背盟以后,凭借河曲之地与石堡城的便利,没少出兵寇掠。

    鄯州兵灾虽不如洮州严重,却也有许多村庄受袭。

    鄯州百姓对于吐蕃是恨之入骨。

    大唐战胜吐蕃,并且夺回石堡城免去日后的兵灾。

    淳朴的百姓对于唐军自是感恩戴德,自发的送上了酒水食物犒赏。

    兵卒得此荣耀,一个个也都昂首挺胸,只恨不得在战场上没有多杀一个敌人。

    裴旻为了节约时间,直接离队先一步前往洮州。

    离开七月余,也不知洮州情况如何。

    身为洮州刺史,裴旻心中也挂念着洮州百姓。

    抵达洮州,少不得受到官员的祝贺。

    尤其是顾新、张九龄、袁履谦。

    他们是裴旻指定的洮州三把手,他不在的这些时日,政务皆由他们三人负责处理。

    如裴旻最初设想的一样,顾新有着淳朴的赤子之心,心向百姓,愿意为民请命,而张九龄是行政能手,处理大小政务有条不紊。至于袁履谦最是精细,掌握着财政大权,不多花一分钱,也不少花一分钱。

    三人相互配合,洮州政务全在他们的掌控之下,即便有麻烦,也早已解决了。

    裴旻看着袁履谦编写的营收账簿,对于三人的工作给予了肯定,也道明了真正来意:“在长安的时候,与陛下聊到河西九曲地的事情。陛下事先给我透了底,说只要我能收复河西九曲地,便封我为节度使。陛下一言九鼎,因不至于出尔反尔,高升节度使是十之**了。”

    顾新、张九龄、袁履谦三人互望一眼,皆看出了彼此眼中的震撼。

    节度使,那可是真正的封疆大吏,却不想裴旻年不过二十五,便获得如此雄职,实在了不起。

    但细细思来,以裴旻的功绩,却又理所当然。

    能在如此年岁,立下如此功绩,古往今来,本就没有几人。

    “此次来洮州,除了了解一下洮州的情况,也想问一问你们是否愿意随我一同上位赴任?”

    节度使身为封疆大吏,权力更是重中之重,也更需要文武心腹支撑。

    武将这一行不用说,神策军肯定是随他走的。封常清、李翼德、李嗣业、江岳皆是隶属神策军,有他们在,哪里不能去得。

    至于文臣一直是裴旻的弱项,好不容易凑成了顾新、张九龄、袁履谦三人组,可不想白白便宜他人,给他人做了嫁妆。所以事先征求他们的意见,真到升迁的时候,为他们表功提拔。

    这并不算拉帮结派,身居高位者,岂能没有几个信任的得利干将?

    张九龄、袁履谦毫不犹豫的应承了下来。

    张九龄才高志远,这在地方担任功曹,哪里比得上在节度使手上任职?

    袁履谦更不用说,裴旻的铁杆兄弟,自家兄弟焉有不支持的道理。

    顾新却有些迟疑,倒不是不愿意,只是家中有上了年纪的母亲,身体还不太好,不愿意远放为官,迟疑道:“不知刺史可知是哪里的节度使?”

    裴旻也知顾新家中的情况,笑道:“郭公身体抱恙,此次大胜之后,决定告病休养,私下与我说过会给跟陛下推荐我继任陇右节度使的职位,只是不知陛下那边会不会同意。此事真无法预料,毕竟陇右节度使是个雄职,盯他的人可不少,人脉不足也是我致命弱点……”

    大唐现今有九节度使,分别是范阳、平卢、河东、朔方、河西、北庭、安西、陇右、剑南这几处,其中拥兵最多的是范阳节度使,最富的是河东节度使,而陇右节度使拥兵次于范阳,富饶次于河东,存于两者之间。

    因故范阳、河东、陇右这三节度使的位子人人眼红,每每有空缺的时候,朝堂上皆会争的你死我活。

    就算有郭知运的推荐,裴旻也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取得陇右节度使这一位子。

    若是情况允许,他也想接替郭知运的位子,毕竟对于这一带他特别熟悉。更别说他知道大唐未来的主战场生西方,只要在陇右任职,不愁无功绩可领。

    “有幸在刺史麾下任职,顾新万分荣幸。只是母亲身体不适,不敢远走他乡任官。若刺史得以继任陇右节度使,自然效命帐下,毫无怨言。非是如此,实是在下没这福分。”顾新也想更进一步,只是世间事情无法两全,相比自己的官运,他更加看重视自己的母亲。

    “无妨!”

    顾新才干只能算是一般,裴旻看中的正是他高尚的品格,虽有遗憾,却早在意料之中。

    有张九龄、袁履谦两人,以目前他的情况,以是心满意足了。

    在洮州住了一宿,裴旻与大部队汇合,一同往长安而去。

    长安李府!

    自从与李林甫再会,裴云一直住在李府,与他这位昔年的同窗好友抵足而眠,促膝长谈,大有怀念旧时光的感觉。

    李林甫自身展现的才智,再一次折服了裴云。

    裴云是裴家未来家主的候选人之一,他野心甚大,对于裴家家主是势在必得,将李林甫视为人生益友,最值得信赖的知己,有心借助他的智谋,击败其他的候选人,成为唯一人选。

    自李林甫为之定计之后,裴云一直关注着裴旻的动向,知道他凯旋归来,心底不急反喜,大笑的对李林甫道:“林甫兄,裴旻终于要回长安了,听说陛下还特地让太子十里相迎呢!”

    李林甫眼中有着不明的味道,心想:“终于回来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