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太子李瑛
    长安郊外十里亭。

    郭知运、裴旻、论弓仁在礼部的引领下走向了皇太子李瑛所在的十里亭。

    对于李瑛,裴旻印象不深,只是知道李瑛给李隆基赐死了。

    现今朝堂有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皇后无子嗣:王皇后是李隆基的发妻,贤良淑德,有长孙皇后之风。在患难时给李隆基极大帮助。但不知什么原因,王皇后无法生孕,至今无子嗣。这也意味着无法依照嫡长子继承法来决定皇储之位。

    李瑛是李隆基次子,李隆基掌握实权之后,因长子李潭曾在苑中打猎时,面部为豽所伤,脸上有严重的疤痕,给破了相。

    皇帝破相不雅,次子李瑛也得以升任皇太子。

    李瑛在历史上给赐死的因由相当的扯淡。

    李隆基有一妃子是武则天的侄孙女,因父亲早逝,得到武则天庇荫自幼于宫中长大,对于宫斗极为热衷,工于心计。因长相娇媚,善解人意,深得李隆基的宠信是为武惠妃。

    武惠妃想要自己的儿子成为太子,以掌握天下之舵。

    在某一天某一日。武惠妃对李瑛说皇宫有贼,请李瑛帮着抓贼。

    李瑛二话不说,领着李瑶、李琚,兄弟三人穿上甲胄,入皇宫擒贼。

    而另一边武惠妃又对李隆基说,“太子跟二王要谋反了!他们穿铁甲进宫……”

    然后李隆基就将他自己的三个儿子给赐死了。

    整个过程充分的体现了李瑛的无知以及李隆基对于自己信任的人的那种近乎白痴愚昧的相信。

    皇宫大院闹贼,需要一个太子出马?

    而三个儿子穿着铠甲入宫,就是造反?还赐死?

    比后世的清宫剧都可笑的剧情,实实在在的出现在历史上。

    裴旻想着这过往,也不知是应该笑李瑛这个太子脑残,还是笑李隆基这个皇帝智障。

    也许李瑛不像当年章怀太子那样贤明,是个二货蠢蛋。所以对他的冤死,虽然是李隆基的错,却也没有人为他鸣冤。

    胡思乱想间,裴旻来到了近处长安近郊。

    远远望去,旌旗遍野,规模隆重。

    十里亭外一个穿着黄色蟒袍的人影往他们这边眺望。

    负责接洽的礼部官员正是裴旻的老大哥贺知章,含笑着看着凯旋归来的三人道:“太子殿下正在前方迎接诸位凯旋。”

    裴旻等人早已得知消息,备足了礼节功课,一并下马步行去见皇太子李瑛。

    在这种场合下,裴旻也没有与贺知章交谈,只是于之比划了一个喝酒的手势。

    贺知章作为头号酒鬼,心领神会。

    他们一行人来到近处,李瑛看着一身戎装的兵将,声势浩大,忍不住小小后退了一步。

    他方刚十岁,身在皇宫大院,那里见过如此景象。

    “见过太子殿下!”

    裴旻、郭知运、论弓仁一并向李瑛行军礼问好。

    身后的兵卒也齐声参拜。

    裴旻身着明光铠,历朝历代皆有特别规定,身着铠甲的将士面君可免大礼,只需作揖便可。

    他稍微弯腰,正好将李瑛那肉嘟嘟脸上的惊惧看在眼里,虽说对于一个十岁小孩不能过于苛刻,但是身为皇储不说要有过人之能,至少不能过于平庸。

    见兵士都给他行礼,李瑛方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份是太子,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唐皇储,胆气也足了些,大声道:“诸位为我大唐收复失地,开阔疆土,功勋卓著,实是我大唐功勋重臣,快快免礼……”

    “谢殿下!”

    裴旻一行人谢礼之后,在礼部的安排下重新进了皇城。

    离之前的庆贺还不满一年,可长安百姓依旧表现的极为热情。

    尤其是这一次的胜利属于收复失地,开拓疆土,这份荣耀大唐已经二三十年没有体会过了。

    遥想当年太宗皇帝四方征战四夷臣服,再想高宗皇帝打下古往今来最大的华夏疆域。而到了武后朝却让吐蕃欺负,让突厥打脸,连小小的奚族契丹都踩在头上耀武扬威,实在是莫大耻辱。

    如今新皇在位不过短短数年,先从奚族、契丹手中夺回了辽东,现在又收复了河西九曲地。

    百姓心中依稀觉得昔年的大唐又回来了,那个让四夷闻风丧胆的王朝再度露出了獠牙。

    庆贺胜利,怎么也显得不够。

    一如既往,大军经过朱雀大街,直抵皇宫太庙,迎接他们的是祭祀天地,献俘太庙,阅兵承天门三项必行之事。

    在进行献俘太庙的时候,裴旻察觉身旁的郭知运有些异常,似乎坚持不住了。

    这位老将抱病在身,哪里受得住这般无聊繁杂的礼节。

    裴旻赶忙扶着他让兵士带他去太医署休养。

    好在献俘仪式重点在于俘虏而不是裴旻他们一行人,他们的异动,并未影响仪式的进行。

    但是郭知运的异样却在文武百官的眼中看着,各自有了打算。

    郭知运坚持不住,裴旻作为副帅,阅兵仪式自然由他指挥。

    这一次裴旻站得昂首挺胸,与此前的不够格,现在他是问心无愧。

    阅兵结束,李隆基在武德殿设宴,几乎三品以上的大员皆给邀请成为陪宴宾客,也足见对于此次大胜,这位李家三郎是如何的重视。

    裴旻看着位于首席的宋璟,心底已然知道姚崇果不其然的给罢了相,心中有着小小的遗憾。

    姚崇便是这样的人,对他才华佩服认同的同时,他的品行性格又让你无法接受。

    这胜利的宴席,自然是充满了欢声笑语。

    裴旻有些坐立不安,比起这个庆功宴,他更想回家,看他的母亲、夫人以及尚未出世的孩子。

    直至夜幕降临,宴会方才结束。

    裴旻迫不及待的要走,高力士快步走后面跟上,叫道:“裴国公,裴国公,请留步!”

    裴旻真想当做没听见,无奈打的掉头道:“高内侍,你就不能当做没看见我嘛!”

    高力士笑道:“陛下有请,在下可不敢怠慢。国公放心,陛下对国公器重非常,定会体谅国公急于回家的心思,不会耽搁太久的。”

    “好吧!”裴旻应了一声,颇为无奈的跟着高力士。

    两人一路闲聊。

    来到武德后殿,李隆基一身便衣,见裴旻走进殿内,大笑着上前道:“静远莫怪朕坏了你的好事,实在是有事于你商议,不说朕可睡不着觉。”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