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意图称臣的吐蕃
    李隆基热情的拉着裴旻坐下。

    裴旻疑乎的看着李隆基,不知这李家三郎发生了什么,如此兴奋。

    李隆基带着几分欣喜的道:“静远这一次可是大大的给朕出了口恶气,都将吐蕃打成惊弓之鸟了。”

    裴旻不解的看着李隆基,不知他此话何意,心念电转,肃然问道:“是不是吐蕃那个使者隆朗赤提出了什么要求?”

    李隆基拍腿道:“不是什么要求,是哀求乞求,隆朗赤此来,几乎不要了廉耻,半点大国的尊严也没有。静远这一战,可是将他们的脊梁骨打断了。”

    裴旻看着欣喜的李隆基,却笑不出来。

    在他的记忆里,吐蕃可不是如此不经打,他们也为王忠嗣、哥舒翰修理的挺惨,但依旧顽强的趁势崛起,成为让唐帝国、阿拉伯帝国都为之瞩目的存在。

    那个时期的吐蕃大有第三帝国的架势,军事实力更在大唐之上,与阿拉伯帝国在西域打的热火朝天。

    在裴旻眼中吐蕃一日不灭永远是大唐不可轻视的敌人之一。

    一战打断吐蕃的脊梁骨?

    裴旻怎么也是不信,沉声道:“陛下,吐蕃没您想象中的弱。是因为吐蕃前赞普自毁长城,导致军中青黄不接,没有优秀的将校担当大任,这才是臣从容取胜的关键。吐蕃之弱,不在于国弱,而是缺乏优秀的将领,军事统帅。只要他们寻得优秀的军事统帅,我们未能赢得如此轻松自在。在决战之前我们也遇上了吐蕃的一位小将,极有军事天赋,有可能扛起吐蕃的军事,成为我军劲敌。”

    李隆基皱眉道:“难道隆朗赤真是装的?”

    裴旻道:“我虽不知吐蕃提出了什么要求,轮番的失败,确实伤了他们的筋,动了他们的骨,但不足以形成致命伤。他们还有于我们一战的力量,这一点,臣能确定!”

    李隆基也不隐瞒,直言道:“就在前日,隆朗赤突然提出了一个提议,说愿意向我大唐称臣,并且每年加倍向我们进贡,只求我军能退出莫离驿。说什么他们已经让静远的手段吓怕了,你们在附近,他们的牧民根本不敢在青海湖放牧。”

    “原来如此!”

    裴旻瞬息间明白了吐蕃的用意,也知道了为什么李隆基会如此兴奋了。

    吐蕃崛起之初,正是贞观朝,唐朝军事最强盛的时候。

    那时候的李世民重心在西域,根本没有将吐蕃放在眼里。

    到了高宗朝,吐蕃已经崛起了,而且拥有噶尔·钦陵这样的名将,在军事上有了跟唐朝分庭抗衡的实力。

    也因如此,唐蕃两国盟约并不是主从约定,大唐亦非是吐蕃的宗主国,是舅甥盟约。

    唐是舅,吐蕃是甥,长一辈的关系。

    若真能定下主臣约定,吐蕃就是大唐的附属国,吐蕃的赞普将接受唐朝的册封,相互来信的时候,还要称臣。

    虽是一个形势,但意义重大。

    此事若在李隆基手上完成,从意义上来说,将会是超越前朝的壮举。

    李隆基哪有不心动的道理。

    “陛下!臣以为促成吐蕃妥协的有两点!其一……”裴旻伸出一根手指道:“他们元气大伤,需要我们帮着恢复元气。成为我大唐属国,能够享受属国的减税通商待遇,可以促进他们的经济。其二……”他竖起第二根指头道:“也是最关键的,他不想让我们威胁青海湖,更不想让我们适应高原反应!”

    “高原反应?”李隆基有些茫然。

    裴旻笑着解释道:“就是所谓的水土不服,吐蕃地势远远高于我们大唐。水土不服格外严重,会给我军造成极大的困恼,也是吐蕃一直以来的倚仗。只要有水土不服的存在,他们便如壁虎一样,即便我们砍掉他们的尾巴,他们只要缩在山上,终有重新长出来的一天。但若我们有一支能够在高原上作战的军队,情况立刻不同了。再长命的壁虎,只要砍掉他们的脑袋,也无回天之力。我们拥有一支能够高原作战的军队是吐蕃最不愿意看到的。”

    “为了防止这点,他们甚至提出了称臣,可见他们对我大唐防范之心何其之重。这也侧面预示了一点,吐蕃的妥协并非真心,而是为了学习勾践!一时辱,算不得辱,笑到最后,才是赢家。现在赢家是我们,可不能让吐蕃笑到最后。”裴旻慎重的说着。

    李隆基神情肃穆,越王勾践尝粪卜疾,卧薪尝胆谁能不知?

    裴旻道:“其实舅甥盟约还是称臣,意义不大。难道吐蕃称臣了,陛下真能左右吐蕃的政局?不过是字面上的好听而已,意义不大。以陛下的雄心壮志,难道仅限于让吐蕃称臣?诚然,让吐蕃称臣,确实超越前朝。可也仅是好听一些而已。与我大唐天兵杀进逻些,攻占布达拉宫比起来,到底哪个更有意义?”

    “当然是后者!”李隆基听了眉飞色舞,随即怒道:“好一个隆朗赤,险些给他蒙混过去了。他定是得知了静远即将来长安的消息,见协议一时无法达成,担心你坏他大事。干脆抛下如此诱惑……朕就觉得有鬼,才没答应,要听听你的意见。如此说来,静远取莫离驿是为了长远考虑!”

    裴旻道:“即为长远,也为当下!陛下,这口绝不能松。”

    李隆基突然皱眉道:“比起隆朗赤的满嘴谎言,朕自是相信静远的忠言。只是最近这些日子,隆朗赤手段尽用,朝中不少大臣为他说服。觉得修建莫离城,在莫离驿长久并不值当,每年需耗费数十万贯军费,甚至引发不必要的战事争端,得不偿失。尤其是称臣一事传出,文武百官大多数都抱以认同的态度。毕竟吐蕃高原贫瘠,从经济而言,不适合征伐。”

    这一点裴旻认同,却不赞同,就如高句丽一样,高句丽地处偏远,穷山恶水,征伐确实伤损国家经济,得利不大。但是后方不稳,前面如何发展?就算是亏,高句丽也不得不打。

    吐蕃亦是一样,从经济民生考虑,文臣顾虑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但该打的还是要打。

    “无妨!”裴旻眯眼道:“明日早朝,陛下召见臣入殿。不过三言两语,保证满朝文武瞬间达成一致。”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