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倒戈的户部尚书
    自古文武殊途,文臣武将的意见,向来难以达成一致。

    李隆基当皇帝从先天年间算起,以有七年时间。

    这文武意见相左,由他这位皇帝下最后的决断,屡见不鲜。

    如今文武一心,让李隆基讶异之余,一时也看不透武将的心思,对于裴旻能否扛得住文武夹击,不免为之担忧。

    这众口一致,他这个做皇帝的也不好拒绝,只能道:“莫离驿是裴卿千辛万苦取得的,想我大唐兵威赫赫,贞观、永徽战功何其彪炳,开疆扩土十数万里。经数十年发展却疆土沦丧,战功不显。如今好不容易收复疆域,还夺取了吐蕃的战略要地,就这样送回去,怕是不妥,也会寒了将士的心,先听听裴卿的意见再来定夺。”

    文武听李隆基如此说来,也未拒绝。

    裴旻虽不是这次动兵的主帅,却是总指挥,只要说服他,大事可定。

    李隆基让高力士去叫裴旻。

    百官也未干等,而是针对如何开发河西九曲地相互商议起来。

    直至裴旻的到来。

    面对裴旻,王琚倒没有显得咄咄逼人,毕竟裴旻凶名在外!这厮上的了战场,下的了江湖,提笔能写诗作文,张口能编句骂人,实在不好对付。

    不到逼不得已,王琚不想得罪于他,带着几分诚恳的道:“裴国公,我大唐经二张乱国、韦后乱政、太平专权好不容易有了今日局面。陛下雄才大略,有太宗之气,立志发展。为天下百姓能够安定,开垦荒地,修建河渠。又推行军制马政,每一样皆是利国利民之举!”

    “但是,国力有限,人力有限!就如隋时杨广。平心而论,杨广开运河、建东都当真是无义之举?其实并不尽然,开运河连接江南漕运,建东都以定两京地位。本无可厚非,但是他无视劳力,无视百姓生计,无视国家负担。以至于百姓为了逃避徭役,将自己的手脚打断,笑称福手福足。直接导致短短十数年,天下百姓起义百起,隋朝崩奔离析以致灭亡。无视百姓,无视民生,滥用民力,即是民贼。”

    “当然……陛下英明神武,岂非杨广可比?只是而今国库并不富裕,募兵马政自不用说,还有河西九曲地的开发,大运河的疏通,这一切都需由户部拨款。不怕国公笑话,户部国库余钱不足。派遣军马固守莫离驿,军饷粮草器械设备等等皆是不小的数额,在下以为,能省则省吧。”

    这伸手不打笑脸人,王琚如此态度,裴旻也不好扇他耳光,笑道:“王尚书言之有理!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前人的经验,我们身为后人自当多需注意。只是……”

    王琚正想松口气,听到“只是”一颗心又吊在口腔里了。

    裴旻道:“尚书是给吐蕃忽悠了!不了解情况,您以为吐蕃位于高处,那里环境恶劣,荒芜凋敝、破败不堪?”

    “大错特错!”

    他重重的说了这四个字,道:“吐蕃这是关着门闷声发大财,不亲眼所见,不亲眼所望,常人根本想象不到青海湖的富饶。”

    王琚莫名的看着裴旻。

    裴旻道:“打个比方来说,我大唐关中八百里平原号称天府之国,江南号称鱼米之乡,而青海湖的资源绝不逊于关中、江南半点。”

    听了裴旻的话有人动容,有人不可置信。

    裴旻续道:“吐蕃产盐,人尽皆知!但你们不知道他们盐资源富裕到何等地步!一个盐田,便能满足我大唐天下所有百姓千年的用盐所需,远远超乎你们所有人的想象……”

    他这话一出口,满朝文武都直了眼。

    裴旻当年去青海旅游的时候,导游跟他说过青海有大大小小的盐湖一百多个,其中一个大一点儿的盐湖的食盐蓄藏量,便够全世界使用数十年、上百年。

    若算上青海柴达木盆地南部的察尔汗盐湖,够全世界七十亿人吃上千年,而且还吃不完……

    所以**时期所谓的断盐,其实就是一个笑话!

    因为青海盐湖的盐,几乎是吃不完的,吃的还没有它再生的多。

    裴旻不理会文武百官的表情,自顾自的道:“在莫离驿的西面,有一个小盐湖,应该够我大唐全国百姓吃五十年。在西面过了大非川有有一个茶卡盐湖。是四大盐湖最小的一个,不多,也就够我大唐吃个千八百年。跟腹地的察尔汗盐湖没得比。”

    文武百官脑子有些跟不上节奏了,盐是战略物资,天下人没有一日离得开盐,可是暴利中的暴利。

    也因如此汉武帝才会颁发盐铁官营的任命,并且沿用至今。

    盐税是唐朝经济的一大来源,用不完的盐,那可是用不完的金子铜钱!

    “所以!”裴旻提高了声音道:“我取莫离驿,即有长远的思量,也有近处考虑。我大唐几大产盐基地皆在海边,离我们最近的也在东海,东海之盐,补给北方,由是不足。我关中、陇右、凉州所用之盐来至于江南,万里迢迢,运输费用,可想而知。而且西域缺盐,吐蕃掌握了盐资源,高价卖于西域,牟取暴利。我西域都护府为了省事,也不得不向之求购。如今莫离驿之盐可以用于关中、陇右、凉州,甚至西域。将节省多少运费,赚取多少银钱?不知诸位想过没有?”

    “为了吐蕃那一点点双倍贡品,退出莫离驿?”裴旻带着几分嘲讽的道:“那就是最大的蠢蛋,为了胡麻而丢西瓜的愚蠢之举。”

    胡麻也就是芝麻!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户部尚书王琚,这位反对驻军莫离驿的先锋,急着眼道:“陛下,微臣愚昧,竟不知青海湖富饶至此。臣提议,应当立刻增兵莫离驿,户部愿意召集工匠出资修建莫离城。”

    这位户部尚书态度立刻来了大转变。

    这一下武官傻眼了,葛福顺道:“如此只怕会引起吐蕃恐慌,再起战事!”

    裴旻正想说话,王琚先一步厉声道:“身为武官,葛大将军竟说如此惧战之言,不觉羞愧!身为朝中大将,敌人来袭,自当领兵去战,哪有退缩的道理!”

    葛福顺一口老血,险些喷出来。

    李隆基呆呆的看着这一变故,有些无言以对。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