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上门挑战
    安史之乱的形成有很多种原因,不排斥李林甫、杨国忠、杨玉环、安禄山这些人的影响。

    可真正归根究底还是在于李隆基自己身上。

    李隆基前期特别激进,热衷于功勋,干了许多的事情,成就了赫赫有名的开元盛世,也犯下了不可避免的过错:如听信谗言,罢免王忠嗣,自毁长城。

    似乎前期用力过猛,后期安于享乐,导致大好的前景崩盘败坏,也彻底将大唐推进了深渊泥潭。

    对于安禄山、杨国忠这些安史之乱的元凶之一,裴旻并不打算犯过。

    同时也清楚一点,若是李隆基依旧如历史上那样,即便没有安禄山也有胡禄山,没有杨国忠也会有李国忠,李隆基才是一切的关键所在。

    之前他空有宠信却无实权,也不好规劝,免得适得其反。

    如今功绩地位影响力都有了,是时候旁敲侧击的劝谏一番。

    不过也只能旁敲侧击,毕竟李隆基现在还是无辜的,总不能将他当下没有干的事情也算在他的头上。

    李隆基觉得裴旻这话甚有道理,肃然道:“裴卿这一番话,发人深省!朕自当牢记在心……”

    裴旻尴尬笑道:“陛下别嫌臣啰嗦就行。”

    李隆基摇头道:“古来就有忠言逆耳一说,何况裴卿说的可比谏官的老生常谈要悦耳的多,对了,刚刚我下达了任命,命王君毚在郭节度使休养期间,暂代陇右军务……”

    裴旻听了有些讶异,有些遗憾,还以为陇右节度使非他莫属呢,笑道:“王将军智勇兼备,确实可当此大任,陛下好眼力!”

    李隆基似笑非笑的看着裴旻,道:“你就没有什么想法?”

    裴旻笑道:“臣与王将军并肩战斗过,深知他的能力,定能护好陇右安危。”

    他这话说的是真心实意,王君毚历史上得到了郭知运的推荐,继任了陇右节度使的位子。驻守西方有年,为戎夷所畏,与郭知运功名相同,号称“王郭”。

    “不过……”裴旻随后又颇为不好意思的道:“其实臣也有那个本事守好陇右的。”

    “哈哈!”李隆基听到这里,大笑起来:“朕真以为你要让贤呢!”

    裴旻心中郁郁,但还是如实道:“这不是让贤的问题,王将军确实有能力当此重任。陛下用人适当,臣只能暗自羡慕了。”

    李隆基心中暗赞,自从郭知运病倒后,他收到不少举荐。为了证明自己能担大任,吹捧自己排挤他人,令他不厌其烦。如裴旻这般,明明动心,却能坦诚赞扬对手。这份心胸,实属罕见,笑道:“朕不逗你了……昨日,朕去探望郭节度使,节度使向朕举荐了你,说守陇右王君毚绰绰有余,但要成太宗、高宗之业,驱兵青海湖破逻些攻占布达拉宫却非你裴国公不可。朕同是这个想法,只是这任命不先下达,迟些日子再说……”

    裴旻诧异的看着李隆基,想着他不是想反悔了吧?

    李隆基似乎看出了他的意思,佯怒道:“想什么呢,朕身为大唐天子,一言九鼎,既然许诺你的事,岂会出尔反尔?朕是为你考虑,大战过后,琐事甚多。朕命下达,你还能在长安待着?陇右以防吐蕃为主,合约不日定下,短期内陇右安定无虞,有没有节度使在任上关系不大。朕这是念你这些年劳苦功高,给你放些许假期,让你好好陪陪母亲孩子!陇右节度使,这个位子,朕给你留着呢!”

    裴旻大喜过望,忙道:“陛下仁德贤明可比尧舜禹汤,文武周公。臣拜谢!”

    念及李隆基如此为他着想,心中也有小小的感动。

    李隆基笑道:“既然如此,这休息期间,也别闲着,好好抓抓梨园,可别拖了歌部的后腿。这些日子,朕也没去过梨园,只是让力士代为关注。根据力士回报,李龟年已经作了一首新曲,叫做‘渭川曲’,可是难得的佳作。这个李龟年,确实是个人才,你别给他比下去。”

    裴旻暗笑李隆基果然爱歌舞成痴,应道:“陛下放心,假期的这些日子,定将梨园舞部的水准提高。”

    李隆基如此为他考虑,这投桃报李,也该在梨园上花点心思。

    只要李隆基一直遵守约定,不以个人喜好影响国事,陪他玩玩又如何?

    跟李隆基吃了午餐,裴旻匆匆出了皇宫。

    娇陈的身孕也有将近十个月了,他们恩爱非常,又精气旺盛,不说夜夜生欢,也是六日一休,细算不到是哪天怀上的,古代的预产期远不及后世准确,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到了临盆的日子。

    若无必要,裴旻真不想跑这一探,安心的期待着孩子的降临,才是他当前最渴望的事情。

    回到裴府,裴旻一进大门。

    却见管事宁泽慌慌张张的迎面走来,见他回来忙道:“少爷,您回来的太及时了。”

    裴旻喜道:“难道是夫人生了?”

    宁泽忙摇着头道:“不是,是有人向你挑战……”

    裴旻皱了皱眉头。

    随着他的武名越盛,上门挑战的人,越发稀少了,就算是有个别的,也是来至于其他地方的江湖人。在长安关中这一亩三分地,对于他这个“天下无双”,以是无人不服。

    不过此刻他并无心情应战,说道:“是我疏忽了,从今日起,在夫人还未生产之前,拒绝任何人的挑战。今日此人,好生招待,说明情况,将他送出府去吧。”

    宁泽苦笑道:“可关键是公孙曦姑娘去了,她来府中找裴母、夫人说话,正好知道有人来挑战,就急急去了。对方似乎见公孙姑娘是女的,不愿意动手。反而激怒了公孙姑娘,正逼着来人跟她打呢。我见劝不住,想去隔壁找姐姐。公子来了,就好办了。”

    裴旻以手扶额,无奈道:“那我去看看!”

    一路急行,还未到剑阁,裴旻耳中以听得各种哀嚎惨叫,凄惨无比。

    裴旻、宁泽对视一眼,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脚步。

    还没走到剑阁门口,一个人影飞了出来,在地上连滚了好几个圈,方才停下来。

    公孙曦风风火火的冲剑阁,脸上却是有些焦急。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