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腹有剑
    计策!

    李林甫当然知道!

    正是因为他的计谋够阴险够毒辣才能得到裴云的信任,将自己知道的一切如实以告。

    这也是李林甫高明所在,裴旻的为人世人皆知。

    他虽然不是什么圣人,但三观极正,为人正派,尤其是在大是大非面前,没有半点含糊。

    面对如此人物,李林甫深知自己不能表现的太过卑鄙无耻。

    尤其是裴旻重义,能够为了朋友不避忌讳,替之戴孝。

    假若裴旻知道他卖友求荣,即便助他成事,也会看不起他,得不到因有的好处。

    所以一开始,李林甫就为了迎合裴旻的胃口,展现出了自己的大仁大义,将自己得知机密的原因编成了酒后吐真言。

    如此一来,也有了一定漏洞。

    酒后吐真言属于裴云的无心之举,不在自己的控制范围之内。

    他不可能知道太多太细的东西,知道的越多,反而会露出破绽。

    而且他出的计策太过毒辣,裴旻若是知道全部,必然徒生无上怒意,甚至于失控暴怒,更有可能血洗裴家。

    这事情一但闹大,李林甫也担心裴家会弃车保帅,将他供出来。

    那时候反而无法预料掌控。

    种种考虑,李林甫这里选择不清楚。

    也可见李林甫的心思计谋,确实深沉,面面俱到堪称天衣无缝。

    只是李林甫千算万算,算不到这世界还有一种叫做穿越者的奇葩生物。他们能知过去未来……

    裴旻见李林甫说不知道,也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眉头皱了一皱,问道:“那你可知裴家到底安排了哪些人在我府上?”

    裴府占地面积极大,府中丫鬟也不少。

    尤其是人发达了,注重享受,府中丫鬟家丁越来越多。

    不过当初裴旻得到太平赠送府邸的时候,还是一个小**丝,请不起多少佣人。

    最重要的管事宁泽是薛讷赠送的,丫鬟的钱也是薛讷掏的腰包,数量有限。他不求能知道详细的名字,若能知道一些细节,四舍五入下来,也很容易抓出内奸是谁。

    李林甫道:“名字不太确定,只能肯定是府中负责打扫的丫鬟。我记得很清楚,裴云醉后高呼‘只恨两个贱婢不抵用,只能负责屋舍打扫,不能进裴府厨房,无法负责府中膳食,不然焉有如此麻烦’。”

    说道这里,他目光灼灼的看着裴旻,发出一声感慨道:“所谓英雄无惧无畏,便是指国公这般豪杰。裴家卑鄙狡诈,派出内应五年,依旧奈何不得国公。足见国公之胸怀是何等坦荡,让宵小都无计可施。”

    裴旻有些脸红,让李林甫夸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多谢了!”裴旻这一谢是发自内心的感激,裴家人谋划已久,当年入府的几个丫鬟现在都算是府中老人,有了一定的地位,长此以往下去,地位只会越来越高。

    现在她们没有发现什么,并不意味着以后也不会。万一真在某个机会让她们得意接触到膳食,从而发生什么事情,那时他找谁哭去?

    裴旻想都不敢想下去。

    拳头紧握,原先他不跟裴家计较是因为他的一身才学终究是裴家书院所学,他的启蒙恩师裴行本对他恩重如山。

    当初他反出裴家,裴行本送给他的那份字帖,到现在他都收藏着。

    论字迹书法,裴行本不及张旭、贺知章万一,更不及公孙姐妹赠送给他的王羲之的《乐毅论》。但比珍贵的程度,在裴旻心中裴行本的《劝学》当属列第一。那是长者的谆谆教诲,有着非凡的意义。

    所以裴旻并不恨裴家,只是不愿见到自己的娘亲受辱,断了与裴家的联系。

    可他想不到裴家堂堂世族大家,竟然如此小肚鸡肠,甚至派出了内应,用出这等卑劣手段,甚至可能威胁到他的家人。

    事情到这个地步,裴旻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了!

    再不反击,裴家主家的那些人,真以为他裴旻好欺负。

    李林甫受宠若惊的道:“国公太客气了,在下相信换做是任何一人,都会做在下一样的事情,都不愿意见国公如此英雄为宵小所害。就如当初国公不愿意见王海宾那样的英雄含冤受辱一般。昔年听闻王海宾之事,气得是义愤填膺,整夜不能入睡,还好有国公在,将军中宵小,一扫而净……”

    不动声色的,他又拍了一个马屁,顿了顿道:“在下有一计,可以帮国公彻底解决裴家之难。”

    裴旻忙道:“快快说来!裴家实在欺我太甚,忍无可忍!我也没功夫跟裴家人耗来耗去,要的就是彻底解决问题。”

    李林甫坐直了身子,清了清喉咙,脸上洋溢着自信的微笑。

    裴旻暗笑就李林甫这装逼的劲头,给他一把孔明扇几乎就是诸葛亮再世了。

    只听他道:“这也是在下假借切磋来府中的原因,在下不想让裴家在府上的细作知道我来过,乔装成上门挑战的是最佳的办法,只是想不到引发了一场误会。”

    裴旻“哈哈”一笑,又为公孙曦道了一个歉。

    李林甫再次显现了自己的大度,不予计较,接着道:“那国公府里的那两名内应,干了许多年,一事无成,心底定是很急。只要国公能找出她们来,给她们创造机会,不怕她们不上钩。国公最好是用一些军事机密来引诱,偷窃军事机密,可是不小的罪名。”

    裴旻动容看着李林甫,想到了他另一个评价“腹有剑”,也是口蜜腹剑的来源。

    李林甫这招实在够绝,于朝中大员府上安排内应偷窃军事机密,这个罪名轻则杀头,重则完全可以套上叛逆谋反,勾结外族的大罪名灭门!

    试问不想谋逆不打算谋反不勾结外族,好好的一个家族费尽心思的偷窃军事情报,说出去谁信!

    李林甫出手,完全不留余地,直接能将裴家置于死地。

    李林甫笑道:“在下知国公为人正派,但是想要一劳永逸,唯有下重手,方能达到目的,令裴家妥协。一招即中,无后顾之忧。”

    裴旻拍腿道:“妙哉!看不出来,你有如此心思谋略!”

    李林甫惭愧道:“雕虫小技而已,在下要跟国公学的还有很多呢。”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