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如来佛手中的孙猴子
    瞧着面前的李林甫,裴旻突然有些为难,怎么收拾他是个挺难选的选择。

    李林甫这厮现在还未崛起,属于人生低谷,以他的地位要整对方,比喝水吃饭都要容易。

    只是以李林甫今日的表现,完全可以看出来:这家伙真实的文化水平不怎么样,可装腔作势的本事一流。就凭他在礼节上的表现,自称圣人弟子时候的高傲,实难想象他的文化水平底下,是名副其实的学渣。

    会逢场作戏,加上擅于欺下媚上,阿谀奉承,偏偏有着与文化水平完全不符的行政能力,外加一肚子的坏水。

    这家伙完全符合一个奸臣的“美好”特长,天生就是当官的料。

    现在应各种原因,龙游浅滩,一但寻着个机会,必将趁势而起,升官发财。

    以他这种低劣的品行性格,职位越大对于权势的渴望越大。加上他文化水平不高,有着自卑心态,担心别人爬在他头上,不断的排除异己,蔽塞言路,然后为了大权在握鼓动李隆基贪图享乐,将朝中大事交由他一人处理。

    最后这逼是学渣,喜欢重用学渣,无度的任用没文化的胡将,导致安史之乱爆发……

    有史为鉴,联想到李林甫表现出来的能力,裴旻几乎推算出了他的未来。

    这毒瘤绝对不能留在朝堂上,一但让他得到飞升的机会,后果不堪设想。单纯的打压,确实可以打压他一时,然而打压不了他一辈子。

    以李林甫的能力,只要给他一点机会,他都有可能崛起。

    裴旻自问不能看他一辈子,什么事情也不干,心中甚至动了杀心。只有杀了他,才一了百了。

    只是李林甫有个皇亲的身份在身,固然没有什么软用,不能给他带来实际便利,却等于是一张护身符,谋害皇亲的罪名可不小。

    心思转了一轮,裴旻心中已有定计,道:“你帮我除了隐患,又为我献计,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李林甫直起身子,慎重的拜了下去道:“在下倾慕国公久已,今日所作所为,只为了人间公理,绝无半点私心,不求任何回报。”

    裴旻见李林甫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笑道:“你用心纯正,但我也不能白欠你人情。这样吧,我看你才略不凡,正好我身旁缺人手,陛下以许诺我节度使之位,待任命下达之后,我给你个职位,如何?”

    在唐朝基本上已经废除了幕府制度,不再如以往一样,只要位高权重,便能自己开府招募幕僚,组建一个小朝廷。

    但是节度使是镇边大帅,待遇有所不同,有开边镇幕府的特权。

    毕竟节度使权力过重,边境重担压在一人身上,还不许节度使招募心腹协助,以不现实。

    因此只要李隆基的任命下达,裴旻立刻能组建自己的边镇幕府,可以任命副职、行军司马、判官、掌书记、参谋、推官、支使、巡官、衙官、随军、要籍、进奏官等一大票的职位,组建自己的合法小朝廷。

    顾新、张九龄、袁履谦三人是他内定的人选,加上李林甫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也不少。

    李林甫大喜过望,再次拜服于地道:“国公乃当世英雄,在下素来敬仰,能在国公麾下任职,三生之幸。”

    这离开京城去外地为官,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却不失为一条崛起的途径,无论如何都比他现在要强。

    只要能闯出一点名头,找个机会回京也是一样,无论如何也比当一个千牛直长要好得多。

    身为皇亲,李林甫没有一步步走的想法,他眼高于顶,不是屈居人下之人。

    裴旻却有另一番心思,只要李林甫跟他去了陇右,那时他就如跳到如来佛祖手中的孙猴子。任他本事再大,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两个各怀心思的达成了一致目的。

    “为了避免让人怀疑,我就不送你了!”裴旻表现出了自己求贤若渴的心思。

    李林甫也是高兴,任他心思如何诡诈,也不可能知道裴旻对他所虑甚多。

    在他看来,自己不过是一个小人物,根本不值得裴旻为之花费心思。

    李林甫离开之后,裴旻找来了宁泽。

    “对于我跟裴家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宁泽道:“世面传的都知道,身为府中管事,理应知道什么人是公子的朋友,什么人心怀叵测,不安好心。”

    裴旻点了点头,宁泽身为管事确实干得出色,尤其是他不在的几年里,府上上下的事情,打理的井井有条,年逢过节收受礼物,什么人的礼物该收,什么人的礼物不该收,什么人需要还礼,什么人不需要,都处理的妥妥当当,给他减少了不少的工作量。

    他将李林甫反应的事情说给宁泽知晓。

    宁泽也是一脸意外,惭愧道:“在下失职,对于此事竟毫无察觉。”

    裴旻理解的笑道:“要是此后丫鬟家丁出现这般情况是你失职不假,府中的第一批丫鬟来的比你还早些,与你无大关系。不过……”他强调道:“此事不允许再次发生,尤其是负责府中膳食,能够出入后院的下人,更是要知根知底,不能有任何马虎。”

    “明白!”宁泽慎重应道:“这点公子放心,随着公子地位越高,这方面在下也尤其注意,身居要职的都是可信之人。回头我再重新调查一遍府中所有丫鬟的来历,确保万全。”

    “嗯!”裴旻点头赞同,为了家人的安危,花费多大的功夫也不嫌麻烦。

    “要记得暗中进行,别大张旗鼓的,弄得府中人心惶惶,反而不美。尤其是第一批的老人,现在看来,当初不够谨慎,问题可能更大,重新核对身份。对于府中的内应,不急着处理,万不可露了破绽,一点一点的分析排除,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再做决断。最近是夫人生产的关键时候。天大地大,夫人最大。不要因为此事影响到他的心情。”

    宁泽听了略显尴尬,以裴旻这样的身份能说出“天大地大,夫人最大”这样的话来,足见他对娇陈的宠爱,当做没听见的应了声道:“在下晓得。”

    裴旻走出剑阁,看着春日的午后阳光,默念了一句:“裴家要变天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