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好丑!
    一男一女,龙凤胎!

    全了!

    裴旻一蹦三尺高,笑道:“我罗家也是后继有人了……”狂喜之余,他拉着稳婆道:“婆婆,我什么时候能进去!”

    他心情实在高兴,和颜悦色。

    稳婆受宠若惊的道:“快了,就快了,整理一下就可以了!”

    “快些,快些!”

    裴旻从午边等到了晚上,耐心早已等消耗的差不多了,只恨不得立刻冲进去,见一见自己的两个小宝贝。

    好在稳婆并没有让他久等,约莫盏茶功夫,里边便传来了“可以了”的声音。

    裴旻“冲”进屋里,屋内檀香袅袅,如云似雾。

    稳婆、丫鬟正在有条不紊的收拾着残局。

    裴母乐不可支的一手抱着一个小婴儿,脸上乐不可支,嘴巴都合不拢了。

    裴旻迫不及待的小跑着上前,来到近处看着裴母怀中的两个小家伙,不经大脑的两个字脱口而出:“好丑!”

    ……

    瞬间场面有些冷。

    似乎听懂了父亲嫌弃他们,两婴儿配合的“哇哇”痛哭,哭声更加响亮了。

    公孙曦给了裴旻一个赞同的表情,又给了一个自求多福的眼色。

    裴母双手抱着孩子,无法动手,直接动脚了,一脚踹了过去,怒道:“你生下来的时候,比孙儿丑的多。”

    身旁的稳婆忙道:“国公这就不懂了,婴儿刚生下来,肌肤挤在一处,满身胎油,都是这样,过个把月就会好的。”

    裴旻尴尬的笑了笑,挤了上去,这初为人父,他确实不懂,只觉得两个婴儿满身的皱纹跟小老头一样,有些担忧。

    虽然丑了点,裴旻还是能够感受到那血溶于水的感觉,微微的伸着小手指,轻抚那小小的鼻子脸蛋,情不自禁的笑出了声来。

    两个小娃儿微微眯着他们那小小的眼睛,好奇的望着这个崭新的世界,瞧着有些傻样的裴旻,口中“哇哇”大哭了起来,声音洪亮震耳。

    裴旻更是乐得合不拢嘴。

    “我来,给我一个!”裴旻有些手忙脚乱的,也不知怎么抱,学着裴母的抱法将孩子抱在怀里。

    见孩子哭个不停,还哭的那么响,心疼道:“这怎么一个劲的哭,是不是饿了?”

    稳婆笑道:“国公放心,老妪有经验。孩子生下来大哭是必然的,不哭反而危险。这哭的越响,力量越足,越能证明孩子的健康。公子小姐声音洪亮,将来一定不凡。”

    “那就好,那就好!”裴旻乐不可支的念着,越念越是开心。也不管稳婆是不是奉承,直接高声道:“辛苦诸位了,等会我亲自将喜钱逐一奉上,讨个吉利。”

    稳婆更是眉开眼笑,动作更加卖力了。

    公孙曦在一旁欣羡着,怯生生的道:“也给我抱抱?”

    裴旻笑着将孩子交给了她,乐呵呵的向床沿走去。

    娇陈无力地躺在床上,容颜消瘦了许多,脸色惨白,红润的嘴唇毫无血色,头发凌乱,发稍还有些汗滞,足见她生产时所受的罪。

    似乎感觉到了有人来到近处,微微的睁开了双眼。

    裴旻对上了娇陈那欣喜又带着疲惫的眼睛,好是心疼,在床沿上坐下,轻轻的为她捋顺鬓角的发丝,柔声道:“辛苦了!”

    娇陈微微笑着,想要说些什么,却没力气了。

    这生育本就是一大苦事,是女人最大的幸福也是最累的罪,娇陈连生两个,几乎耗尽了所有的气力。

    “睡吧,好好休息,恢复了气力,再看我们的孩子!”裴旻柔声说着。

    娇陈轻轻的点了点头,疲乏的睡去了。

    裴旻问稳婆、大夫,娇陈的情况。

    妇人大夫道:“国公放心,夫人并无大碍,只是体力不支而已。这一次生二子,极为虚弱。只需好好调养,按时服用补气血的药便可。最好早一些上了年岁的老参,效果最佳。”

    “多谢!”裴旻将大夫的话一字一句的记在心里,作揖拜谢。

    为了不吵到娇陈,裴旻让所有人都去屋外,免得吵到娇陈安睡。

    裴旻本想要回宝宝,却不想公孙曦抱着不舍得撒手,也由着她了。

    直到稳婆上来说:“孩子刚刚出生,需要休息!”

    公孙曦这才恋恋不舍的孩子交出去。

    裴母也将孩子交给了稳婆照料。她也只有裴旻一个儿子,论及经验,也比不上稳婆。

    裴旻连夜出门,去长寿坊仁德药堂请老神医刘神威给娇陈重新把脉问诊。

    论及医术,裴旻相信当今世上无几人比刘神威更高明。

    比起府中请来的妇医,刘神威在调理一方,明显更有经验,虽然诊治的结果都是一样,都是气血亏空,然用药的方式大有不同。

    刘神威选择的是三十年人参,再以熟地黄、当归、阿胶、枸杞子、白芍、鸡血藤等药配合,拥有百年人参养气补血的效果,又没有百年人参的霸道,避免不必要的虚补。

    这高下之别,也见一般。

    凉国公、姚州刺史、神策军军使兼御史中丞裴旻,喜得龙凤胎儿一事,不过短短几日便在长安传得沸沸扬扬。

    古代因医疗问题,婴儿存活下来的几率极低,即便皇室早亡现象也是常见,何况是民间。

    是故婴儿诞生时是不接受祝贺的,免得孩子幼小受不住喜庆。

    直到满月的时候,方才举行盛大的满月礼,请亲朋好友摆满月酒。

    对于子女满月这种盛大的喜事,裴旻并不打算低调,隆重的广发请帖,邀请各路亲朋好友参加他儿女的满月礼。

    在满月礼到来之前,裴旻闭门谢客,抛下一切,充当了一个好丈夫,好父亲,亲自陪伴着娇陈与儿女左右。

    娇陈经过三日的精心调养,渐渐的康复,慢慢的,她已经能够下地行走了,有力气能抱抱孩子。

    这一日娇陈坐在床榻上,手中抱着一个孩子,裴旻陪在一旁也抱着一个。

    两个孩子身上的胎油已经慢慢的给他们自身吸收了,肤色也漂亮了许多,不过还是皱巴巴的,有着小老头的模样。

    “你说孩子叫什么好?”娇陈轻声说着。

    这两天裴母一直让裴旻给孩子取个小名。

    裴旻觉得两个孩子的出生,娇陈功劳最大,要争取她的意见,拖两日再说。

    娇陈得知心底感动,拉着他一起想名字。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