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出蜀之时,寻你之日
    裴旻在早年见识过一次门庭若市的感觉!

    早年他的老哥哥贺知章,成为科考知贡举的时候,长安的士子为了搏一个出身一个眼熟,相聚在贺府门口投递诗文,以彰显自己才学。

    那个时候,科举还不够严禁,走后门托关系的比比皆是。

    贺知章那个时候,可是香饽饽众人巴结的存在。

    却不想这第二次见,竟然是在他的裴府。

    大箱小箱的贺礼,都是用小车小车搬运的,送礼的人从街头摆到了街尾,好似一条长龙。

    裴旻为了给小七、小八庆贺,大张旗鼓的,请尽了亲朋好友,却也没有想到,竟有如此多送礼的官场朋友。

    这种礼物裴旻是不能拒绝的,只能让宁泽加派人手记录清点礼物,将所有送礼之人一一记下,以便适当的时候还礼。

    为了不扰民,裴旻还设置了另外两个收礼点,以便早些解决拥堵问题。

    同时也空出大门,方便那些持拿请帖之人还入内参加小七、小八的满月礼。

    大中华之所以被称为礼仪之邦并辉煌于人类历史数千年,得道于礼,它贯穿了我们华夏族人的整个生命过程。

    从新生儿的满月礼到最后逝世的葬礼,这其中身为人应尽的教育、爱护、亲情、友情、爱情、孝义都在礼节之中。

    满月礼,又称出生礼,是孩子经历的第一个礼节,预示着新生儿得到家庭、邻里、社会、国家的承认。

    一到良辰吉日,裴旻、娇陈一并出场,主持行射“天地四方”之礼正所谓“桑弧蓬矢,以射天地四方,明远志也”,主要用以传达父母对孩子的鼓励和鞭策,意欲着父母要恪守自身责任,将孩子培养成一个上事天地,下御四方的好人物。

    裴旻为此早已准备了一张二石强弓,在众目睽睽的督促下,他弯弓搭箭,向四方各射了一矢。

    离弦的四矢箭羽呼啸着破空消失在众人的视线……

    “好!”

    前来参观的宾客,不论文武都爆发了一阵呼喝。

    武人重骑射,文人六艺中也有射。

    两者虽有本质的区别,但无例外,对射术皆有一定的研究。

    在古代能拉一石二的硬弓就是优秀的弓手,一般只有猛将才能拉得动二石弓,能拉动三石弓的,整个中国历史记载在册的也不过十指之数。

    裴旻此刻能拉二石之弓,已经极为了不起了。

    当然这也跟他这些年的军旅生涯离不开关系,这些年对于自身的锻炼,他没有一日松懈。

    这射得越远,预示子女的成就有多大。虽然迷信,但裴旻这里却是全力以赴,表露了他身为一个父亲,对于儿女的期望。

    射四方之后是告上、告祖、迎子、佩璋!

    宣告了祭文,祭拜了先祖,稳婆将小七、小八抱了出来。

    侍者递上提前已准备好的玉佩,裴旻、娇陈一人一块。

    这玉佩是娇陈精心准备的,作为拥有洮州三大工坊的东家,娇陈已经是洮州第一富豪,家财超越了弃文从商的百年龙家。

    当年龙家拒绝裴旻的好意,现在肠子都悔青了。

    两块玉佩都是上等的蓝田美玉,分别是两只代表福气的神鸟,一只青鸾,一只火凤,正好一对,工艺精细,价格不菲。

    如裴旻一样,娇陈平素向来简朴,可对于自己的子女,出手却极为阔绰。

    裴旻将青鸾带在了小七的身上,娇陈将火凤给了小八。

    接下来也是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指认”,将两个新生儿,带给所有亲戚朋友认知。

    裴旻、娇陈第一个来到库狄氏的面前。

    库狄氏,这位历史上拥有极大贤名明的妇人确实极为出色,丝毫不丢一代儒帅裴行俭的名头。尽管当初他们没有谈拢,库狄氏却不以为意,在长安多次照顾裴母,助她融入命妇的圈子。

    这一点裴旻极为感激,作为裴家的媳妇资历最老,身份最高的一位,理所当然的成为宾客之首。

    库狄氏这一辈子也不知带过多少孩子了,经验丰富,绝不比一般的稳婆奶妈差,只是微微做了一个鬼脸,手指在两个小家伙面前晃了晃,便将两人逗得“咯咯”直笑。

    第二位的贺知章,对于自己这位老大哥,裴旻是极为敬重的。没有他与张旭昔年的谆谆教诲,他未必考得过事先拿到考题的常浩、卢泽、冯之三人。

    贺知章今日也极为高兴。

    古人的情义,是可以无视钱财的断金之交,是可以抹脖子同生共死的刎颈之交,是可以一起经历过艰难困苦的患难之交。这种往来,最为真挚。

    昔年裴旻不过是万千考生中的一员,贺知章毫不以为意的与之往来。今日裴旻富贵权势于一身,贺知章依旧态度不变。

    相比后世浮华的社会,这种无视钱财利益的情义已经不多了。

    “只可惜张老哥不在!我们几人又可以好好的聚一聚。”裴旻想到张旭,也不知这位当今世上最出色的书法家到底身在何处。

    裴旻飘忽不定,时而长安,时而洮州,时而广恩镇不然就是在外出征,与张旭的信件往来经常错开,极少第一时间收到他的消息。

    贺知章皆在长安,对于张旭位子的掌握,比他准确的多。

    贺知章笑道:“张老弟此刻在蜀中估计是乐不思长安了。半年前,为兄收到过他的一封来信。说他结识了一位才气可冲霄汉的酒友,正跟着他喝遍四川佳酿呢。”

    才气冲霄汉!

    这话从张旭嘴里说出来份量可是不轻。要知道张旭自己就是赫赫有名的“吴中四士”以才华横溢,学识渊博著称。

    能让他心服口服的称一句“才气冲霄汉”,但真不简单!

    岂难道!

    裴旻脑中浮现一人,以张旭的文采,在蜀中理当无人可比。唯有一人在诗文上的成就堪称无双,可用“冲霄汉”来形容。

    诗仙,李白!

    裴旻有些小小的激动,作为一个后世人,谁不仰慕“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的盖世豪情!

    “那人可是李白?”裴旻迫不及待的问了一句。

    贺知章道:“贤弟也知道他?张老弟还在信中说了,李白年少傲气,对于你的剑法可大不服气。说了,他出蜀之时,便是寻你之日。”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