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小八升官
    裴旻听了咧嘴一笑!

    李白诗剑双绝,他早有耳闻。李白好酒爱剑也是人所共知,他这一生作了不少关于剑的名作佳句,其中令人神往的“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更是将一个侠客的潇洒,表露无疑。

    诗不用说,放眼千年历史,李白的诗都是顶尖的。至于剑,到底是什么水准,裴旻真不清楚。能够亲自一试,倒也是一大乐趣。

    裴旻满心期待。

    下一个是郭知运,这位因伤病退下来的军中宿将,经过一个多月的休养,气色已经好了许多。

    御医叮嘱他不可劳累,不可费神,调理的好,还能有十年长寿。否则三五年,便到了极限。

    为功名为国家,奋斗了大半辈子,郭知运在收复石堡城、河西九曲地之后,心愿已了,一切已经看开,决定用余下的生命陪陪自己亏待已久的家人。

    李隆基也念及郭知运的功绩,升任他为左武卫大将军,加封太原郡公,给他了一个闲职,让他在长安安享晚年。

    “郭公,气色不错!”裴旻见郭知运还算硬朗,开心的打着招呼。

    给郭知运的请帖是他亲自写的,中间特别注明了,“若身体异样,可不用亲来”。

    郭知运亲自到来,正意味着他的身体大有起色。

    郭知运道:“长安这边的环境,确实比鄯州要舒适。服了御医的方子,休养了月余,已经好多了,谢国公挂心,也恭喜国公,喜得双生子女,真是天大的福分。”

    “谢谢!”裴旻也知道古代医疗技术落后,婴儿存活率低下,尤其是双胞胎更是风险极大。

    娇陈在这种情况下,依旧是顺产,毫无半点的风险,足见福气不小。

    接下来裴旻领着小七小八一一拜会了宾客,有御史台的故友,有兵部的同事,还有一些别的亲朋好友。

    江岳、李翼德、李嗣业这些军官也特地在长安等着今日,一并参加了这次的满月礼。

    依照规定,所有来宾,必需一一介绍。

    裴旻也不厌其烦的给小七小八介绍着,小七小八表现的极为听话,并没有显得不耐烦,反而好奇的看着每一个人,不认生,时不时的发出了“咯咯”的笑声。

    忽然屋外有些动荡,宁泽急急忙忙的从屋外跑进了大殿,在裴旻耳中轻声道:“公子,高内侍带圣旨来了。”

    裴旻赶忙拉着娇陈一起迎去接旨。

    高力士含笑着看着走上来的裴旻、娇陈,并没有立刻宣旨,而是笑道:“国公,却不知令郎叫什么?”

    “小八!”裴旻有些莫名,但还是告之了小八的名字。

    高力士脸色一正,道:“裴小八接旨!”

    裴旻满脑子雾水,刚满月的孩子知道什么,还接旨,不一泡尿撒在圣旨上就不错了。

    裴旻只能道:“裴旻代替吾儿接旨!”

    裴旻作揖、娇陈作福,周边的宾客男女也跟着拜了下去。

    “凉国公、姚州刺史、神策军军使兼御史中丞裴旻,为国为民,劳苦功高,今日喜得麒麟子裴小八,值得大势庆贺,特封纯和郎,以示嘉奖,钦此!”

    裴旻有些傻眼了,左右宾客也议论纷纷。

    纯和郎是个散官,闲职,但是再散也是五品官,换到后世就是副局级、正局级的待遇。

    有些人穷尽一生,也不过是从九品芝麻官爬到六品地方县令。

    一个刚出生的孩子,五品官!

    这前后待遇相差不要太大。

    高力士微笑着提醒道:“陛下恩宠,国公还不快些接旨!”

    “臣裴旻代替吾儿谢陛下厚爱!”这圣旨以下,裴旻也只能笑着接旨。

    “力士先回去复命了!也祝国公阖家欢乐,子女孝顺安康,成为如国公、夫人一般出色的好人物!”

    高力士来的匆匆,去得也匆匆。

    但他遗留下的震撼,却丝毫未消。

    这册封刚出生的孩子为官,在开元朝还数首次。

    最后一人介绍完毕,由库狄氏出面念认定文,紧接着来宾双手合十为孩子祈福,并发表祝福。

    裴旻做最后的致答谢辞,至此满月礼节结束,开始举办宴会。

    经过一番折腾,小七、小八早已疲累不堪,没有大哭大闹以是很懂事了。

    娇陈领着两个小家伙去里屋休息,裴旻依旧在外边奋战,与宾客痛饮庆贺。

    裴旻的酒量在长安早已闯出了名号,没人敢跟他灌酒拼酒,而裴旻也不喜欢强灌人酒。

    宾客们都量力而行,酒量大的多喝,酒量少的少喝,人人尽兴,喝得极为痛快。

    郭知运受身体影响,并不能多喝,最先离席。

    裴旻出门相送,走至前院。

    郭知运道:“过几天,我要回鄯州一探,吩咐一下,都是我大唐的好儿郎,国公可别亏待了他们。”

    裴旻毫不犹豫的道:“这点郭公放心,在下一定人尽其才,只要是好刀,定用在刀刃上。”

    郭知运放心的点了点头,从裴旻麾下的几个人才就可以看出来,他用人的本事,比起自己是好上太多,接着道:“某还有一事需要国公代为关照一二。”

    裴旻应道:“郭公请讲。”

    郭知运道:“某有一外甥女,叫夏珊。正在鄯州从军。关照没那个必要,那外甥女骑射双绝,冲锋陷阵半点不逊于男子,堪称当代花木兰。只是太男子气,一直找不到丈夫。以后你是她的上司,帮着用点心,给她介绍一个婆家。”

    “好!”裴旻想不到竟是这事,一口应了下来。

    “可惜了!”郭知运摇头道:“本来我打算撮合君毚跟她的婚事,只是为了前途,君毚定是不会留在鄯州的,具体人选,看你自己了。”

    裴旻突地一怔,原来还不觉得,郭知运如此一说,瞬间记起历史上有过类似的记载,王君毚的夫人夏氏弓马勇决,跟随丈夫出战,战阵斩将,威震西凉,给加封为武威郡夫人。

    这个夏珊很可能就是史书上记载的武威郡夫人夏氏,那可是一员不可多得的骁将,他正缺用骑部下,没有机会将擅于奔袭与破阵的骑兵分开,这个夏珊正好弥补了他部下d不足,只是想不到自己的出现会拆了这一门亲事。

    裴旻再次点头:“郭公放心,此事我会放在心上,还她一门亲事。”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