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多吸吸就会出来的
    送走了郭知运,裴旻想不到这位老上司在临走之前还送给自己一份大礼。

    骑兵是冷兵器时代的王者,它未必是无敌的,但绝对是最好用的。

    随着战术的普及,对于骑兵的研究用法也越发的透彻,骑兵也渐渐分为了好几种,不同的骑兵用法效果大不相同,目前的常见骑兵大致分为四种:突骑兵、重骑兵、轻骑兵、弓骑兵。

    每一个兵种各有所长,弓骑兵几乎等于游牧民族的专属,农耕民族想要组建一支弓骑兵,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即便勉强组建成了,也不过是东施效颦而已。

    民族特性摆在面前,与其花十倍的功夫练就一支与游牧民族一样强大的弓骑兵,不如将这个精力用在自己的特长上。

    因此弓骑兵在中原是极不常见的。

    重骑兵顾名思义,就如堡垒一样,杀伤力极其可怕,但是造价往往让人望之生畏。

    在大唐建国至今也只有李世民的贞观时期,才能瞧见一定数量的重骑兵,李治时期重骑兵的数量已经大幅度减少了,到了武则天时期,因为四夷不服,战马奇缺更是绝种。

    在未来裴旻有心组建重骑兵,但目前大唐的国力还不允许那么奢侈。

    突骑兵、轻骑兵几乎是唯一的选择,也是最常见的骑兵种类,只是军中只有李翼德一员骑将,神策军并没有划分开来。

    这一点让裴旻有些伤,运用起来不够顺手,却也无可奈何,人才有限,只能凑合着用。

    夏珊出现的正是时候!

    带着喜上加喜的心情,裴旻回到了宴席,继续陪亲朋好友一并畅饮。

    直至夜里,宴会方才散去。

    裴旻逐一将宾客送出大门,江岳、李嗣业、郭文斌三名裴旻的老部下最后向裴旻告辞,李翼德似乎太高兴了,已经喝得酩酊大醉,分不清东南西北,给李嗣业扛小鸡似地扛在了肩上。

    “晚上你们就别回去了,住我府上吧!你们几个大老粗也伺候不来人,照顾一个醉鬼,与你们而言,可比战阵杀敌困难得多。”裴旻看了李翼德一眼,人与人的相交,贵在交心。对于他的几位属下,裴旻从来不吝啬自己的关怀。

    江、李、郭三人本想着不愿打扰,但听到后来,想着自己要伺候李翼德都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他们在一起多年,对于彼此的脾性可是了解非常。李翼德最是邋遢不过,十天半个月不洗澡是常有的事,不约而同,应诺了下来。

    裴旻叫来下人,带几人去客房休息,并且叫了两个心细的丫鬟帮着服侍一二。

    那特别的待遇,瞧得江、李、郭三人都有些羡慕了,大有为何自己没醉的感慨。

    江岳、李嗣业走在前头。

    郭文斌慢吞吞的走了几步,欲言又止的。

    裴旻笑道:“有话就说,今天小七、小八满月,特别高兴,好说话。过了今天,未必有这么好说了。”

    郭文斌道:“那个,我想跟裴帅借些钱……”

    裴旻并没有立刻答应,而是问道:“借来做什么?你的赏钱呢!”

    郭文斌身为李翼德的副将,在此次收复河西九曲地以及莫离驿的战役中有着不小的功劳,以他的功绩论功行赏下来,会得到一笔额外的赏钱,再加上例行的犒赏,数额不小。

    长安固然消费高,但只要不沾黄赌也不至于短短月余间就消耗干净。

    黄还好说,古代**是一种时尚,何况男人有些生理需求,不偷不抢,公平交易,可以理解。

    但是赌,裴旻是极为排斥的,他可不想自己的手下陷入赌的泥潭,成为一个烂赌鬼。要是因为赌,借钱等于害他。

    郭文斌脸色有些躁红,支支吾吾的。

    裴旻看出了点苗头,故意笑道:“不会是拿去赌了吧!”

    “不是,不是!属下不好赌!”郭文斌急得连忙摇头,道:“是想给一人赎身,还差一点。”

    原来江岳、李嗣业、郭文斌几人都是第一次来长安,李翼德来过几次,充当东道主,带着几人游玩。

    李翼德就是打肿着脸充当胖子,他来过长安几次不假,可都是公事,并没有时间游玩,偷偷找了店小二问了哪里好玩。

    店小二说了平康坊!

    李翼德大大咧咧的带着江岳、李嗣业、郭文斌去平康坊**了。

    无巧不巧,四人进了锦绣坊。

    因为裴旻赠送的几手词,锦绣坊文风大盛,又度红火起来,成为长安的知名青楼之一。

    既然到了锦绣坊,几人也豁出去的潇洒了番。

    郭文斌相中了锦绣坊的头牌小青,两人似乎看对眼了。

    一来二去,郭文斌有了为之赎身的念头。

    小青也表示只要郭文斌能为她赎身,愿意跟着他走。

    小青作为锦绣坊的头牌,赎身费用自然不低。

    郭文斌凑了凑,发现依旧不够,只能向裴旻开口。

    将情况细说,裴旻毫不犹豫的笑道:“这等美事,还有什么犹豫的。缺多少于我直说,明天你就去将小青赎来。我再给你写封信,你拿着信去教坊司,让他们给小青去了贱籍……记得成亲的时候别忘了通知我……”

    郭文斌感动的连连拜谢,道:“谢裴帅,谢裴帅!”

    裴旻笑着让宁泽给郭文斌取来银钱,又亲自写了一封书信,交给了郭文斌。

    郭文斌自是万千感谢。

    裴旻不想自己身上的酒味冲了孩子,洗了一个澡,再回到了卧房。

    小七小八已经睡着了,分别躺着自己的小摇篮里,安详的睡着。

    裴旻看着两人,心头一片温馨。

    “将小七小八送去奶妈那边吧!”裴旻轻声的说着。

    娇陈有些难受的点了点头。

    两人轻手轻脚的将小七小八送到了奶妈的房里。

    回到了屋里,看着空空的婴儿床,娇陈突然道:“裴郎,妾身想自己喂养小七小八。”

    “可是……”裴旻迟疑了一会儿,他也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吃自己母亲的奶水长大,只是娇陈不知为什么不出奶水,也只能请奶妈喂养。

    孩子一晚上会饿醒好几次,将小七小八送去奶妈那里,也是不得已的事情。

    娇陈躁红着脸道:“最近我找了稳婆偷偷问了情况,稳婆说只要多吸吸就会出来的。”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