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好母亲 出事了
    翌日鸡鸣!

    裴旻朦胧中感觉到了身旁的异动,睁开了双眼,却见娇陈含笑着意图轻手轻脚的从他身旁爬过去。

    裴旻张开双臂轻轻一搂,笑道:“这一大早的,怎么不多睡会儿?”

    娇陈喜道:“妾身想早点去喂小七小八,以后小七小八都由妾身这个当娘的来喂养,绝不托给他人。”

    裴旻能够理解娇陈的心情,昨晚在他的卖力吸允下,当真吸出奶水来了。

    想念着昨夜的香艳,裴旻心头也是火热“嘿嘿嘿”的笑道:“最辛苦的可是为夫,不给个奖励,不放你走!”

    娇陈娇嗔的看了自己的爱郎一眼,送上了香吻。

    稍微躺了会儿,娇陈抱着哭啼啼的小七小八走进了屋里。

    裴旻想要起身帮着分担一个,却发现小家伙根本不理会他,本能的在娇陈的胸前用小脑袋顶啊顶的,一副饿急了的样子。

    娇陈含笑着拉开衣襟,专心致志的喂着两个小家伙。

    裴旻瞧着吃的津津有味的小七小八,有些嫉妒了。

    喂了一会儿,娇陈将红棉锦包裹的小七递给了裴旻,笑道:“郎君也来帮个忙,跟我一样,轻轻的拍着孩子的背心,力气不要太小,也不要太大!太小没有效果,太大会让孩子不舒服,吸更多的气。”

    裴旻莫名道:“这是做什么?”

    “帮着打嗝!”娇陈笑道:“从奶娘那里学来的,奶娘说孩子小,吃奶的时候控制不住自己,容易噎着,需要帮着他顺气,免得吐奶憋伤。妾身还学了好多东西呢,这半个月一直都在跟着奶娘学习。照顾孩子,可是一点也不简单。”

    裴旻一边拍着怀里小七的后背,一边看着身上充满母性光辉的娇陈,心中柔情一片。

    娇陈看了裴旻一眼,笑道:“看什么?”

    裴旻道:“在看一个好母亲!”

    娇陈看了怀中的小八一眼含笑道:“妾身只是在做份内之事而已。”

    “份内之事!”裴旻在小七的脸上香了一口道:“确实是分内之事,将他们照顾长大,培养他们成材,是我们的分内之事,任重道远呢!”

    娇陈笑道:“郎君是个好丈夫,定然也会是个好父亲。”

    裴旻说道:“你也一样!”

    喂饱了小七小八,两个小家伙又睡去了。

    裴旻、娇陈也抽空洗漱了番,给裴母请了安。

    宁泽此时将连夜整好的礼单记录成册,交给了裴旻。

    裴旻看着厚厚的一本册子,忍不住苦笑道:“还真是不少!”

    宁泽道:“共计两千一百三十一份礼物,府中的库房都已经放不下了,空了几个房子出来,方才装进去。”

    裴旻翻了翻手中的册子。

    宁泽记载的很精细,收到请帖的归为一类,没有请帖送礼的官员,由官职的大小依次记录,江湖人士也归为一类。

    裴旻随意翻了翻,礼物各式各样的都有,五花八门。

    突然他瞧见王小白竟然送的是一本“庖丁解牛刀”的武功秘籍,不免一阵错愕。

    刘光业与昔年的罗烈是他遇到的最强劲的敌手。

    刘光业的“庖丁解牛刀”让他记忆犹新,尤其是最后一招游刃有余,让他险些尝受失败的感觉。

    怎么落在王小白的手中了?

    裴旻很是意外,王小白家住长安,昨夜直接回家了,并未如江岳、李嗣业、郭文斌他们住在府中,也不方便找他询问,直接让宁泽将庖丁解牛刀谱取来。

    翻着古朴的刀谱,裴旻明白,这是正品无疑。

    对于刀法,他本兴趣不大,但是他的另一重身份的设定却是一个刀客,有了这本庖丁解牛刀,他另一个身份可就天衣无缝了。

    认真的翻阅着刀谱,“庖丁解牛刀”在招式上并无特别出奇之处,胜在精致细腻,将技巧灵活运用到了极致。

    这一切又恰是为了最后一招“游刃有余”服务的。

    看着秘籍上游刃有余的详细解说,心中也有所顿悟,再纷繁复杂的招法,只要用心去揣摩,掌握了它的规律,就能得心应手,运用自如,一切招法,也会迎刃而解。

    裴旻认真研究着“游刃有余”这一招,发现自己跟刘光业学的不过是游刃有余的皮毛,刘光业以杀戮练刀,走了邪路,未能将庖丁解牛刀的真正精华学会,绕是如此,依旧让他防不胜防,假若他能完全掌控这一招,胜负真的难说。

    裴旻捧着刀谱正研究的起劲,娇陈一脸肃然的走了过来,开口便道:“裴郎,出事了。”

    “怎么了?”裴旻难得瞧见娇陈如此严肃。

    娇陈将手中的一张细纸条递给了裴旻道:“这是刚刚锦绣坊传来的消息!郭文斌要给小青赎身,似乎激怒了高广济,起了争执。高广济意图动手教训郭文斌,给李翼德一拳撂倒了。高广济盛怒之下,调集了两百余人堵着平康坊的门口。”

    “高广济是谁?”裴旻眉头挑了挑问了一句。

    娇陈道:“官居右威卫将军……”她随后又顿了顿道:“是王毛仲的人!”

    “王毛仲?”裴旻想起那个有些嚣张跋扈的高句丽大汉,笑道:“难怪了,这是底下的狗,要给主人找回面子?”

    一个月前,庙堂之上,武将的异常,裴旻有些不解。

    他个性如此,带着些许强迫症,对于不解的东西,要弄个明白才能安心。

    经过一番了解,方才知道缘由何在。

    王毛仲竟然也瞧上了陇右节度使的位置,尤其是他说了莫离驿产盐这一事,更是让诸多人眼红其中利润,百般求取。

    王毛仲自然是最勤快的一个,这肥肉让自己取了,以王毛仲的嚣张跋扈不骂娘才怪了。

    先前他就看了宁泽给他的送礼名单,王毛仲那一党派的人,一个也没送。

    裴旻并不在乎那一点礼物,只是象征着官场友好的态度。

    王毛仲的态度,很明显,极不友好。

    如今又发生此事,争女人是小,打自己脸,给主人出气才是真。

    裴旻说着,想着将手中的纸条看完,自语道:“右威卫将军,负责皇城东面的安全,平康坊就在皇城东面,难怪短时间内能调集这么多兵。真正厉害的狗只要人不叫,这种只会叫的狗……”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