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四打两百
    裴旻略一沉吟道:“你立刻飞鸽传书给锦绣坊,帮我传个话。让江岳、李翼德、李嗣业、郭文斌放开手脚来打,尽可能的避免出人命。意外失手,也别在意,一切由我扛着。如果对方下了重手,更不要吃亏。既然他们挑事在前,咱们就别怕把事情闹大……”

    他说着正想赶去帮忙,想到江岳持重的性格,又顿住了脚步道:“还是由我来写,不然不足以取信。”

    匆匆找来纸笔,裴旻写下心中所想,将纸条交给了娇陈。

    娇陈也不犹豫,立刻将书信交给锦绣坊的紫沁。

    锦绣坊位于长安东市附近,而裴旻所在的裴府位于长安西市以北,彼此一东一西,相隔甚远。

    裴旻赶去支援,需要花一定时间,但飞鸽的速度却是极快。

    不过盏茶功夫,信鸽以落在锦绣坊的堂前。

    细嫩的双手小心翼翼地将它捉了起来,从飞鸽的脚上轻巧地解下一张纸条。

    手的主人面貌娇艳,正是如今锦绣坊的坊主,昔年锦绣坊的大牌紫沁。

    裴旻通过娇陈的关系,与紫沁达成了意义上的联盟。

    以他庇佑锦绣坊为条件,让锦绣坊成为一个情报点。

    轻轻展开纸条,紫沁见裴旻手书内容,搓了搓眼睛,确认无误之后,拿着纸条走向了小青的闺房。

    闺房里气氛有些沉闷。

    李翼德粗着嗓子道:“人是我打的,大不了,让他们将我抓去便是。老子就不信,王八羔子真敢将老子怎么样!”

    郭文斌道:“要去也是我去,事情是因我而起!”

    “一起去了,缩在姑娘家的闺房里,算什么男人!”李嗣业也是讲义气的主。

    江岳最为冷静道:“我们不能自投罗网,这样对我们,对裴帅都不好。索性冲出去,别给我们神策军蒙羞。”

    李翼德最没主意节操,立刻赞同道:“江小子说的在理,打出去,最痛快。”

    紫沁正好推门而进,四人瞬间警惕的看着门口。

    紫沁道:“别紧张,是自己人。谁是江岳?这是裴公子的意思……”她笑颜盈盈的拿着纸条。

    江岳上前接过纸条,他跟随裴旻最久,文化水平也是众人之间最高的一个,识得裴旻的字迹,道:“确实是裴帅写的!”

    “裴帅,说的是什么?”李翼德、李嗣业、郭文斌瞬间凑上了前,沉闷的气氛瞬间不见了。

    得裴旻支持,诸人心中莫名的安心。

    江岳看了众人一眼,笑道:“裴帅让我们大闹一场,出一出心口恶气。如果打得过支持的住,就等他赶来。打不过直接突围,往西方跑,他在路上接应我们。以断胳膊断腿为上,不下死手,意外不管,不能吃亏。”

    李嗣业双手一合道:“那有什么好说的,打呗。某自小就好斗殴打架,还从没有怕过谁。逃跑,多丢脸。”

    李翼德将拳头按的噼啪响,笑道:“还是裴帅懂我们,在长安天天吃吃喝喝的,骨头都生锈了,正好活动活动筋骨。”

    江岳看着郭文斌。

    郭文斌也道:“先打!实在不行再跑!”

    江岳颔首道:“那就打吧,记住了,我们是打人,不是被打。对面六十倍比我们,输了不丢人。让他们抓了,要裴帅去牢房里捞人,才丢脸。”

    “明白!”众人齐声大笑。

    紫沁看着斗志昂扬的四人,有种无语的感觉。对面可是两百多的兵士,怎么说的跟吃饭喝水一样容易?

    江岳望向紫沁道:“紫沁姑娘,不知是否有趁手的棍棒?”

    他们是来陪郭文斌为小青赎身的,顺便在离去前最后快活一下,并没有带随身的重兵器。刀剑倒是带来,但杀伤力过大,明显不符合要求。

    青楼也要应付地痞流氓,有着一定的护卫,粗重的棍棒不少。

    紫沁只是说了“后院柴房”四字,并未将棍棒送到他们的手上。

    四人冲向了柴房,各取了棍棒,雄赳赳气昂昂的上了自己的坐骑,驶向了街口。

    平康坊街口行人退散,两百多名兵士嚣张的堵着,高广济骑着马看着前方,心中只有愤愤的感觉。

    对于锦绣坊的小青,他情有独钟,多次意图赎身,都为对方借口拒绝,今日得知她要跟一小小的别将走,不免怒火中烧。想着自己高广济,人如其名,高大、宽广、多金,竟然比不上一个小小的别将,只觉得是莫大的羞辱。更受不了的是对方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一拳将他撂倒,使之大丢颜面,成为笑柄。

    想着对方是王毛仲所痛恨的裴旻的部下,登时有了底气,一口气调了两百多人前来相助。

    四对一,人多欺负人少,那就看看谁人更多。

    突然他眼中瞳孔一缩,远处四人竟然并骑而来。

    高广济狰狞一笑道:“将他们给我拿下,伤残不管,别伤性命就成!”

    高广济命令一下达!

    两百多人蜂拥上前。

    李翼德、郭文斌、江岳、李嗣业分作两组也动了起来。

    李翼德怒喝一声,直接策骑猛冲了上去。

    壮硕的河曲马将最前头的右威卫兵卒撞的东倒西歪,粗长的棍棒在他手上左挥右打,强行撕开一道口子,打得兵卒抱头哭叫。

    郭文斌与李翼德配合默契,跟在身后补刀,他的枪法走灵巧一路,快捷精确,专捅肩肺,但凡他经过之处,不是肩膀重创失去战斗力便是肺部受击,呼吸吃痛困难,亦无战斗之力。

    他们虽是两人,但在战马的帮助下,无人敢正面对抗,纷纷左右避让,涌向了两骑身后的两人。

    李嗣业、江岳下马而战!

    李嗣业不精于骑战,在马上反而不能发挥他的力量。江岳在他背后配合,护着李嗣业的后背。

    李嗣业手中拿的虽不是陌刀,却也有不输于陌刀的威力,他的兵器是三根粗壮的棍棒困绑在一起有拳头大小的组合棍。他双手握着,一棍下去,横扫一片。首当其冲的兵卒就如打马球一样,整个人直接拔地飞起,摔出丈余远。

    他左一棍右一棍,一个个兵卒拔地而起,摔向左右街道……

    根本无人能够在他的攻击范围之内站稳脚跟……

    江岳在后边更是轻松,轻易的打着落网之鱼……

    高广济傻眼了!

    李翼德、郭文斌左突右入,无如无人之境……

    李嗣业、江岳一个打球,另一个划水……

    高广济突然觉得他应该调四百人,而不是两百……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