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今年,便算了
    “嗷呜!”

    所谓十指连心,他对裴旻有多愤慨,这甩手的劲力就有多大。指尖与回廊的硬木碰撞一起,那种感觉真心让他醉仙欲死。

    王毛仲疼的眼角泪痕隐现,跪在地上,抱着手指不住的哈气。

    鼻血下落滴在手指上,手中猩红一片,看起来格外凄惨。

    “裴旻……”

    王毛仲切齿的喊着。

    “这真不关我的事!”裴旻幸灾乐祸的在一旁,脸上是一脸的无辜。

    王毛仲此刻恨不得一拳挥过去,正起了动手的意思,念及裴旻的武艺,想着当年裴旻打他,连手都不用。

    彼此水平不成正比,连吃两亏,王毛仲冷静憋屈的选择原谅,不在自讨没趣,哼了一声,昂着脑袋走了。

    只是鼻血依旧不住的往下掉……

    裴旻微笑摇了摇头,又看了太极后殿一眼,该做的都做了,中央禁军的实力水平能否上来,全看李隆基自己的决断,跟着出了宫去。

    太极宫后殿!

    李隆基在裴旻、王毛仲走之后,沉吟了好半响,看了一旁的高力士一眼道:“力士,朕真的做错了嘛?”

    高力士笑道:“陛下是天子,哪里会做错事。只是陛下贤明圣德,顾念旧情而已。重情重义,何错之有?”

    “是啊!”李隆基叹道:“唯有力士最懂朕心,静远一片赤诚,为了朕,为了大唐,不顾自身利益实在难得。他文武兼备,可堪大用,朕能得其心,也是一大幸事。王毛仲与之相比固然不屑,才略有限。可对朕却也是忠心耿耿,朕焉忍心罚之?这样吧,右威卫上下所有将官全部罢免,总要给静远一个交代,也敲毛仲一棒,让他收敛一些,不要太过张狂。另外吩咐下去,以后朕每年不定期的抽查南衙北衙禁军演武,让诸将认真操练麾下将士。但有发现懈怠训练者,决不轻饶……今年,便算了!”

    裴旻回到裴府,李翼德、郭文斌、江岳、李嗣业四将已经整理好了东西,准备告辞了。

    江岳笑着说道:“在长安玩了月余,是该回洮州去了。不然只怕跟右威卫那些废物一样,成了废人。”

    “回去不要松懈训练,短期内不会有什么战事,正好加强神策军各方面的不足。神策军号称镇边第一军不假,可是成军时间短,还有很多可以提高的地方,需要改进。尤其是经历过大战的洗礼,他们弥补了经验上的不足,是加强训练的最好时机。”

    裴旻知道他即将继任陇右节度使,这权势越重,应对的敌人也会越厉害。

    陇右军在未正式全部掌控之前,神策军是他最有力的倚仗。即便他真的取代了郭知运,完全掌握了陇右军,神策军也是最得力的臂膀。

    “明白!”四将起身吆喝道。

    裴旻点了点头,对郭文斌道:“你别急着走,将小青带上,费了不小的劲,此事要是黄了,可对不住我们。其他什么的,我不过问,看你自己的本事。成婚必需等我回来,我让我夫人做小青的婆家,她定会乐意的。”

    “谢裴帅!”郭文斌感动的直起了身子。

    裴旻又看了李嗣业一眼,道:“陌刀兵伤亡最重,功劳也是最大。你也别急,最近我会向陛下讨要兵源器械,不但要补足原有的两千编制,还要扩充一倍的整编。让陌刀营不在是陌刀营,而是真正的陌刀军!”

    “谢裴帅!”李嗣业也兴奋的仰首挺胸。

    送走了四将,裴旻回到了屋里,正想去看看小七小八,宁泽却找上了门来,见周边有侍婢在修剪盆景,道:“公子可否借一步说话,贺礼的名单,似乎出现了一些小的问题。”

    裴旻知道宁泽的真正用意,说了句:“去大厅谈。”

    大厅空旷无人,以裴旻的武者特有的敏锐六感,可以精确的感觉出周边并无他人。

    果然!

    宁泽开口就道:“现在以能准确肯定锦妍、翠兴这两个侍婢有问题,不只是她们,还有一个藏的更深。她应该是太平公主的人……”

    “太平公主的人?”裴旻有些讶异,心念一转,却又觉得理所当然。

    太平公主的控制**的何等的强烈,她动了将自己收入房中,成为她小男人的心思,哪有不安排人看着自己?

    “是的!”宁泽点头道:“锦妍、翠兴的身份做了特别的掩饰,不易调查。但终究有些蛛丝马迹,可以剥丝抽茧。燕婷却是一点痕迹也没有,根本查不到半点的可疑,一切都太过完美。即便太平公主的势力崩盘多年,也查出一星半点的问题。实是燕婷偷偷摸摸的在公主的生忌日祭拜,露了破绽才查出来的。”

    裴旻心有余悸的说道:“锦妍、翠兴、燕婷,三个都是府中的老人,我记得第一批的佣人总共人数不过八人,小半有问题,实在骇人。也幸亏三人只是眼线而无下毒暗杀这样的阴毒心思,否则情况不堪设想!”

    宁泽也一脸苟同,外加些许自责,觉得自己的管家工作并没有做到位,“现在怎么办,是将她们赶走,还是另有妙用?”

    裴旻早已想好了应对之法,道:“燕婷先不管她,她是太平公主的人。如今太平公主去世都五年了,估计她也无处可去,才在我们府上干了如此多年。事后可以跟她开诚布公的谈一谈……是去是留,另外再说。至于锦妍、翠兴,你找个机会,让她们其中一人去收拾我的书房。书房里我放有一定机密性的文件,只要她们瞧了,裴家就要变天了……”

    裴旻并没有打算完全依照李林甫的计策去干。

    李林甫的计策是绝,可是裴旻一方面并不信他,另一方面对于裴家的资源什么的,不屑一顾。

    以他现在的身份,裴家未必能给他多少帮助,反而可能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只因裴母的愿望,裴旻身为人子,有义务为之达成。

    裴母必需回裴家,进入宗祠,裴父的贬黜以及太公裴玄的意外身亡裴家也必须给个交待。

    只是这件事根本无需他来出面,自有人会妥善的为他处理好这一切。

    库狄琉璃!

    那个裴家的媳妇,最有智慧的老妇人。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