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三个条件
    “出山?”

    库狄氏疑乎的看着裴旻,摇头道:“何为出山?老身听不懂国公的意思……”

    “老夫人,何必装傻!”裴旻沉声道:“对于裴家,我从一开始的并无恶感,变得反感,现在是厌恶!就凭我现在对裴家的感觉,让我带兵灭了裴家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裴庆远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又看了一眼堂前的裴旻,大有一种一老一小两只狐狸在相互博弈的感觉。

    另一边的库狄氏脸色却是微变,裴旻是什么人物,经过这些日子的接触,她有一定的了解。对他的评价也是极高:一个不逊于自己丈夫的好人物!

    在库狄氏的眼中,她丈夫裴行俭是天下一等一的英雄,文能治国,武能安邦,而裴旻不逊于裴行俭,这是极高的评价了。

    裴旻为人还算正派,至今为止,也没有什么恶名,尤其是在大是大非上,把握的非常到位。

    她甚至非常清楚的了解裴旻对裴家的态度,知道他并没有恶意,反而有点念着裴家的教育之恩,对于启蒙恩师裴行本是无比敬重。是裴家主家一直在作,才导致了今日的局面。

    可如今的裴旻,对于裴家的态度已经完全的变了。

    库狄氏肃然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裴旻冷冷一笑,道:“现在不是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而是本是同根生,相煎能不急?老夫人自然不清楚,说实话,便是我也万万料想不到,裴家人对我裴旻提防至此。早在我入京赶考的时候,已经让他们盯上了。我这一高中状元,他们立刻安排了两名细作入我府中,到底想干什么?”

    库狄氏闻言面色动容,霍然直起身子道:“当真如此阴险?”

    “老夫人以为呢!”裴旻愤然道:“作为第一批入府的丫鬟,在下将她们视为府中老人一般信任。皆有一定地位,长期以往下去。在下的一举一动,岂不都在裴家的掌控中,他们要想下药下毒,我裴旻死都不知怎么死的吧!”

    库狄氏眼中一片震恐,实在想不到裴家心思如此之毒。

    “哈哈!只是他们以为我裴旻是任人宰割的羔羊?那就大错特错了!”裴旻目光盯着库狄氏,一字一句的道:“陛下已经许诺在下为陇右节度使,只是没有正式下诏。这些天,我在府中拟定陇右军事布防图。裴家内应却利用工作之便,意图在我书房盗取军事布防图,就想问裴家这是想干什么?通敌造反?”

    通敌造反!

    这四个字,字字千斤!

    库狄氏、裴庆远脸色瞬间都变了。

    不管裴家目的何在,就算是向朝中重臣家中安排细作这一项罪已经够他吃一壶了。

    况且是窃取军事布防图这种事关边境数万将士安危以及十数万百姓安全的军事机密,只要作证了这个事实,裴家不管多冤枉都将遭受灭顶之灾,声誉扫地。

    库狄氏知道裴旻此来必有倚仗,只是想不到竟是如此大杀器,长叹一声道:“国公到底意欲何为?”

    裴旻看着库狄氏道:“老夫人,可记得当初旻与你说的话?当初我怀疑裴太公的死有蹊跷,只是时隔多年,想要找如山铁证是不太可能了。最后也只是怀疑,现在我却可以确认,昔年太公湖心落水,必有蹊跷,不然裴家本家家主没有任何理由对我如此忌惮。我一直以为,当年本家不念任何情义,重提旧事,是因为我娘的身份。最近我才恍然明白,他们怕的不是我娘。在他们眼里,我娘就是一个低下的歌女,根本不成气候。他们一直将我娘拒在门外,是怕我!裴家主家的嫡子嫡孙,就如当初排斥我爹一样,排斥我不让我回河东老家……”

    “好一群伪君子!他们不愿意留下恶名,就充当一个高挂着贞节牌坊的婊子。表面上不将我爹还有我彻底从宗族谱上去名,一副仁至义尽的模样。实际上明里暗里的资源打压,就是不给我父子出人头地的机会。可以想象,若不是我自动出族,凭借双手闯下这片基业。只等着裴家资源,现在我怕还在幽州卖艺要饭吧。”

    无言以对!

    库狄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心底震撼裴旻的心思细腻,当真就如当初他的丈夫裴行俭一样,能够凭借一些微不足道的蛛丝马迹,看出背后的本质。

    当年裴家最看好的下任家主裴玄溺亡,然后裴旻父亲伤心过度,自暴自弃,痴恋府中歌姬,远走北地。

    这一连串的事件,库狄氏远在长安,不了解详细情况,大体也知道一二。

    以裴旻父亲的才学,在燕云书院当一个教师先生是绰绰有余了。然而不知为何,裴父一直没有获得安排,直至郁郁而终。导致了裴母为了抚养孩子,不得不重操旧业,含辛茹苦的将裴旻抚养成人。

    这其中没有半点问题,是说不过去的。

    “老身明白了!”库狄氏长叹了口气道:“今日是让你抓到要害了,也没有什么可以说的,国公有话直说吧!”

    裴旻伸出了三个指头道:“三个条件!”

    库狄氏心叫“果然!”如她想的一样,条件从一个到两个,到现在的三个,这小子就不是吃亏的主。

    “第一……”裴旻收回一根手指道:“我母亲入宗庙,成为裴家媳妇,这个自不用说。对你们来说,应该特别容易,不过与我而言,却是最重要的。”

    “第二……”他又收回一根手指,道:“谋害我太公,此事机密,我相信除了裴家主家那一脉,其他人都不了解详情。冤有头,债有主,其他人我不过问。但是参与谋害我太公,排挤我父亲的人,一个都不会放过。他们必须付出应有的代价惩罚,才能对得住我爹我娘这些年所受的苦遭的罪。”

    “第三……”裴旻说道这里握起了拳头道:“我希望老夫人能够执掌裴家大权,就算受宗规所限,当不了族长,至少也是长老副族长的位子,当然族长是傀儡。”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