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库狄氏的妥协
    库狄氏并没有利索的答应,而是迟疑的看着裴旻道:“第一第二老身可以应你,也没得选择。这第三条,却不知用意何在?也实在想不明白……你我无冤无仇,老身自问没有半点亏待于你。为何要将老身置于烈火上烤?”

    裴旻忙起身作揖道:“老夫人误会了,老夫人对我娘亲的照拂,在下不敢忘却。旻对老夫人绝无半点的恶意。老夫人若不放心,这第三条,不要也罢。只是如此,在下并不保证,日后不会向裴家动手。”

    库狄氏皱眉道:“此话怎讲?”

    裴旻诚恳的道:“之所以有这个条件,也是经过一番考虑。老夫人顾虑的是此条件一出,裴家部分人会以为我们同流合污,一起谋夺裴家大权,这点确实对老夫人不利。只是老夫人对裴家的感情非同一般,在我看来,这世上真正为裴家考虑的唯有老夫人您一人。”

    他并不知缘由何在,但库狄氏对于裴家确实是仁至义尽到了极处,续道:“现在我拿着裴家的死穴不假,裴家人也确实奈何不得我半分,只能被迫妥协。只是我以强权逼迫裴家妥协,又另裴家名誉严重受损。难免会造成裴家人心不服,有不长眼的暗地嫉恨,或是报复,或是恶意中伤。”

    “莫要以为是我裴旻怕了,只是不愿意麻烦而已。现在的裴家,我真没怎么看在眼里。但我不想在仕途上有苍蝇恶心我,对裴家的容忍,可一不可二!再有第二次就没有现在这般好说话了,相信便是我娘也会理解我的。”

    库狄氏沉默不言。

    裴旻的顾虑是极有道理的,世家子弟将家族声望看的超过生命。

    这也是家丑不外扬的关键,裴旻将裴家的丑事公开,令族中子弟蒙羞,想要不被针对,那是极难的。

    裴旻道:“老夫人对于裴家的平日的照顾,可以看出您并不想见到那一幕。裴家强盛,才是您的意愿。您有足够的才智引导裴家走向富强,也有足够的资历,镇压不服者。而在下也对老夫人极为信服,只有您引导的裴家,我才能不计前嫌。不说与裴家合作,至少能够相互帮助。这对于裴家而言,也是一大好事。也是我启蒙恩师,愿意看到的结局,老夫人以为呢?”

    库狄氏苦笑道:“承蒙国公看中了。也罢,老头子临终前让老身关照裴家,这辈子就当卖给裴家了。”

    裴旻叹服道:“老夫人对裴家确实仁至义尽,这些年若是没有老夫人,裴家哪有今时今日。说句不客气的话,谁反老夫人,这种人就是天生反骨的东关五。对付他们,何须与之客气?”

    他口中的东关五就是二五仔的意思。

    库狄氏微微一笑道:“既然已经答应了下来,这方面就不劳烦国公劳心了。老身活了这一把年岁,还对付不了毛头小子?回去通知你母亲,至多半个月,老身便让她正大光明的以裴家媳妇的身份入裴家庙堂。”以她的辈分年岁,即便是裴家家主在她面前也是毛头小子。

    “谢老夫人!”裴旻作揖礼拜。

    库狄氏道:“无妨,对于令堂,老身与之算得上是同病相怜,能够助她达成心愿,亦是一大乐事。”

    裴旻记起库狄氏的身份,她是西域少数民族的女子,本为妾侍,在正室陆氏去世以后扶为正房。以异族女的身份扶为正室,想必也受到了阻碍。

    不过裴行俭当时深得帝宠,库狄氏又有任姒之德,班左之才,当关键是他们没有卷入家族争斗,阻碍比裴母要小得多。

    回到裴府,裴旻也迫不及待的将库狄氏的许诺说给裴母知晓。

    裴母眼中闪烁着兴奋的神采,激动道:“当真?真的能以裴家媳妇的身份去河东老家祭拜裴家的列祖列宗?”

    “当然是真的!”裴旻见裴旻如此高兴,也跟着高兴,道:“关于此事,孩儿也有事情与母亲说,是关于太公溺亡一事。”

    裴母一脸愕然。

    裴旻将情况细说,道:“所以我们一直错了,并非是母亲的原因,才导致父亲远走北地。就算没有母亲,他们也不会轻易放过父亲,会用另外的办法逼走他。当初同意让我入燕云书院,只怕一方面是不敢做的太绝,影响不好。另一方面是想将我控制在手心,让我无法威胁到他们。这一切都是那个裴家家主争权夺势的手段,与母亲没有半点的关系。”

    裴母呆了半响,愤然道:“为了一个家主的位子,向自己的亲哥哥下毒手,还是人嘛!”

    裴旻道:“为了权势钱财,古往今来,骨肉相残的事情,还少嘛?裴家家主,手中握有裴家上下通往仕途的资源,可比黄金珍贵的多,哪有不心动的道理。”

    裴母切齿道:“为娘可以不回裴家,这仇一定要报。”

    裴旻笑道:“娘亲放心好了,一切我都与华阳夫人商议好了。此次不但要让娘光明正大的回裴家,还要让贼人受到应有的惩罚。为太公、父亲讨个公道。”

    裴母见裴旻一切处理妥当,欣慰道:“吾儿办事,为娘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这就是了!”裴旻笑道:“孩儿出生至今,也没有祭拜过太公,届时与母亲一起去。”

    “好!”裴母笑容一直挂在脸上,期盼了许久,终于能够名正言顺的成为裴夫人了。

    见裴母如此高兴,裴旻的心情也格外愉悦,正想去偏院看看王忠嗣的学业情况,却见宁泽带着几分慎重的出现在他面前道:“公子,燕婷不见了。”

    “不见了?”裴旻皱眉道:“什么叫不见了,是自己走的,还是失踪?”

    宁泽道:“是自己走的,门房亲眼见她离去。有人特地来府上寻她,说是他母亲重病,需要她送钱医病。这一走,就没有回来过,可能是我们调查她怀疑她的事情给泄露了。”

    “走就走吧!”裴旻道:“太平公主对我并无恶意,燕婷也没有做什么危害裴府的事情。”突然他又皱起了眉头道:“对于她,不必计较太多,只是有些好奇,那个配合她离府的人是谁?太平公主已经去世五年了,势力应该崩奔离析才对。难不成她的情报网还在运作?有人接管了她的遗产?”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