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偶遇公孙幽
    裴旻带着几分疑惑的想着,他之前以为燕婷是因为太平公主的势力崩盘,而燕婷空有任务主人却死了,无处可去,一直在府中借住。

    如今看来太平公主的势力未必就完全崩盘,作为一个险些成为第二个武则天的女人,只有芳魂消散的太平公主才知道她手中的实力有多强。

    朝堂上八个宰相,五个是她门下,其余皆是打酱油的,南北衙禁军大多都是太平公主的人,假和尚惠范拉拢了一票江湖人士,为其冲锋陷阵。

    整个长安几乎以太平为尊。

    平心而论若非李隆基这个皇帝重情义,他的几位兄弟上下一心,无一人惦记着高高在上的皇位,五王齐出不顾生死,胜负当真难说。

    李隆基只是对于自己信任的人优柔寡断,自身并不缺铁血手段,实权在握后直接肃清了太平一党的势力。

    这一些都是明面上的力量,裴旻、李隆基还有诸多人都明白,太平的实力远不止面上这一点,那暗处的眼线,各种可怕的情报来源,一切都是迷。不过他们也都相信,太平公主才是一切的源头,那些暗处的实力,一但失去了太平的支持,要不了多久,必将垮台。

    如今太平去世已有五年,依照道理而言,那些暗处的实力理当烟消云散才是。

    因为要维持一个庞大的机构,需要庞大的资金来源。除了太平公主,还有谁花费消耗的起?慢慢的消失于历史的洪流中,这是必然的。

    可是如今燕婷的身份刚刚泄露,立刻有人接她离去,这无疑证明了一点。

    燕婷还是受人控制的,似乎有人继承了太平公主的部分实力,吸着太平的政治遗产。

    能够维持庞大的情报机构的运转,到底是谁有如此大的财力势力?

    裴旻闷思苦想,一时却也想不明白。

    不得其解之下,索性也不去想了。燕婷已走,府中危机已除,死道友不死贫道,他不在长安久居,也管不了那么多。

    来到特别给王忠嗣母子住的别院,还未入院,以听到王忠嗣诵读兵书的声音:“夫总文武者,军之将也,兼刚柔者,兵之事也。凡人论将,常观于勇,勇之于将,乃数分之一尔。夫勇者必轻合,轻合而不知利,未可也……”

    裴旻走进屋子,见王氏正在缝制小孩的衣服,与之问了一声好。

    王氏原先身体抱恙,长时间卧病在床。随着在裴府的精心调养,她的身体大见好转。

    许是因为受恩过重,王氏不好意思在府中白吃白住,与别院养起了桑蚕,编丝织布。

    王氏出身西川有着一手惊艳的蜀锦手艺,缝制出来的蜀锦极为漂亮,这几年内给娇陈、裴母缝制了不少的衣服。

    在得知娇陈怀孕之后,王氏又开始缝制婴儿衣物,现在小七小八的外衣大多出自王氏之手。

    王氏也回了一个万福。

    裴旻并未与王氏多说,走进一旁的书房。

    王忠嗣见裴旻到来,放下了手中的书,大喜上前道:“旻哥!”

    裴旻看着已经到了他鼻子的壮小伙子,说道:“可知,刚才你背的是什么意思?”

    “知道!”王忠嗣对答如流的道:“这段说的是是为将的要领,身为大将要掌握五点关键,才能制敌于前。首先,治众如治寡,不管兵再多,也要将他们视为一个整体,同进同退。次之,兵马但动,就要做好遇敌的准备,不论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要能立刻战斗。再次,临阵对敌,不能考虑个人死生,勇战敢战。然后,打胜了要如初战时那样慎重,避免骄兵。最后是说法令要简明不烦琐,受领任务决不推诿,随时随刻都要保证必胜的信念。哪怕敌众我寡,也要将他们视为土鸡瓦狗。”

    “好!”裴旻已经不摸王忠嗣的脑袋了,而是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走,我们出去,给你买一把趁手的兵器。此次我一上任,便将你调给封常清,让你在他麾下磨练!”

    “旻哥万岁!”王忠嗣向来老成,但听裴旻此话,也忍不住欢呼起来。从军是他的愿望,随着年事渐长,原来的兵器重量不足,舞动起来,不够味道,正有换的心思,口还未开,裴旻已经提出来了。

    一下子实现两个愿望,王忠嗣不住的挥舞着拳头。

    带着王忠嗣出了裴府,一路抵达西市。

    裴旻知道一家手艺极好的铁匠铺,给王忠嗣定了一把三十八斤的方天画戟,同时给他道:“在你二十岁行冠礼的那天,旻哥再送你一柄融合西域精铁,长白山寒铁、扶桑和钢以及天上陨铁,辅以我大唐宫廷名匠的工艺给你造一把能够受用终身的神兵利器,助你征战疆场……”

    王忠嗣不住的点头,一脸期盼,正说间他眼睛一亮,叫道:“公孙姐姐!”

    裴旻转头一看,却是许久没有说上话的公孙幽。

    “是姐姐!”

    裴旻说了一声,公孙幽、公孙曦两姐妹,也只有他不会认错。

    王忠嗣的“公孙姐姐”泛指妹妹公孙曦,他经常给公孙曦虐打,对之最为熟悉,见到与公孙曦一模一样的公孙幽,本能的以为她是公孙曦。

    “公孙大姐姐!”王忠嗣立刻改口。

    裴旻熟络的道:“你也买剑?”

    公孙幽婉约的道:“定了一匹未开锋的舞剑,约好了时间来领货的。”

    她这话音一落,铁匠铺的掌柜已经叫道:“姑娘,你的剑已经好嘞,给你包起来了。”

    裴旻给王忠嗣使了一个眼色。

    王忠嗣心领神会的将店掌柜麻绳捆好的剑舞背了起来。

    公孙幽只好付了钱,三人一并走出店外。

    裴旻此次回来还没有跟公孙幽好好说上话,小七小八满月那天,公孙幽也是有娇陈接待的,大半年过去了没来得及询问青羽楼的事情怎么样了。

    “已经在筹备器械,难道幽姑娘已经打算重开青羽楼了?”

    公孙幽颔首道:“多亏尊夫人介绍的良师,经过这段时间的学习,幽在音律上已有一定长进。三个月前,招募了十五名资质尚佳的婢女,正传授她们舞蹈技巧,戏班的底子有了。”

    “位置呢?”裴旻问了一句。

    公孙幽叹道:“暂时还未定,长安寸土寸金,想要找到一个理想的位子,却不容易。”

    裴旻毫不犹豫的道:“抱在我身上!”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