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机缘巧合
    公孙幽听裴旻一口应诺,那贤惠稳重的双眸中露这五味杂陈的感觉。

    她在青羽楼的选址上遇到了一定的麻烦,只字不提,便是知道,只要一开这口,问题将会迎刃而解。

    日常一来这世间俗事解决了,心中的病根却越陷越深,难以自拔。

    公孙幽与妹妹公孙曦相依为命,有这么一个让人头疼的妹妹,自小到大都看护着她,为她挂心,也养成了冷静稳重的性格。遇事喜欢三思而行,极有主见。兼之她们姐妹武艺高强,姐妹齐心,双剑联合,没有什么事情难得到她们,自强自立,凡事只靠自己,不求他人。

    直到遇上了裴旻,一次又一次的受他恩惠,一次又一次的雪中送炭,让向来自主的她,感到了一种从未感受过的感觉。

    尤其是刘光业一事,公孙幽受到莫名怪梦的影响,压力很大心绪极为不定,甚至产生了万一自己真的去世,公孙曦会不会如梦中一样,成长起来的可怕念头。

    在这关键的时候,又是裴旻挡在了她的面前,那背影就如一堵可靠的山岗,让她有着一股来至内心的安全,抚平了不安的心。

    最终裴旻力擒刘光业,用事实告诉她,梦境一切都是虚幻。

    接下来裴旻又给她指明了道路,便如知己一般,洞察了她的心思,让她得以找回最初的理想。

    一次又一次的受到帮助,公孙幽甚至衍生了奇怪的想法,只要有裴旻在,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心底不知不觉有着小小的依赖。

    小七小八满月的时候,看着幸福美满的娇陈,公孙幽真诚献上祝福的同时,心底意外的不是滋味。

    公孙幽隐约觉得情况不对,意图将不安分的苗头压下去,做回原来的自己。

    今日意外相遇,公孙幽只叹命运弄人,也不想说青羽楼的事情。

    然而裴旻却自行打开了话题。

    公孙幽也不好欺瞒,只能一五一十的应答。

    果然!

    如她想的一样,事情到了裴旻手上,都会变得格外轻松。

    裴旻脑中浮现长安的地形地貌,琢磨道:“长安那么大!适合青羽楼立足的地方应该有不少,却不知幽姑娘可有什么心仪之地?”

    公孙幽确实看中了几块地方,道:“西市右下方的延康坊,紧挨着朱雀大街的安仁坊或者长兴坊,实在没有好位子靖善坊、兰陵坊也可以。”

    裴旻细细思量道:“延康坊、安仁坊、长兴坊都是好地方,只是地段会不会拥挤了一些。长安最不缺的就是人,一但青羽楼有了名气,追捧的人多了起来,连个露天台子都没有地方搭建。倒时拥挤在一处,容易发生意外,安全第一,才是关键。”

    延康坊、安仁坊、长兴坊都是人口密集的住宅区,人流量不错,但是皆是住房,能够租借的店铺多是商铺酒馆,重新装修葺,也腾不出多少位子。

    公孙幽也有此思量,说道:“我也如此想过,单独空旷之地,长安不是没有。只是空旷意味着人稀,反而不利于发展。这长安如何寻得又空旷人气足的两全之地。”

    裴旻突然想到一个地方,打了一个响指道:“有!我记得有这个地方!”

    公孙幽好奇的看着裴旻,不知何处,这些天长安的地形图都翻遍了,也只有这几处让她满意的,还不是两全。

    “乐游原!”

    裴旻说了一个地方。

    乐游原在长安城南,是长安城内地势最高的一块地,登上它可望长安城。在秦代属宜春苑的一部分,得名于西汉初年。原名是“乐游苑”,“苑”与“原”是谐音,最后也就成了乐游原。

    “这个乐游原位于曲江池北,原上还有青龙寺,登乐游原游览的文人百姓,昼昏不歇,人流自不用说。而且占地面积极大,别说是青羽楼,便是十个马球场也不是问题。最关键的还是价格实惠,那边的空地屋舍都有卖不出去的架势。”

    公孙幽迟疑道:“这不太好吧!”

    她也想过乐游原,只是心中有着一定的忌讳。

    “没有什么不好的!太平公主已经逝世五年,是世人自己胆小而已!听我的,准没错。”裴旻打着包票说着,乐游原一直得不到开发最大的原因是乐游原的旧主人,正是太平公主。

    当初太平公主坐拥整个乐游原,并且在府中搭建了一个高塔,将长安俯瞰眼底。

    那个时候,太平公主是用来仰视的,周边根本没有百姓,也没有官员有胆子跟太平公主当邻居。

    即便是现在,乐游原依然没有开发,似乎受到那淫威的影响。

    乐游原也因此成了观赏美景之处,人流极多。

    在后世号称小李杜的李商隐便是因为看过乐游原的美景,留下了“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千古佳句。

    “即是如此!那便选乐游原吧!”公孙幽本能的选择了相信。

    “我们要不去乐游原瞧瞧,看看哪块地方最适合青羽楼的建设发展。先下手为强,别让他人捷足先登了。”裴旻向公孙幽发起了邀请。

    公孙幽看着王忠嗣背着的舞剑一眼,正想拒绝。

    一直没有说话的王忠嗣,突然道:“旻哥跟公孙大姐姐去乐游原便是,这舞剑,我代替大姐姐送回去。”他说着不等公孙幽答应,对着裴旻微微作揖将舞剑挂在马背上,牵着马儿走了。

    裴旻看向公孙幽。

    公孙幽也只能道:“那便劳烦裴公子带路了!”

    来长安已有年余时间,公孙幽一直以学习歌舞为上,真没外出游玩过,不知去乐游原详细的路线。

    裴旻将公孙幽领到了乐游原。

    看着乐游原游玩的人流,兼之四周广阔的地域,公孙幽瞬间明白,裴旻的选择是如何正确。

    乐游原当真是一处未经开发的宝地,青羽楼建造在这样的地方,再好没有了。

    裴旻指着右近的大草场道:“等日后公孙剑舞扬名的时候,可以在这里举办一个露天的舞台表演。即便是上万人,也足以容下。”

    公孙幽听了有些神往。

    就在不远处!

    经过一番乔装的燕婷见裴旻竟然也在乐游原,大有围堵自己的意思,蛰伏裴府多年,深知他的厉害,吓得忙调头而走,不敢上前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