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青龙现世
    燕婷悄悄下了乐游原,见裴旻未有发现她,不由大松了口气。

    不敢走正道,远远绕了一圈,从南端进了青龙寺。

    青龙寺建于隋文帝开皇二年,原名“灵感寺”,龙朔二年,城阳公主患病,苏州和尚法朗诵《观音经》祈佛保佑得愈,公主奏请复立为观音寺。景云二年,又改名青龙寺。

    所谓天神之贵者,莫贵于青龙。

    燕婷悄然进入青龙寺,一路上通行无阻,竟无一行人,直至青龙寺的后院厢房。

    厢房内熏香怡人,透着典雅逸致,一白衣书生在屋内负手而立,看着面前的高挂堂上的释迦摩尼像,在他手中把玩着一块翠绿的龙形玉佩。

    玉佩全无杂色,好似昔年和氏璧一般,质地极为醇正,龙形亦是栩栩如生,细腻到每一片鳞片,将一头蛰伏于深渊的苍龙雕砌的活灵活现。

    燕婷心中有些茫然,她并不识得面前的白衣书生的身影,但见龙形玉佩,脸上却露出恭敬之色,深拜道:“龙心燕婷见过龙角。”

    燕婷自小经过训练,深知青龙布局。

    龙首毫无疑问是太平公主,太平之下是龙角。龙首不在,以龙角为上,这是青龙的规矩。

    只是太平在时,她并未任命龙角,琐碎之事由龙亢代理,而大事自己亲自过问。

    她至今还记得当初太平亲自将她叫至府中,安排入裴府监视观察裴旻时候的情形:

    那位风华绝代,高高在上的龙首太平一字字道:“我会安排你入裴府,替我监视新科状元裴旻的一举一动!”

    燕婷作为七宿中的龙心之首,在青龙中颇有地位,当即也生了疑惑。授命去打探情报,本就是青龙存在的价值意义,并不奇怪。可是她们龙心并非是龙尾、龙箕,龙心一般负责的都是朝堂大员,地方握有实权的将校,甚至是宰相的妻妾。

    裴旻一个小小的新科状元,在青龙面前实在不值得如此劳师动众,即便派龙箕也有大材小用之感,何况龙心,还是龙心的首领,实在令她有一种大材小用的感觉。

    只是太平公主的秉性霸道,天下皆知。燕婷即便满心疑惑也不敢拒绝,更不敢多问,应诺下来。

    不过当时太平公主心情极好,难得的笑颜盈盈,见她有着不解,罕见的给她解了惑,说道:“你可别小觑了这裴旻,此人绝非池中之物。这不细细调查,由不觉得。消息传来,本宫也不得不另眼相看。不得不赞叹一句,英雄出少年。他自出裴家,摆脱了裴家的束缚。在无权无势的情况下,能够借势逼得蒋博为之妥协,得薛讷这样的人物亲睐。孤身来长安,又与张旭、贺知章这样的人物结交,可见福源非凡。甚至提出改良科举匿名制,助贺知章脱离了本宫束缚,还成为今科状元。文采风流,自不用说,还有不俗的治世之能,束水冲沙,以水治水,不可谓不妙。最难得的是,他剑术极为精妙,年纪轻轻,已有以一当百之能。这些事情任何人做到一件,以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聚于一身,不可小觑。如此年少,又有如此能耐,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燕婷闻言心中大是讶异,太平公主心高气傲,能得她如此赞叹,当真了不得。

    太平公主又道:“他与我有些缘分,许不定会是未来的角宿呢!”

    角宿即是龙角。

    燕婷这段记忆从脑海中浮现,亦忍不住悲叹世事难料:裴旻如公主说的一般厉害,年纪轻轻以是名动天下的能臣名将。只是公主自己却早已不在了。

    从未有过龙角,也从未见过龙角。不过青龙佩是龙首赐予龙角的信物,得青龙佩即为龙角,也是青龙的规定。

    燕婷这一拜毫不迟疑。

    白衣书生转过了身子,书生至多不过三十岁,竟是一名丰神俊朗的青年,俏秀俊逸,极为少见。他两眼更是精光闪闪,额头高广平阔,眼正鼻直,两唇紧合成线,有着说不出的傲气和自负。

    白衣书生坦然一笑,微笑仿佛令冰雪融化的阳光,又带着一种孩子气的真诚,使人不由生出亲近之意道:“龙心燕婷,久仰大名,自某执掌青龙以来,就期盼一见,却不想这一盼,即是五年。这五年,燕龙心蛰伏裴旻府中,着实辛苦。”

    燕婷惭愧道:“龙角此言,让在下实在惭愧,自今为止,也没有探得什么有用的消息。”

    白衣书生微微皱了皱眉头问道:“五年来,当真一点没有可以利用的把柄?”

    燕婷摇头道:“裴旻与常人不同,他的武艺奇高直觉极强,但凡靠近周边,他都会有所察觉。即便属下精于藏匿之法,也极难瞒过他的直觉。试过几次,还未进入可听范围,他便隐有所觉,不敢深入。”

    “如此也怪不得你,他那天下第一,却也未必言过其实。”白衣书生淡然笑着道:“龙首为当今天子所害,青龙动荡,实力受到不小的影响。我等要为之报仇,还需培养新鲜血液,扩充青龙实力。你行踪即以泄露,最近几年就不要抛头露面了,留在青龙寺里为我青龙培养有用之才吧。”

    燕婷作揖道:“愿听龙角吩咐。”

    “你先退下,有事,我在唤你!”白衣书生挥手让燕婷离去。

    燕婷看了一眼,一旁的屏障,退了下去。

    “严先生,出来吧,已经给发现了!”白衣书生见燕婷合上屋门,对着一旁的屏障喊了一声。

    一个身形高瘦,手足颀长的文士从屏风里走出来,道:“看来这龙心确实名不虚传,也印证了她的话,裴旻更加厉害。如此看来,裴家只能放弃了。”

    白衣书生不舍道:“妖后乱世,唯有裴家折损最小,实力可堪大用。他们已经与我们达成一致,就这样放手,实在舍不得。”

    严先生道:“确实如此,但我们目前还不能与裴旻正面抗衡。一但暴露自己,前功尽弃。”

    白衣书生颔首道:“严先生说得在理,忍这一时。只要我们能左右大局,连天子也要向我们低头,区区一个裴旻,又何足挂齿。”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