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鸿门剑会 与卿共舞
    小女孩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一张精细的瓜子脸特别惹人喜爱。

    尤其是她此刻似乎因受到了惊吓,脸色苍白,还未回过神来,那模样更是惹人怜惜。

    看了一眼催泪的妇人,裴旻微微一叹:妇人是做的不对,但公孙曦的训斥也未必就有道理。

    即便是这繁花似锦的长安,也避免不了这些为了生活,身不由己的存在。

    公孙幽也从三旬妇人那后悔懊恼的表情中看出了些许问题,叹道:“舍妹心急鲁莽,说了重话,夫人切勿见怪。”

    公孙曦正想反驳,让裴旻摇头制止了。

    三旬妇人抹着泪水,猛摇着头道:“令妹说的没错,她救了小十二,妾岂敢怪罪。”

    小十二?

    这跟小七小八,意外的有缘分!

    裴旻不免又看了看小女孩一眼。

    小女孩似乎回过了神,泪流满面的扯了扯公孙曦的衣袖,怯生生的道:“姐姐别怪娘亲,小十二不想饿肚子,也不想娘亲饿肚子,娘腰有伤,是小十二自己要赚钱,给娘亲买吃的。”

    公孙曦向来刀子嘴豆腐心,闻言泪水险些掉落下来。

    三旬妇人无奈道:“这个戏台是租借来的,妾身腰伤复发,演不了百戏。眼瞧着到了收租金的时候,迫不得已只能让小十二上了。”

    只是长安的百姓眼见何其刁,这露天演艺本就是有钱的捧钱场,没钱的捧人场。表演的不出彩,又凭什么让人给赏钱。

    尽管小女孩表演卖力,也没有几个掏钱的,这才上了高难度的上杆、跳索。

    公孙曦拿出了身上所有的钱,想要塞给妇人。

    妇人却坚持不受,正容道:“看着喜欢,给点小钱便是,不能让孩子有个坏榜样。”

    公孙曦大急的看着公孙幽、裴旻。

    裴旻看着戏台,边沿摆放着一个琵琶,又看着已经疏散,走得七七八八的路人,问向妇人道:“娘子可会鸿门曲?”

    妇人尴尬的道:“会一点,不是很熟。”

    “无妨,会弹就行。”裴旻看了一眼公孙幽,带着几分兴致高昂的道:“我们来一段鸿门剑会?”

    公孙幽也知裴旻用意,微笑道:“愿听吩咐,公子演项庄吧!”

    “自当是他!”裴旻应的毫不犹豫,鸿门剑会是后人根据楚汉时期,项羽、刘邦的鸿门宴而衍生的剑舞,鸿门剑会的主角自然是斗剑的项庄,护剑的项伯。

    裴旻的剑不拘于形式,千变万化,项庄、项伯都能演得,但公孙幽的剑大道无形,其柔如水,最适合项伯无疑。

    裴旻看着小女孩道:“至于汉王,就由你来演了。”他露着和悦的微笑,从公孙曦的手中抱过小十二,走到戏台的右侧,将之放在地上,轻声细语的道:“相不相信哥哥姐姐?”

    小十二看着亲和力绝佳的裴旻用力的点着头道:“相信!”

    “好!”裴旻微笑着,捏了捏小十二的小鼻子道:“等会儿就站在这里,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别动,哥哥姐姐是不会伤害你的。”

    小十二再度认真的点了点头。

    公孙曦也明白了两人的意思,直接在一旁拿起了卖艺锣,吆喝起来:“走过路过的兄弟们,姐妹们,来一来看一看啦,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有道是巨鹿沉船灭暴秦,鸿门剑会迎新汉。但看项庄舞剑藏杀机,项伯护汉定天下。”

    公孙曦敲着手中的金锣,喊话麻溜的很。

    在很多年前,公孙姐妹的生活衣食都是依靠卖艺,自食其力赚取来的。

    如今算是重操旧业,一点儿也不生疏。

    原本散去的百姓路人,听了吆喝,似乎有了新节目,大多好奇的停了下来。

    又见吆喝的竟然是一个青春靓丽的美少女,台上站着的也是一对风度翩翩的俊男美女,秉着好奇欣赏帅哥美女的心思,渐渐戏台周边聚集了一圈人。

    三旬妇人根本摸不着头脑,但见事已至此,也只能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轻步走到一旁的琵琶前,拨动了琵琶弦。

    鸿门曲又称武将破阵乐并非是什么繁杂的曲调,注重于了杀伐重音,属于易懂难精的一首曲子。

    三旬妇人的琵琶水平一般,弹不出鸿门曲的韵味,音调却把握的极其准确。

    公孙幽已经退了下去,站在台子的一侧。

    裴旻长剑出鞘,一人对空独舞。

    他走步飘逸,剑法出尘,加上帅气的面庞,有着说不出的潇洒,神韵十足。

    “好……”

    唐朝武舞盛行,剑舞极其常见,但如裴旻这般将剑技与剑舞融为一处的剑舞宗师,却极为少有,这一出手,立刻引起了周边的欢呼喝彩

    裴旻一人陶醉独舞,飘逸的脚步在不知不觉中逼近了扮演刘邦的小十二。

    突然!

    秦皇剑配合着琵琶乐中的变音,以如寒芒闪过,直刺小十二而去。

    出招之快,出剑之奇,与舞蹈浑然天成。

    小十二吓的闭上了眼睛,但她一步未退。

    三旬妇人吓得也停下了音乐。

    周边百姓更是惊呼出声,纷纷“啊”的叫了出来。任谁也没有想到,裴旻出手的那么快那么绝,那么狠,明明是飘逸之舞,转瞬间杀意纵横,两者过渡天衣无缝。

    “当!”

    双剑交错!

    星火四溢!

    公孙幽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出现在了小十二的身前。

    所有的围观者都为裴旻出色的剑舞吸引住了目光,根本不知公孙幽是如何拔剑的,又如何在这紧要关头出现在了小十二的面前……

    就如历史上的鸿门宴会。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但沛公天命之主,项伯关键时候出招,救汉王于危难之中。

    “好!”

    这一理所当然的变故,让两人表演的奇峰迭起,爆发了震耳欲聋的喝彩。

    裴旻、公孙幽,两大剑舞宗师,方刚牛刀小试,以展现出了非同一般的剑舞技艺。

    公孙幽并未说话,而是一抖手中剑,做出了一个请的架势,似乎在说:“一人独舞,不如二人起舞!”她将小十二挡在了自己的身后。

    裴旻长剑回敬,跟着音乐而动。

    裴旻又进入了潇洒飘逸的境界,似乎先前的那一剑根本不是出自他手。

    公孙幽与之对舞,长袖飘飘,脚步轻盈,也如天上仙子……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