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你们夫妇是好人
    裴旻没有与公孙幽一起同台表演过,也一直期待能与历史上的公孙大娘,同台起舞。多次想着两个剑舞宗师一同舞剑是什么景象。

    公孙幽也是一般,最初的深夜长谈,让她意识到裴旻在剑舞上的造诣,可惜是无缘一见。尤其是时隔多年的再见,竟得知他满堂势以完成大半,更有些心痒。

    这一次同台是意外,却满足了两人的心愿。

    裴旻的剑舞大开大合一招一式,每一个动作充满了阳刚之气,将武舞的特点,完全展现。

    公孙幽的剑势婉约,正好相反,轻快而优美,柔和中并不失武舞的风采,丝毫没有因是女子,而有损武舞的长处。

    裴旻看着公孙幽的双眼,似乎能够领会她心中所想,完全不用脑子去思考,亦能与之完美配合。

    公孙幽也大胆的与之对视,心随意走,也有相同的感觉。

    他们双剑对舞,一刚一柔,一攻一守,竟然配合的天衣无缝,半点生涩感觉也没有。

    不用任何提示,裴旻再次一招猛攻小十二而去。

    公孙幽面对突然袭击,毫不惊慌,举手投足,淡然自若的将杀招化解。

    鸿门剑会真正精彩的地方并非是项庄、项伯的共舞,而是项庄剑舞中所含的杀招,以及项伯化解杀招的妙法。

    唯有将这两点展现出来,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鸿门剑会。

    这一点在裴旻、公孙幽手中完全就不是问题。

    裴旻剑法以入化境,公孙幽的剑术也是天下一绝。

    裴旻直接将剑技融入剑舞,待寻得机会,痛下杀手的时候,使用的是真功夫。

    寻常人接不下裴旻的剑,公孙幽却有这个能耐,与裴旻心意相通,每当剑会之时,两人皆使出了真本事。

    兵器相交时候的星火四溅,勾起了周边所有人的喝彩。

    所有看客无人能够知道裴旻所表演的这个项庄会在什么时候出剑刺杀汉王,他的剑舞太过大气,根本看不出半点暗藏杀招的迹象。所以每当他攻向小十二的时候,都会引起一阵惊呼共鸣,生怕小十二会命丧于此。

    而公孙幽在这个时候就会用羚羊挂角浑然天成的一剑,化解了攻势。

    让观众喝彩赞赏之余,又情不自禁的为小十二担心。

    这个项庄并没有放弃,他那意想不到,如天马行空一般的杀招,项伯又能够抵挡几次?

    真正的艺术是让所有围观者产生共鸣,不分彼此,不分老幼,甚至不管对方懂不懂这一行这一门,都有同一种感觉……

    裴旻、公孙幽的大师级的表演,显然做到了这一点。

    他们凭借自身的实力带动了观众的表情!

    鸿门宴远近闻名,它的结局谁不知道?刘邦在项伯、樊哙的帮助下,逃离了鸿门,又有谁不清楚?

    但是裴旻、公孙幽演出了鸿门剑会的凶险精彩,让所有看者情不自禁的为那小小的汉王捏一把冷汗。

    公孙曦看着台上剑舞齐飞,动静如一,心意相通的两人,不知为何心里有着点点不是滋味,情不自禁的暗想道:“其实我也会剑舞的,鸿门剑会我也会。”

    琵琶音悠然而止!

    裴旻收剑回鞘一气呵成,这一气呵成中又体现了自己是何等的不甘。

    公孙幽始终护着小十二,慢慢的将长剑收回鞘中。

    “好!”

    山呼海啸一般的呐喊。

    裴旻纵然城府不俗,也不由让如此欢呼吓了一跳,在与公孙幽互飚舞技的时候,他是全身心的投入其中,根本不管外界之事。此刻向台下望去,方才发现周边竟是密密麻麻的观众,将长街都堵塞了一半,至少也有两千余人。

    公孙幽也吓了一跳,低声道:“怎么这么多人?”

    裴旻笑道:“可能是我们表演的太好了吧!”

    其实只有这点人也是因为地理位置所限,真到庙会或者人流涌动的地方,观众将会更多。当世之上,剑舞最出色的两大宗师同台,岂能不吸引观众?

    公孙幽是老江湖,在震惊之后,向周边为官百姓抱拳道谢,并且表示演出到此为止。

    裴旻也有样学样,向四周致谢。

    这表演精彩,百姓心里高兴,出手也是阔绰,纷纷往游走四周的公孙曦手中的铜锣里丢着通宝。

    毕竟是长安富庶之地,天子脚下。固然有三旬妇人这样的可怜人,终究是少数。大多百姓的囊中还是有些余财的,除了那些一毛不拔之人,多多少少趁着这股高兴的劲头,掏出一两个通宝,以作打赏。

    面对裴旻、公孙幽这种精彩绝伦的表演,真正能做到一毛不拔的也不多,多多少少也都意思了一下。

    两千多人,每人一两个通宝奖励。不一会儿,公孙曦手中的铜锣里已经堆满了通宝,幸亏铜钱不大,不然都有溢满出来的可能。

    公孙曦带着几分吃力的将堆积如山的通宝放在戏台上,说道:“这怕是有二十多斤吧!”

    裴旻心底盘算了会儿,唐朝的开元通宝是最注重重量稳定的钱币,甚至可以当做天平的砝码来用。

    这方面即便是富庶的宋朝,也远远不及。

    十个开元通宝是一两,一百六十文钱一斤,二十多斤也就是三千多通宝,足足三贯余。

    就那么一会儿的功夫,竟然赚了三贯。

    裴旻都有些意外,若天天如此,一月的钱比他这个三品官的薪俸还多……

    此刻百姓都已经散去的差不多了。

    裴旻笑着对着小十二招了招手,又对夫人道:“娘子,这擂台是你的,曲也是你拉的,小十二也参与了其中。我们之前也没有定这分红之事,不如这样吧。五个人,均分了,你看如何?”

    这妇人甚有骨气,将钱全数给他们肯定不会要。五人均分,一人差不多六百钱。他们母女两加起来,自己再动些手脚有一贯半,足够母女吃饭看病了。

    妇人忙道:“这,这怎么使得?”

    “不会想要多分一些吧!”裴旻苦恼的道:“成,那我们三人一半,你们母女一半,这样如何?”

    妇人百口莫辩道:“不,不是这个意思,还是均分了吧,看得出来,你们夫妇是好人,李万氏,谢过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