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小女人味
    有一句古话说得好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世间之大并非没有人才,而是缺乏发觉培养人才的眼光。

    李万氏表面上看并未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但是小十二三岁便能上台表演,甚至能够表演上竿、跳索这高难度的百戏,明显有着一定的本事。

    尽管小十二失败了,却也不能证明什么,小十二是年纪所限,多给她们母女几年时间,未必不能完全掌握高难度的百戏。

    青羽楼以舞台表演为上,这个时代的百戏也属于舞台表演。

    公孙幽学习南北舞技,在舞蹈上堪称全能。百戏一道,却非她所长。有一个经验丰富,擅于百戏的人辅之,能够弥补这方面的不足。

    无需裴旻指点,公孙幽显然自己意识到这方面的问题了。

    “青羽楼,可是昔年洛阳青羽楼?”李万氏也是同道中人,临颍也位于洛阳不远,作为昔年长安最出名的私人戏院,李万氏也是久仰大名。

    公孙幽认真的说道:“正是,老班主当年收养了我们姐妹,我们姐妹也打算继承他的遗志。现在招兵买马中,正缺人手。夫人与其在露天里卖艺表演,带着小十二风吹日晒,不如过来助我。我们相互扶持,也好有个照应。”

    李万氏听着有些心动。

    公孙曦性子急道:“夫人别犹豫了,老姐肯定不会亏待你们的。”

    李万氏盛情难却,也应了下来。

    时候不早,裴旻、公孙幽、公孙曦一并告辞离去。

    离开了李万氏的家,公孙曦突然道:“你们回去吧,我在这里待几天。”

    裴旻有些意外的看着公孙曦道:“什么时候曦姑娘的头脑这么好使了。”

    公孙曦急眼道:“本姑娘是不喜欢用脑,并不意味着本姑娘笨。这基本的道理,还是能明白的。”

    她最近行走长安,发现长安确实辉煌繁华,堪称富丽堂皇。在她记忆中,无一城一地可以相比。

    但是这繁华的背后,鱼龙混杂,各种各样的人都有。

    流氓地痞的拉帮结派,商贩之间的勾心斗角,武林中人的明争,还有官员的暗斗,比比皆是。

    论混乱复杂也远远超过其他郡县。

    这些天她不知道教训了多少流氓地痞,也找出了一个规律。

    流氓地痞都喜欢出现在人多的地方,如闹市、庙会还有就是李万氏表演的戏台附近,或偷或抢,人多就是他们的掩护。

    几乎可以肯定,今日的戏台里面混迹了不少这样的人。

    面对李万氏意外得到的横财,他们岂有不动心的道理。

    公孙曦意识到这点,打算偷偷护着李万氏的母女,让那些意图见财起意的贼人知道厉害。

    裴旻也最欣赏公孙曦这点,虽然她性子较为冲动,而且极度好斗,但是有着一颗赤子之心,就如小说里的侠义心肠,能够不计代价不计酬劳的对着需要帮助的人仗义出手。

    “放心吧,你能想到的事情,我哪有忽视的道理?今日我们助她是善举,却也无形让她陷入危险之境。送佛送到西,自然要保她万全。”

    正说间,已经到了街口武侯铺。

    长安的治安消防是有武侯铺负责的,武侯铺分布在长安的每一个街坊,城门。大城门百人人,大坊三十人,小城门二十人,小坊五人,在配合街坊里的坊丁,于全城形成一个治安消防系统,简单有效。

    裴旻道:“你们稍等一下,我去去就来。”

    他说着进去跟武侯铺的武侯打个招呼,让他们多照顾一下李万氏母子。

    以裴旻的身份,打了个招呼,没将武侯铺的官军吓傻了,忙拍着胸口保证,定不让李万氏母子受到半点危险,当即安排下去,让所有挂名的坊丁帮着照应李万氏母女。

    见裴旻从武侯铺出来,公孙曦皱着眉头道:“师傅这是用武侯保护李万氏母子?”

    裴旻看出了她的心思,笑道:“别瞧不起武侯,其实流氓地痞并不惧你这样的江湖人,让你们逮到了充其量挨顿打。他们皮糙肉厚的,何惧这些?只要避开你们换个地方继续干老本行。武侯却不同,武侯再小也是一个官,有权将他们下大狱,还可以在他们的户籍上留下永远抹不去的污点。甚至上报将他们赶出长安,这辈子都无法踏入长安一步。对付这一般的地痞,武侯可比你日夜盯梢有效的多。”

    公孙曦听了不得不服,跟在后边,一句话也不说。

    公孙幽道:“今日之事,小妹做的是极好的……”

    公孙曦见公孙幽居然夸赞她,情不自禁的看了看西边落下的太阳,确定没从东边落下后,方才惊喜道:“是吧,是吧,要是没有我,小十二或许就……”她没有说下去。

    “只是……”公孙幽又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身不由己,对李万氏的训斥却是过了。遇事多想一想,别性子一急,什么事都顾不上。”

    “知道了啦!”公孙曦闷声说着。

    裴旻帮着道:“不过也亏得曦姑娘,不然今日也不能结识李万氏母女,给青羽楼增添助臂!”

    公孙曦心情又瞬间开朗了起来。

    公孙幽带着几分娇嗔的看了裴旻一眼。

    裴旻有些愣神,公孙幽这欲语还休的一眼,竟然带着些许风情,让他有些心猿意马,咳了咳道:“在我看来,那小十二极有天赋,跟着他母亲学百戏有些屈才,不如你们传授她剑法剑舞,指不定能继承你们的衣钵呢。”

    公孙幽闻言眼睛一亮,她也看出来了,小十二许是练习百戏的缘故,基础根骨极佳,确实是习剑舞的苗子。

    听裴旻如此一说,公孙幽心动了。

    三人一并回到了辅兴坊,彼此打了招呼,在公孙姐妹的住处停了下来。

    裴旻与她们打了一个招呼,往隔壁裴府去了。

    莫名的他回了一个头,却见公孙幽并未急着进门,而是看着他的方向,两人视线一触。

    公孙幽做贼似地进了屋子。

    裴旻错愕之下,大有一种小女人味十足的感觉。

    如公孙曦的大大咧咧的假小子性格不同,公孙幽温婉贤淑,有着大家闺秀的气度,她身上竟然露出了小女人味。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